五、永遠現‧破天界



『先擁有現在,再掌握未來,接著就能獲得永遠。』這便是當年曾是大地第一

巫師的藍恆留下的一句話,多年以來,便沒有一個人可以對這『謎題』做出解釋與

明白,直到一個強者,用他的力量與智慧去『參透』,去實行一種極度危險的計畫,

一個一般人絕對不會選擇的『危險計畫』,他,才終於解開了這謎團。

他就使得某件『東西』可以重新現世,而跟著,他就瞭解了一個『悲劇』,一

個極度為弟弟『打算』的哥哥,一個像極他義兄的強人,以及一個『害苦』了哥哥

的弟弟,一個混漲窩囊像極了他的強人。而這對兄弟,就曾幹著一些混漲的事,一

些令他感到火大的事情。然而這些事情都也不再重要,只要這兩個東西,能助自己

去殺敵,又幹他娘的管他什麼混不混漲!



隨著哈力這記重擊,號稱大地第一的巫師法杖,『未來』,也只有粉碎的份兒!

然而,哈利亦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而那便是佛地魔魔法擊力九萬九千九百九十

九的全力一擊!縱使『殺龍有悔』能轟破『未來』,已被佛地魔這一擊給轟的支離

破碎的哈力,又有什麼反擊的機會了!

「好的很,你居然連『未來』都也能粉碎,我便應該對你做出些尊重,然而,

已經被轟成碎屎的你,又有什麼資格叫我做出『尊重』!?你說,我該不該給你個

極端痛苦核突的死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佛地魔,亦無法克制的大笑了起來,

眼前就是這樣衰到極,化成強者碎片在消失中的哈力,而縱使他這種『嘲笑』的行

為便顯得他氣量狹小以及卑鄙,他便不能克制自己的狂笑起來,寧願像個小人物般

的盡情嘲笑著,因為既然已經將哈力給毀滅了,那大地上就再沒人有資格對他做出

威脅與挑戰已!那佛地魔,又怎能克制住他內心的極度興奮呀!

「佛地魔,你又再一次的對我做出『不應該』的輕視,若你剛剛加多記得徹底

將我埋單,你現在便不需要面對我即將對你轟出的『致命一擊』!你兩個『賤人』

愛玩口野,現在就給我出來玩個夠呀!」

隨著哈力的說話,『現在』與『未來』的碎片,就以極快的速度,重新『組合』

成為兩個強者的形象,阻擋在哈力與佛地魔之間。

「難道是藍永與藍恆兩個祖先嗎?!」縱使眼前的兩個『形象』,是混合著巫

師法杖的碎片與泥沙所合成,達不臣仍看的出來,這兩個形象便是當時的兩大強人,

而更令人無法相信的是,這兩個『形象』,就好像要保護哈力似的在他身前『戒備』

著。

「嘿,你又再一次的突破了嗎?!你這小子,就總是帶給著我『驚喜』,而現

在,就讓我來試試這兩個『玩具』的斤兩。」隨手一揮,沒用上『佛魔共生訣』的

魔法擊力九萬九千出手,而佛地魔便相信這已足夠叫這兩個裝神弄鬼的東西給爆呀!

然而這股力量在這兩個『形象』面前,就輕易的被化解到,如同毫無威力。這

兩個有形氣勁的形象,就不只是光有力量的東西這麼簡單,他們便擁有種某種程度

的....智慧,以及強者所具有的氣勢。

「嘿,這也難不倒你,那便試試,佛魔共生訣『佛魔生滅』吧!」隨著佛地魔

的說話,便是一種極大力量的出現,也許,『佛魔生滅』便該是佛魔共生訣的最強

招了,但是,此刻,我們便還沒機會看到佛地魔出手,因為在這猛招之前,藍永藍

恆的兩個形象,便緩緩的『融入』到哈力身體裡面。

而哈力更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在佛地魔無法組織出他的攻勢之前,又一次將他

的身體給完全治療痊癒!

