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終極試煉



七天前,便有個不該出現的人,出現在他不該出現的地方。

那便是哈力‧波德。無人知道他為何會出現在亞治加邦監獄這個無人願接近

的鬼地方,亦無人可知道,他是如何出現的。而這大件事,這個絕世的強人的到

來,便自然驚動了亞治加邦的波士『強烈』,使他出來『迎接』,盡他的地主之

誼。

強烈原本就是個該做為大地十大巫師的人,但他卻因為自己做過的一件一生

後悔之事,使他心甘情願的在此地管理著這座監獄,現今他的修為是否在達不臣

之下,亦非常難說。而他這種程度的高手,亦要對哈力做著某種程度的尊重,可

見哈力在強烈心中的份量了。

「哈力大人,您來這裡,是為了要探監裡的朋友嗎?」相信能夠讓『強烈』

這獨霸一方的強者親自來到獄門前迎接的強者,在這世上絕不超過十人,而哈力,

便絕對是其中一人。然而對強烈來說,他並非只為了哈力的權位與名聲而來迎接

的,而是因為哈力做出了一個令他十分佩服的決定,就使他願意如此的欣賞著哈

力,而他,更願意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幫助哈力。

「抱歉,強烈前輩,我無法告知你我來此的目的,而我更希望,你能替我的

行蹤保密,因為,我便需要在此地秘密完成我最後的『突破』!」

「如若我們能幫上忙得地方,我強烈一定盡力完成。」

「那便請幫我帶路吧,我要入去的地方,便是那『基友會』。」

「口下?!?!?!」強烈簡直聽傻了,他萬料不到,哈力要去『突破』的

地方,竟是那最令人厭惡的『基友會』!然而哈力的表情便似在告訴著他:我絕

對是認真的呀!

「竟是那個『地方』....哈力,究竟要突破些什麼?!」強烈內心,實在不

得不犯著一種狐疑,因為,『基友會』這個鬼地方,便不是個正常『男人』該入

去之地!



亞治加邦監獄,是個被稱為地獄的地方,據說被關進此處的囚犯,便沒有任

何人成功做出過脫逃的行為,每個囚犯便都死在這地獄中。而在這個地獄裡最為

可怕的地方,便是『基友會』!在這裡關著的基佬們,便是基佬中些最陰濕最醜

惡最令人做噁的,因為各種罪狀而被集體關進這個『特殊牢房』,或許他們都是

同樣的『一種人』的關係,他們竟在獄中漸漸形成一股自己的勢力!便連強烈,

也只對他們有不大的約束力已。於是『基友會』這地方,竟漸漸成為這群東西作

樂的地方!便總是做出著各種核突醜惡的行為,展示著他們最自傲的『肌肉』。

任何被關進這地方的『一般』囚犯,便等同於受著那最大的折磨,一個個自殺或

瘋狂!便連強烈與其手下,都也不願接近這塊地方。既知道是如此可怕之地方?

哈力,他又可以做著什麼樣的『修練』來著?



在傳說中,便有著一種失傳的修行,被稱為『次男道』。這修行能使強者超

凡入聖、力量大進,然而這修練的過程實在過於殘酷,便被後代所廢除。據說,

『次男道』的修行便與基佬們息息相關,難道哈力此來,便是要重新實現這殘酷

的『次男道』之修行嗎?



「強烈前輩,我知你正為我擔心著,算吧,我請你收起你不必要的擔心呀,

因為在將面對我此生最大敵人的現在,我已沒時間苦練我的力量,一般的方法已

無法助我,而只有靠著這種『不正常的方法』,這種『精神上的折磨』,我才可

以突破到一個新的境界。」

「若你堅持如此,那我便也不該在此阻頭阻勢,但若你真的已無法忍耐,便

趕快逃出吧,我並非把你輕視,但我想你也聽過此處之可怕呀。我亦很抱歉,在

未發現你義父屬無辜之前,便將他關入了這地方....」

「強烈前輩你無須道歉,你亦只是盡著你的職責已,那陷害義父的狗種,已

被我進行過最慘無人道的懲罰了,我便找了些我討厭的東西給他來個『終極羞辱』,

相信,義父在天之靈也可安息了,而現在,我便該踏上義父走過的道路,去追尋

著我現在不能擁有的某種力量!」哈力說完,強烈便命他的手下打開了這地獄中

的地獄,『基友會』的大門,由哈力一人入內。他明白,哈力這決心,將可能使

他從不能生還的地獄中活著回來!



