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驚天秘密



一道搨搨米型氣勁,竟突然檔在霸裔剛面前,便靠著這一阻,霸裔剛趕緊

回氣翻身,總算避過了破體之危!

「是誰?」到口的鴨子飛了,球王烏毒,他簡直要『氣炸』啦!

「哼!」出現的人竟是梅喧?怎可能的?她明明只有一點一層羅漫力量,

又怎能擋住球王那完美的第二層羅漫力量?

「沒可能的!妳這種廢柴,是沒可能擁有這種力量的!」烏毒,他還是不

敢相信呀!

「烏毒,十年前,你來過這火影村吧?」梅喧的眼神充滿了怨毒,便像球

王這樣的強者,接觸了這眼神,也不禁心生恐懼起來,便彷彿梅喧在對他說著

:說不說?!不說,就給我死吧!然而對烏毒這樣的強者來說,他絕不可能會

向這感覺低頭呀!

「口胡,妳他媽的在說什麼呀?!」球王烏毒已經用他手上的兩極棍,使

出一招乾坤太極,直擣梅喧心臟!只見烏毒的棍子急速旋轉,便如同旋風一樣

,相信被他這絞勁碰到的任何東西,便都要被完全絞碎磨毀呀!更可怕的是,

這絞勁竟彷彿像能毀天滅地的龍捲風一樣,甚至將附近的大樹,都給連根拔起

,站的遠的強者,都得努力拿樁,才能站穩身形,在這旋勁中間的梅喧,到底

該要怎麼辦呢?

「哼!給我破呀!」梅喧拔出她的佩刀,只見她竟也旋轉起她的佩刀,同

樣的製造出了一個巨大的旋勁,這旋勁,竟比烏毒的旋勁,還要更加巨大呀!

球王大驚失色,因為這旋勁,竟緩緩將他整個人給吞吸進中心呀,而那中心,

便是梅喧可怕的旋轉刀勁呀!

退!球王這種程度的強者,便也懼的退了!

「便連我的『恨霸刃』第二恨 『怨天尤人』都接不住了?你這廢物!想

逃?沒這麼容易呀!」梅喧身法急展,便向球王追了過去!

「沒那麼容易呀!八卦彈,上吧!」烏毒一朝他的乾坤兩極棍催勁,便射

出數顆精鋼所鑄的暗器,這暗器竟還是黑色的,看來烏毒竟還在這暗器上餵毒

?這傢伙,真是下流賤格呀!

「桀桀,這八卦彈乃是『那個強者』賜給我的奇特金屬,便是世界上最硬

的金屬!上面還塗了點『小禮物』,『鬼哭神嚎散』,中的強者,便會求生不

得,求死不能,發出世界上最慘烈最美妙的慘叫聲呀!桀桀桀桀哈哈哈哈哈哈

!」烏毒,他真的是個不折不扣的變態呀!

「哼!第一恨 『形銷骨立』!」梅喧?她竟然不閃不避?難道,她要用

她血肉之軀,硬拼這精鋼所著的暗器嗎?

「鐺!」竟發出了金鐵交擊之聲?而梅喧竟毫髮未傷呀!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這第一恨『形銷骨立』,便是梅喧將他的恨意灌滿全身,使她的身

體,變的比鋼鐵還要堅硬的護身術呀!

「說!」烏毒根本想不到,他的八卦彈,便連梅喧的皮也擦破呀!他更想

不到,世界上,竟有如此快的身法,梅喧竟已站在他身後了!

「你十年前到底有沒有來過火影村?」

「有..有..有..」烏毒,他竟懼的『結巴』了?

「說!來作什麼的?」烏毒他心中便有一種感覺,要是他不把當年的事情

都給說出來,他便會被徹底的轟殺!他,在這情況下,便什麼都說出來了。

「一..一切便都是『那個強者』命令我們基牙組織作的呀..」

「他媽的果然有你一份!」梅喧手上催力,一巴掌一巴掌的狂打著烏毒,

而這每巴掌,便彷彿都帶著她獨特的恨霸之意,就算烏毒他擁有二層羅漫力量

,在這種力量之下,還是覺得昏天暗地,痛苦不堪呀!

「打的好!弟!不枉費我這十年的等待呀,你終於也回來了!」發話的人

,是霸裔剛,而他,竟叫梅喧『弟』?這是怎麼回事?神秘的『那個強者』,

又到底是什麼人?