「佛地魔,我想你亦覺得很驚奇,我為何能『做』出兩個強者的形象,而我便

得告訴你,你當初選擇了『未來』,便是一種錯誤!」原來,佛地魔當年便在尋找

著一把最稱手的法杖,使得他在兵器上也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而他最好的選擇,

便是『未來』。

「也許,你的『未來』便毫無疑問的是最強,但這不代表它將比『現在』來的

重要了,我在領悟『現在』的時候,便『讀』到了藍永與藍恆所留下來的訊息,而

跟著,我就明白了當年事實的『真相』,以及『現在』與『未來』的關係。所以,

我便故意的讓『現在』被你轟爆,又在極危險的狀況下拼盡轟爆你的『未來』,來

吸收著這兩把法杖的碎片,而跟著,真正的最強巫師法杖,『永遠』就會在我的體

內組成!」而哈力便不是在『虛張聲勢』,因為在同時,便是一根看來更兇更狂的

法杖出現在哈力手上,看來,這便該是『永遠』了!而當著『永遠』在哈立體內『

重生』的時刻,更帶給了哈力一種額外的力量,使得他可以快速的恢復他的實力。

(關於藍永藍恆以及巫師法杖的故事,請看殺神篇外賺『現在‧未來‧永遠』。)

「哈力,你這硬命,就像極了當年在我屠盡波德堡時,一再對我做出阻止的你

爹。你便該給我看看,你憑這『永遠』是否真可以對我做出阻止,還是你就同你爹

一樣,像個亞婆陰唇般的無用!給我出來殺吧,『佛魔生滅』!」隨著,就是佛地

魔結合著魔之殺性與佛之悟性的一擊!原來,當個強人轟出殺性燥烈的猛招之時,

他便很容易難以自制的使用著過大的力量,而那些力量,便是被浪費掉,便是被敵

人給利用,故此佛地魔這招,才要在魔的殺性中,加入佛的悟性,保持他內心的『

平和』與『領悟』,也只有在這種狀況下,他打出的力量才能毫不浪費的去殺去屠!

去做到它最大的功用!

「你若要看,我便給你看個飽吧。」而跟著,哈力便又再一度的『消失』了!

就像剛剛在用著『現在』一樣,但這還不止,而接著,佛地魔就感覺到一種十分熟

悉卻又討厭的感覺,一種令到他無法痛快出手的感覺!接著就是背門吃痛,一道令

到佛地魔不顧『形象』殺豬般痛叫的重擊,就使得佛地魔的佛魔生滅根本沒機會轟

出!

「我想你亦『感覺』到了吧,這就是『永遠』的『異能』了。它,便有著『現

在』與『未來』的功能,它,便能同時掌握著『時空』,而當你感覺到我的攻擊之

時,你便已經毫無餘地的只能任我魚肉呀!」隨著哈力的說話,他竟又『消失』了!

而跟著當他的形象再度出現的時候,佛地魔便又重重受了一下魔法擊力九萬九千九

百九十九的『永遠』!

「現在,你便該後悔該該對我做出的輕視了吧,佛地魔。現在,我便該給你一

個快速的死亡,而我這羞家的黑仔,才能代替我波德家『答謝』你的大恩呀!」跟

著,哈力又再度的『消失』了。對佛地魔來說,他現在的對手,就如同能使得時間

暫停一樣,根本連個他媽的像樣防守都也作不出來呀!

「哈力,我便不得不對你感到一種『畏懼』與『害怕』的感覺,這種十分之討

厭與仆街的感覺,我便許久未曾經歷過。而現在我更知道,要將我這感覺給去除,

便只有靠著我絕對的力量,以及豪不再做出保留的去殺。『破天境界』,現在就給

我出現在我身上吧!」隨著,佛地魔就以一種『隨便』的動作,轟出毫無殺氣的一

拳。這就是什麼『破天境界』來著?!