大門打開,便是一種哈力所無法接受無法忍耐的某種景象。

「..............」哈力,就連哈力這種層級的強者,便在一踏入基友會地

板的那瞬間,也不自覺的流下了汗珠。縱使他剛剛說的再口響,此刻真正面對這景

象,他才明白這是如何的可怖,而當年他的義父又是多有骨氣!

眼前的基友會,便有那數不盡的基佬,前面、後面、上面、下面,這群可惡

的東西,這群賤到出汁的東西,便用著所有人類可想到的方法在彼此取樂,彼此

侮辱呀!而他們的手上,更握著一些人類所能想像出最淫蕩下賤的『道具』!而

各種的液體、排泄物、汗水,便在地面上匯流成一潭潭的小池,而那味道便是哈

力所無法想像的X臭呀!

然而,哈力亦明白,他若不能在此地保持內心的『冷靜』,那當他與佛地魔

決戰之時,他便他媽的絕不可能有任何勝算呀!在七天的短短時間內,他縱使再

多苦練,亦無法超越現在的佛地魔,故此,他要來此鍛鍊一顆絕對冷靜的心,能

在無論多惡劣的情況下,都能控制住自己的仇恨與畏懼,使他發揮著他所有的戰

鬥智慧去將佛地魔給克制轟低!而跟著,他獲得的智慧甚至使他有可能掌握機會

做出突破,這才是他擊敗佛地魔的唯一希望!

「你們這群醜惡的東西,本該被全部毀滅才對,然而你們便還可發揮你們的

一點『功用』,那便是替本巫師做出貢獻,把本巫師的精神給逼到極限,來吧!」

坐了!哈力竟在這情況下,坐了下來!這便是哈力的用意!若他能在這七天內在

這絕無人類可忍受的環境下生存下來而不發瘋,那他便絕對擁有一個人類史上最

堅定的意志!

剛開始,這些基佬便不敢在哈力身上『亂來』,因為縱使哈力已收起他驚世

駭俗的力量----魔法擊力九萬,但他那天生的皇霸氣勢,便是無法遮掩的!然而,

當一個小時過去,這些便基佬明白到,哈力只是個沒能力對他們做出威脅的『東

西』的時候,他們便繼續他們的『party 』了!而有些基佬,更像要爭取心上人

青睞似的,在哈力面前拼盡的展現他們的『肌肉』與強壯!而跟著還有些更可惡

的,便乾脆就將自己『發洩』的液體,那惡臭噁心的東西,給故意搞在哈力身上!

然而,哈力卻只是一句話都不說,張開眼睛看著眼前這醜惡令人不忍的景象。

他明白,他若此刻忍不住,那便只有被佛地魔給毀滅這條路已!此刻的哈力看似

一個毫無反應的死人,但他的內心,便像在面對一個最恐怖的敵人一樣,而他,

偏要在這『敵人』的攻擊前做出忍耐!對!眼前的基佬,在現在哈力的眼裡,便

化為一招一式佛地魔的強招,但偏偏每一擊都也破綻百出,令哈力極度想要做出

回擊,只是哈力仍只能用他最大的力量去『看』,去觀察最細微一絲一毫的動作,

而不可作出反擊,這對哈力來說,比任何練功都還要辛苦過百倍!

「桀桀,別光坐著呀,讓哥哥教你些更『好玩』的事吧?保證比坐著更有趣

味呀....來嘛,我的好哥哥,便讓我們來實牙實齒的痛快幹他一場吧!」

「嘿嘿,便讓叔叔教你些有關『吹波糖』的『快樂』事情吧。」

「口希,這個小靚仔為何在如此標汗的啦?難道是太熱了嗎?不如你也脫掉

衣服,我的『東西』保證讓你的屎眼『夠喉』呀!」」

而接著哈力便還得忍受這許多基佬言語上的『挑逗』與『侮辱』!而更有些

傢伙,將他們令人做噁的臉,給湊到哈力的面前,他們呼出的氣息,哈力只得無

條件的『照單全收』呀!有些更將他們扯旗的東西與春袋湊上前來,令哈力能『

近距離』的好好『觀察』這些東西!



哈力這才明白,天狼星當日,到底是受了多大的苦!被那基頭四給『招待』,

將是如何『痛不欲生』!今日,哈力雖然不曾與他們有過任合作噁的『身體接

觸』,但他卻要獨自面對這百多基佬的各種騷擾!他當真能忍受嗎?!