「ky,你便給我聽好啦!這聖騎士團,基牙組織,一切的一切,便都是『

那個強者』的陰謀!」

「什麼?!」ky雖然毫無反應,但是在旁邊聽的紗夢,真的驚了呀!怎可

能有這種事?聖騎士團,便是維護世界和平的正義組織,而那基牙組織,雖然

還未完全調查清楚,但從他們的行事來看,定必是一群要征服這是界的邪惡壞

蛋,想要征服世界的組織呀!現在,梭魯竟說這一切都只不過是一個強者的陰

謀?那便不是,所有的強者,都只不過是『那個強者』手上的扯線木偶?怎可

能?

「你似乎不相信呀?蠢才!你給我聽好啦!一百五十年前,在這世上,便

也沒這什麼天殺的『羅漫力量』!有的,只是『殺界力量』!然而,『那個強

者』的突然出現,便改變了這一切呀!他將擁有『殺界力量』的強者,全都給

轟殺!而被他轟殺的強者,醒來之後,便都擁有了羅漫力量,這便是他的陰謀

呀!這羅漫力量,會壓制每個強者體內的『殺界力量』,更可怕的是,當一個

強者獲得羅漫力量之後,他便會漸漸的成為『那個強者』的一個奴隸!最後,

這些強者,便成為他的『食物』!或者變成他的『狗』!你道『聖騎士團』還

有『基牙組織』是怎麼來的?這都是『那個強者』,憑著他無上的權力所組成

的!而這,便是為了讓世上的強者都能有目標提升自己的力量,最後,獲得第

二層羅漫力量,成為他的『奴隸』!」天哪!照梭魯這麼說,『那個強者』便

也沒將一切看在眼裡呀,這一切的一切,都只不過是他的一場遊戲呀!

「您說的一點都沒錯呀,前團長。桀桀」梭魯話才說完,竟突然出現一個

拿著鐮刀的強者。而他,竟出現在梭魯的身後,難道,連梭魯的藍色殺界力量

,也無法察覺這個強者的突然出現。

「鍊哥比利?!你不是在『基牙組織』當間諜嗎?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紗夢的心中,竟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使她這句話,講的特別的大聲呀!

「比利?難道你?!」梭魯的心中,已經升起一股可怕的想法,他希望,

這一切,都只是他想的太多了,然而,這一切都是真的!他,即將要面對最最

殘酷的命運呀!

「劫火氣旋!」鍊哥根本不再說話,一出手,竟是第二層羅漫力量推動的

最強招式,劫火氣旋!這劫火火舌狂湧,可怕,可怕呀!但這附在鍊哥鐮刀上

的火勁,竟與梭魯的劫火縱橫有幾分相似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回看梭魯,他根本沒想到,比利會對他動手呀!只有中了!梭魯的身體,

被燒灼的痛苦不堪,然而,更痛的,卻是他的心呀!這劫火氣旋,每一招每一

式,每一個變化,便都是他教給比利的!梭魯他在世上最相信的人,便是『鍊

哥比利』,而他現在,竟被這個他最相信的人狠狠的狂轟,他的心,真的很痛

很痛呀!

然而,鍊哥比利可不會讓他輕鬆呀,鍊哥比利一口氣提升他的羅漫力量,

毫不留情的用他的殺招向梭魯轟來!可怕!真的很可怕!便靠著這羅漫力量,

比利毫不需要回氣。而梭魯的每一吋肌膚,每一個穴道,便都遭受著比利無情

的攻擊呀!

「仔打老毛!有沒有搞錯呀!」梭魯便也不敢硬挨,只見他的身上,緩緩

生出了一股力量。綠色?!難道,他已經突破到『綠色殺界力量』了嗎?

原來,殺界力量,又可分成藍色殺界力量與綠色殺界力量,藍色殺界力量

,便是強者用來攻擊的力量,而綠色殺界力量,便是強者用來護身的力量,據

說,當綠色殺界力量到達頂端的時候,一個強者的身體,便是受到多麼巨大力

量的攻擊,多麼熱的溫度,多麼恐怖的威脅,他都不怕呀!

「老爸,你便成全我吧!我只要向你借個東西,『那個強者』就要讓我當

A國的總統呀!」

「借個東西?你到底有什麼陰謀呀?」

「別說的那麼難聽呀!我只要借你的『頭』一用就好啦!」鍊哥比利還是

繼續加勁哪,梭魯雖然擁有綠色殺界力量,但是他才剛剛領悟,他真有辦法繼

續接住這攻擊嗎?

「梭魯和鍊哥是父子?沒可能的呀!梭魯比起鍊哥來,也沒大幾歲呀?」

紗夢不禁感覺到奇怪,難道,梭魯,他竟還隱藏著什麼秘密?