而跟著,哈力便『出現』在這拳的前面。這隨意揮出的一拳,就有著魔法擊力

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逼的哈力不得不用『永遠』做出防禦,而這,就如同哈利用

著『永遠』,去主動的給佛地魔攻擊一樣!就好像,哈力被這拳頭給『吸』了過去

一樣。

「這便是他媽的那個什麼『破天境界』了,哈力你是否覺得很『黑』了?為何

我的拳就正好能逼到著你?我便告訴你吧,這就與力量與智慧無關,有著『破天境

界』的強者,只要隨意做出的動作,耗著最少的力氣,就自然而然的的能夠達到最

大的效力,這就是一種『直覺』與『運氣』,而當兩個強者的力量與智慧相近之時,

這『直覺』與『運氣』,就能發揮著最大的效果。而跟著,我就要發揮出魔法擊力

十萬的威力,試問,你又能否承受的住?!」

跟著就是一種恐怖的魔法擊力十萬,出現在佛地魔身上!這就不該是人所該擁

有的一種力量,而該是神所擁有的!

「............」而哈力,就透過『永遠』半透明的杖身注視著佛地魔,而跟

著,『永遠』就顯示出了佛地魔的力量層級,以及體內力量的『流動』,原來,這

要是皇極驚世級的水晶球才作的到的事情,然而灌注著哈力魔法擊力的『永遠』就

也可以做到,而跟著,哈力就從這力量的『流動』,判斷出佛地魔魔法擊力十萬的

持續時間。

「十秒。我便感覺到,你只能支撐十秒,而我若能撐過這十秒,我便絕對有機

會給你一個『真正的死』!」原來,魔法擊力十萬,就是這個世界絕對無敵的力量,

一種沒有強者可以做出有效抵擋的力量,而唯一的對抗法就是用上相同的魔法擊力

十萬去拼去戰,然而正因為此種力量是如此的強橫恐怖,一個使用著魔法擊力十萬

的強者,便也沒有辦法完全控制這股驚世駭俗的力量,若這力量使用的太久,便會

爆體而亡,或者在短時間內力量大退,所以一個強者,便沒有辦法無限制的使用著

這種力量,而真正的強人,就越可以長久的使用著這力量,而現在這時空之內的佛

地魔,就擁有著史上最強的力量:十秒的『魔法擊力十萬』!縱使哈力表面說的口

響,面對這頭史上最強怪物的十秒,他就是難堪的感到非常之沒有把握。

「你該不會以為我就只有魔法擊力十萬吧哈力!?若我再加上『佛滅魔死』招

呼著你,你又要怎樣來著!?」而跟著,極惡非常的強招『佛滅魔死』,就使得佛

地魔全身都產生了一種極度危險的死亡氣息,一種如同死神般要吞噬一切的氣息!

不論他的敵人是神是佛是魔,他都要無怨無悔絕無同情的去殺呀!而這還不止,佛

地魔的背後就出現了兩個『極端』的形象,面帶慈悲的善魔以及兇惡殺意的邪佛!

這兩個有形氣勁形象的出現,就是佛魔共生訣催升到最高關所自然展現出來的一種

氣勢!而哈力,就得面對這兩股氣勢的主人,佛地魔!



佛地魔便不是在『大』著哈力,隨著『佛滅魔死』所夾帶出的無匹巨力以及那

種恐怖的死亡氣息,用不到一秒,哈力的防線便在全面的崩潰著!

每經過一秒,哈力的七個守護神便有一個被佛地魔給毀滅,而當三秒之時,哈

力便只剩下『永遠』在手!

「你兩個『賤人』當年騙了那麼多人,若你們想做出補償,就快出來助我吧!」

哈力此時,也再顧不得任何形象,拼盡老本的將『永遠』化為兩個有形氣勁,而就

靠著藍永與藍恆的吸納,哈力,竟又有辦法再多撐兩秒!然而,『現在』與『未來』

也再度被重轟成為碎片!

「你的命果然很X硬呀哈力,不過這一秒之內,我就要你以你的真身來接我的

『佛滅魔死』!」而跟著就是無數記魔法擊力十萬的重擊,將哈力轟的重重仆街與

癲屎般的倒下!因為,哈力再無任何可做著抵擋的東西了!