哈力,便證明了他是可以的。

在七天後,哈力才又再站了起來。縱使這些基佬始終攝於他的神威,而不敢

再對他有任何進一步的『行動』,然而這不代表哈力所受到的折磨不夠大,他身

上早被淋上那許多該死洗也洗不清的液體!他更承受了七天七夜那些該死的言語,

看到現在樣衰到極的哈力,便不會有人相信他是個可以獨霸世界的強者,更不會

有人相信他將要去與佛地魔做那決戰!然而他便明白,時候已到了,他已可以憑

著思想的力量,在各方面將自己強化,而直到他達成這個目的後,他才離開了監

獄,前去約戰之地。

所以,此時此刻的哈力,已經並不是一個一般的強者了,將所有氣勢都收起

來的他,反倒更展現出他的深不可測,以及他所獲得的決心與智慧。



而此刻,佛地魔也來到了!他便坐在一隻擁有巨大雙翼的赤血紅龍身上,前

來這會場。他才一出現在戰場上空,所有的人便也都不自禁的安靜了下來,原本

會場眾多的強者氣勢,也全部被一個強者的巨大氣勢所吞沒!因為每個強者便都

心知肚明,真正的主角,已然登場!

佛地魔縱身一躍,披著他威武的黑魔戰袍,從天而降!光這一手,已足夠叫

許多視他為神的信徒,全給瘋狂!有些巫師,因為抵受不住那興奮的情感,便使

得心臟跳動的太快而爆心死亡!這便是在後世被稱為『佛地魔病』的東西!因為

他便是第一個光憑著氣勢與威嚴,就可使人為他甘願而死的強者!而有些麻瓜,

則因為心臟的跳動太速衰竭而死!更有些可憐無知的東西,為了能親眼近距離看

見自己的『偶像』,便忍不住自顧自的打起飛機來,以發洩他們的『興奮』!其

中更有些成名已久的巫師也在其中!

這便是佛地魔的力量與氣勢,一個哈力暫時還無法及上的氣勢!一個使佛地

魔呼風喚雨的氣勢!也許哈力未來有可能超越過現在的佛地魔,但他此時便是大

大的不如,完全的不如!

而更當佛地魔躍下赤紅血龍,雙腳觸地那一剎那,在場的幾乎所有人,便都

得給『跪』下去呀!早臣服於佛地魔的人,便如同已『習慣』般的跪下,然而會

場上更多的人,便是被佛地魔賜給他們的無限壓力,給壓的跪在地上!環顧四周,

能夠站著的強人便已是隻手可數的了。

這就是佛地魔,一個擁有恐怖實力以及絕不下於任何人氣勢的強者。

當然,達不臣與哈力所面熟的眾多強人,都還站著,未有做出任何示弱屈服

的舉動,而妙麗,亦在身旁達不臣的幫助下,未至給哈力『難堪』。然而,哈力

便未曾在如此大的騷動中,做出任何行動。



此刻的他,到底是因為深不可測的自信而把眼前這種景象做出輕視,還是因

畏懼而無法行動,便連任何人也看不出來。但是,佛地魔便說話了。

「嘿,你這小子,竟以為做出那種無謂的『苦練』,便可能勝的了我嗎?在

我看來,你那種行為,便如同個小丑般,只不過是白白的折磨自己已!」

「嘿,佛地魔你真不虧為大地上的第一巫師,我便要在你面前隱藏我的記憶

與感情,都也做不到呀!那我現在便問你,你又他媽的是否感到我此刻內心在想

著什麼了?你又是否知道我打著什麼主意了?」



沒有第二句說話,『雷火閃電勢』,『光輪勢』已使得哈力以一般強者無法

看清的速度,轟向了佛地魔!

哈力的第一拳,便是豁盡全力的魔法擊力九萬一千之拳頭!而這一拳,便也

為這場驚世之戰,拉開了序幕!







下期:佛魔共生







作者手記:曾有拍檔問我,作者手記要寫些什麼東西,讀者才有興趣細看,在我

看來,拍檔這問題便屬多餘,只需交代些作者近況即可,不過我亦提醒著他,絕

不可學某些同行,在作者手記裡,寫些自賣自誇的事情,搞些吊讀者胃口的東西,

劇情夠勁,便自可吸引讀者來看,大誇自家兵器設計極好,劇情令人難以猜透,

贈送景品製作精良,最後亦不過期期跌書已!說的口響,實際書量卻不行,真令

我覺得十分好笑呀!

    全站熱搜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