轟!轟!轟!鍊哥比利的力量彷彿無窮無盡,不斷的轟著梭魯,甚至將梭

魯轟進了山壁,他也不願停止,他竟像挖土機一樣,硬生生將梭魯轟出山壁呀

!仔細一看,四周竟已被他轟的『滿目瘡痍』啦!

「口胡,不要逼我呀!」梭魯被轟的『頭昏眼花』,迫不得已,揮出了一

劍,而這劍更是平凡無奇,看來,他還是留力了,畢竟,是比利呀!現在眼前

這個人,便是他最親的一個人呀!雖然,比利已經因為羅漫力量第二層而被『

那個強者』給控制了,但是說到底,他和梭魯,還是血親呀!

中!烈焰劍竟一擊而中?而且,竟已深深插入了比利的胸口!

「比利?!你....」

「這,便是將神器解封的方法呀..我獲得第二層羅漫力量的時候,便已經

知道,像我這種沒有自己的『意』的強者,很快..便會成為『那個強者』的扯

線木偶..於是,我便下了決心,在我失去自我之前,我要盡這..最後的孝心呀

......替我..殺了..那個強......」嚥氣了?比利,之前不是那麼的威猛嗎?

原來,那是他完全將護體氣勁放出,所迫出的最後力量!就算一個普通人,稍

微碰一下,他便都要吐血敗北了,更何況,插入他體內的,是帶著梭魯藍色殺

界力量的烈焰劍!

「咚!」慘!真的是慘!比利的身體,竟爆裂了開來!而他的血肉,便就

這樣子灑滿了梭魯的身體和烈焰劍!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梭魯這樣的強者,竟也仰天長嚎!我們

可以知道,梭魯,絕對是非常的難過呀!

而梭魯的身上,竟緩緩冒出一股火勁..不對!是烈焰劍!難道,烈焰劍也

感覺到主人的痛苦,而燃燒了起來嗎?這火勁緩緩的包住了梭魯與烈焰劍,這

,是怎麼回事呀?這火勁,就像個巨大的繭一樣呀!

漸漸的,這『火繭』越來越巨大,紗夢也不得不將ky給『半拖半抱』的帶

離現場哪。

而被這火勁碰到的一切東西,全都融化啦,石頭,便都變成岩漿,樹木,

便都變成木炭,比利的軀體也被這火勁緩緩吸進,燒鎔的連根毛髮都沒剩下啦



當這『火繭』膨脹到非常非常巨大的時候,竟很詭異的開始往內收縮了,

詭異,真的是很詭異呀!

終於,這全部的火勁,又緩緩的回到了烈焰劍上..不!已經不是烈焰劍了

吧!這新生的烈焰劍,不但劍身已更加的巨大、更加的完美,而且,竟彷彿燃

燒著熊熊的火舌,彷彿,要燒盡這世上一切才能滿足『它』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梭魯,他竟又狂笑了起來?難

道,這『打擊』真的太大了嗎?

「你他媽的賊老天,這便是『神器』的解封方法嗎?這便是強者一定要遭

遇到的悲哀宿命嗎?來,『極火神劍』,便讓我看看,這賊老天到底安的是什

麼好心呀!」梭魯,他竟一劍砍向天?

這『極火神劍』,真的很可怕呀!只見一道火勁,便連天,都也裂開了一

個巨大的細縫!而梭魯的火勁好像還不滿足,竟還熊熊燃燒著,彷彿要將天給

燒盡,才能讓這火勁停下來似的!天哪,梭魯這強者,若再配上了極火神劍這

強勁的神兵,還有任何人能制止他嗎?

「....他媽的ky,你現在便有兩條路可以走呀,第一條路,給我乖乖的當

『那個強者』的一條狗呀!第二條路,便是去領悟屬於你自己的意呀,若你真

能突破,便來『殺界之山』找我吧,別讓我失望啦!無敵怪醫,你看的也夠久

了,還不給我出來好好『醫治』ky?」梭魯便就這樣離開了,到底,『神器』

是什麼東西?而ky,又是否真能領悟他的意呢?這無敵怪醫,又是什麼人?