「『魔法擊力十萬』,確實是絕對的無敵,而能助我主人多這一秒的時間,能

使他成為這世上最強的生物,我『波得武神』,就感到一種無上的光榮....就算是

『死』,我亦死的很值得....」隨著這『哈力』的說話,他的形體竟漸漸的消散,

原來,哈力在戰鬥初始,便已召喚出波得武神,潛藏在他體內。而此刻,佛地魔已

感覺到不妥,大大的不妥呀!因為若他毀滅的是這世上最強的召喚獸波得武神,那

真正的哈力,此刻在什麼地方來著!?



「主人,我已感覺到你只能在魔法擊力十萬的佛滅佛死之下,支持九秒,而跟

著,你將只能被完全的毀滅。」在當佛地魔使出魔法擊力十萬之時,波得武神就用

感覺與哈力交談著。

「你這畜生少給我囉唆,他媽的我就不信我拼盡也擋不住這可惡的東西!」

「主人,你就該知道,我的計算比任何水晶球都要來的精密,若你想勝利,就

必須利用我做出一個『替身』幫助你,,而當支持你能過這十秒,你將有一個機會

做出反擊。」

「........」哈力就知道,他的確感覺到一種已經絕對無可挽回的危機已,但

他就不想接受這『建議』,一種令到他覺得十分『難過』與『羞恥』的『建議』,

但這卻也是唯一能使他有機會的一種『建議』。

「主人,你就不要再婆媽了,我的生命本就是為了你而生的,若你能報仇,我

就他媽的消失又如何呀!」而跟著忠心的波得武神他就主動的化為哈力的身形,更

用一種有形氣勁將哈力給『包』住,給了他一個可以騙過任何強人的偽裝。

「吼~佛地魔你他媽的打飽了呀!我就看你怎麼接我的三秒魔法擊力十萬呀!

『絕情勢』也給我出來呀!」而就在波得武神完全消失的同時,哈力便從他剛剛被

密封之處,如同『破繭而出』的轟向佛地魔,而此時的哈力,更居然擁有著魔法擊

力十萬!

這種現象,便是『波得武神』所沒有料到的。原來在那十秒間,在哈力的面前,

他便看著他一個個的守護神、巫師手杖、守護神,在他的面前一一被完全粉碎!而

這就如同當年他的親人朋友,一個個慘死在佛地魔手下的『境遇』,就在他的面前

給重演呀!

「他媽的混漲東西!我怎麼這麼不濟!幹你娘的古怪力量,若『你』當年就把

佛地魔給擊敗,怎的今天就是如此沒用!快給我出來呀!」而就在這種極度的『後

悔』、『痛苦』、『抑鬱』刺激之下,哈力就能真正掌握住他體內這股古怪力量,

而跟著更能將他的身體勉強催動到能支撐魔法擊力十萬三秒的境界!

「『雷』、『火』、『閃』、『電』,你們都給我出來吧!」跟著哈力就發揮

著他的『雷火閃電勢』,『爆裂重雷拳』就重轟著佛地魔的門面與頭腦,減弱他的

力量,『無盡火斬刀』就切割著佛地魔的身體,火燒的痛苦摧毀著他的戰意,『極

速閃擊腿』就如機關槍般的連環重轟著佛地魔,使他的治療痊癒速度減慢,『轟天

紫電掌』就重印著佛地魔的心臟,使他受到最沈重的打擊。這四招原本都是哈力所

創出的招式,而他當時便認為還不夠完美,所以就從未在實戰上用過,而就在他這

殺意最盛的時刻,他就無意的完美的發揮出了這四招本不該有的巨大威力,而這四

招,就是在後世被叫著『哈力四絕』,得到著許多尊重的東西。

就在三秒過去之後,佛地魔便也只能勉強站立著,不住噴出著的血花與碎肉,

就告訴了我們,他此刻受傷極重!便沒人相信,大地上的第一巫師竟會被轟的如此

之悽慘仆街,此時,所有哈力一邊的強人,才第一次感覺到勝利的希望,而將之寄

託在哈力身上。

「哈力,表面上看來,你這戰似乎化算的很,但你強催三秒,亦給你造成了很

大的損害,我估計,我們兩人便都得從魔法擊力五萬,一邊戰鬥,一邊慢慢組織回

原本的力量,而誰能先重組出魔法擊力十萬的攻勢,誰就是勝利者,你說對不對來

著?!」

佛地魔便說的沒錯,此刻兩人的所有條件便都回到原點,不光是『力量』、『

智慧』、『戰意』、『意志』、『戰鬥智慧』、『腦欲開發』,就連可笑的『直覺』、

『運氣』都也他媽的完全一樣,而在這種情況下,就只有一種東西可以決定誰才是

最強,那便是回到野獸最原始的『強』,一種本能的無法形容的『強』,而也只有

真正的強者,也才有資格去把這大地擁抱!







而接下來的三天,這兩個可惡的東西,就不斷的繼續攻勢,並組織著他們的力

量,他們就再也不管約定的戰場的限制,而是想到哪就打到哪!閃避不及的強者,

就得慘死碎屍在他們的力量中!四周的天然地形,更被他們給摧毀破壞著!而有些

麻瓜的城鎮,也因為在他們的『路線』上,就給完全摧毀!然而所有的強者亦不休

息的觀看著這驚世的一戰,這關乎世界的一戰,直到一個強者看到他的眼睛抵受不

住這強大力量而爆裂,他才有可能停止。



「哈力,我問你,你此刻是否就感到很快樂來著!?」


「快樂!?當我要將你來個痛快的山家剷的時刻,我一定他媽的很快樂呀!」

「嘿!你這小子就要一再地欺騙自己,我便問你,你是否在這不斷的殺戮中,

在這血花與碎肉中,是否就有一種比造愛還快樂的無上『樂趣』來著?!是否就有

一種好X『過癮』的感覺來著?!」

「我雖不願承認,不過也許,你就說的沒錯,這種爽快的感覺,就令我想更痛

快的去殺呀!而我就要用這感覺去殺你呀!」

「嘿,你終於也承認那快樂的感覺了,當強者廝殺之時,這種本能的快樂,就

能讓他們什麼都不管痛快的去殺殺殺殺殺殺殺!完全無須無聊的思考與道義,就用

著本能去殺,這往往就能決定強者戰鬥的勝負!而我經已感到,一種已經組織完成

的感覺出現在我兩人的身上,接著,就讓我們用這種『快樂』的感覺來證明,誰才

是他媽的最『強』呀!」

這兩頭怪物,就他媽的一起轟出魔法擊力十萬!







請看下期:最後勝利者






作者手記:最近我便聽說台灣發生了一次空難,我在此地亦覺得十分之難過,尤其

我亦有一位大學同學在華航服務,在聽到消息時我便十分擔心,立刻從工作室call

了通越洋給她,還好,這位友人不在那班飛機上值勤,我亦替她覺得幸運,而跟著

她就告訴我,其實她並不會害怕這種事情,若說生死有命,那只要盡全力的去生活

與工作,過的很『型』,不留下後悔,就也足已,我非常佩服她,不知何時才能與

她一樣的看開。在此,本公司的全體員工也致上哀悼之意,希望家屬們能早日從傷

痛中站起。










讀者回函:

一、頭啖湯是什麼意思來著?!

亞斌:頭啖湯就是開苞的意思,比如剎暗天喝了銀鈴的頭啖湯,欲尊想喝鳳飛飛的

頭啖湯,這樣這位讀者你該明白了吧?

(感謝讀者Lamuness的來信)

二、請問佛地魔的七大守護神是如何作出來的?

亞斌:佛地魔就照著傳說中背叛天界最強七大墮天使的形象、力量與感覺,替他製

造出的七個守護神命名為:貪婪、憤怒、嫉妒、淫慾、飽食、懶惰、驕傲。

三、佛地魔當年為何不將『現在』與『未來』一併給偷走?

亞斌:那就是因為傳說中這兩根杖便會互相克制互相競爭,而他就沒有想到,『現

在』隱藏著的一些秘密,可以使得後人將兩件巫師法杖合而為一。

    全站熱搜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