「哥..果然是你..」梅喧,竟也叫著霸裔剛『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來,十年前,基牙組織曾在『那個強者』的帶領下進攻過火影村,並將

火影村的世界上最後一個擁有殺界力量的強者給轟殺了!然而,那薩度首領,

卻還不肯放過火影村,便將村人,全都給殺光!梅喧、基普當年,當年都是因

為出外修行,而逃過這一劫,當他們剩下的強者回到火影村的時候,便只看到

化為石頭的村長,還有完全燒盡的村子,而梅喧,更看到了他哥哥的屍體,他

彷彿發狂般的跑了出去,便再也沒有在火影村出現過,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今天,火影村大敵當前,他才出手救助呀。

「弟,你知道這幾年,我有多辛苦嗎?頂著這『霸裔剛』的名字,一直守

著這火影村,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了,你今天終於回來了。」

「哥,當年,我為了報仇,隱瞞自己的身份與力量,偷偷潛伏進入基牙組

織,為的,就是調查當年殺你的兇手,看來,你當年只是受到重傷而已呀,哥

,這些年來辛苦你了,現在,便讓我恢復『霸裔剛』的本來身份吧!」梅喧..

,不,真正的霸裔剛,已經運起一股奇特的力量,而他的肌肉,竟緩緩的巨大

了起來,他的身體,也變的更加強橫雄壯,原來,他真的是男的!而這,便是

火影村只傳給歷代繼承人的『陰陽換形大法』,這就證明了,他才是『真正』

的霸裔剛呀!到底,他會擁有多強橫的力量呢?

「現在,便是我清算當年的帳的時候了,來,試試我的恨霸刃第三恨吧!

」原來,恨霸刃是霸裔剛,結合了他家傳的霸意,還有他對基牙組織的恨意,

所創造出來的武學,每一式都包含他的怨毒之氣,不但要將敵人完全轟殺,更

要詛咒敵人的靈魂,只見在他恨霸意的燻染下,他的配刀竟已經變成了黑色!

「我告訴你,我這招第三恨,總共藏了三式變化,你就給我好好接吧!人

式 『罪人餘恨』!」霸裔剛才說完,就已揮出他那充滿恨霸的一刀!烏毒舉

棍便檔,結果,乾坤兩極棍竟被這刀批成兩半!烏毒,也被這招轟的飛退呀!

烏毒,便就這麼飛到石狼身旁,看來,他似乎是有『預謀』的呀!

「石狼,現在便是你為組織犧牲的時候啦!」烏毒在石狼背後一推,石狼

便已經像塊石頭般的飛了出去,烏毒更在這電光火石間將乾坤兩極棍重新組好

,原來,連乾坤兩極棍的分成兩半,都是他的故意示弱呀。這個球王烏毒,真

是他媽的卑鄙呀!

回看霸裔剛,他接的住嗎?前面,是包含了兩層羅漫力量的衝力,和本身

一點七層羅漫力量的石狼,他就像顆巨大的『人肉炸彈』呀!就算他能卸掉,

後面,還有烏毒的全力施為呀,他,能接住嗎?

「地式 『絕地無情』!」他竟還不猶豫的揮出了第二刀!而他臉上的表

情便彷彿在說,這種程度的攻擊,我便沒放在眼裡呀!

而石狼呢?石狼前有霸裔剛,後有烏毒,欲避無從,只得硬接這一刀!

中呀!這重重一刀砍在石狼身上,石狼只覺五臟六腑都要碎了,身不由己

,如同斷線風箏的飛退!

在後面的烏毒,竟也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刀勁,一檔,竟已受了內傷,原來

,真正的霸裔剛竟將這一刀勁分為二,一道穿透了石狼直襲烏毒,而或許就因

為這樣,石狼才沒被這刀給劈成兩半呀。

「天式 『刑天一恨』!」霸裔剛得理不饒人,又是一刀劈下!原來,邢

天便是一個想要反抗天,獲得超過天的力量之強者,而天,是沒可能容許這種

事情發生的,於是天便奪走了他的性命!然而刑天的戰意與恨意,還遺留在這

世上,而霸裔剛,便是到當年刑天殞命之所,吸收刑天的戰意與恨意,才創出

這第三恨天式『刑天一恨』的!

烏毒全身都被氣勁籠罩,只能硬食!舉棍便檔,然而,檔?真能檔嗎?乾

坤兩極棍應刀而碎!這次,是真的碎成片片!烏毒縱有通天本領,也難再組合

啦!

烏毒呢?天!烏毒竟也被這刀,給劈成了兩半!烏毒他一生作惡多端,也

算惡冠滿盈,今天,他便終於也受到報應了。

「媽的!出來!」而霸裔剛這一刀,勢竟還未盡!他砍向的強者,到底是

誰?難道,便是基牙組織的首領,薩度嗎?



下期:弒父

弒父,便是所有的罪中,最重的一種呀!到底,誰是父?誰是子?誰弒父?他

又為什麼要弒父?

神秘的薩度首領即將出手!真正的霸裔剛與他的一戰,絕對精彩,下期絕對不

能錯過呀!

全站熱搜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