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禁咒力量

天地一片黑暗,只有那一道又一道的天雷,不斷的殛劈下來!彷彿整個

地球,都在震動著!整個天狂下起了傾盆的大雨,這雨便彷彿在訴說著ky的

悲傷,這雷,便好像天也在幫ky的遭遇憤怒一樣!然而,這又能如何?ky已

經永遠失去了他最尊敬的父親!

風雷劍中緩緩滲出了一股雷勁,這雷勁,便和梭魯那時候一樣,形成了

一個『雷繭』,將ky給圍了起來。當這雷繭再開的時候,到底會出現一個正

義的強者?還是一頭可怕的魔鬼?



在海上,巨鯨幫的船隻那裡,正要展開一場大戰!

「媽的畜生,今次絕不饒你呀!」鳩尼怒吼著!只見他身形一展,人也

已經往那洶湧的大海波浪中跳了下去!他瘋了嗎?這洶湧波濤,饒是再厲害

的強者,也難以血肉之軀抗拒這大自然的可怕力量呀,而鳩尼,他竟跳了下

去?

便在他要落水的那一剎那,他的腳下便忽然出現了一頭凶猛猙獰的大魚

!而這大魚,便彷彿有靈性般,用背緊緊的抵住鳩尼的雙腳,讓鳩尼在水上

也能『如履平地』呀。

「幫主,還不需要您親自動手,這頭惡獸不但害死我爹!還已經害死了

我好幾個姊妹,今次便要牠血債血還呀!」啊,竟是那幫忙掌舵的少女,她

的腳下,竟也踩著兩頭獰猛的惡魚!看來,這少女便該是這些惡魚的主人了

吧?這巨鯨幫果然臥虎藏龍,連這樣一個柔弱之軀的少女,竟也有如此強大

的力量!

原來這些獰猛惡獸,是巨鯨幫豢養的殺人鯨!這些殺人鯨個個都是身經

百戰的海中強者呀,只要聞到敵人的血,他們便要千方百計的噬殺對手!看

來,巨鯨幫今天是誓要徹底擊殺這頭凶猛巨獸了!

「冬梅妳別要衝動呀,待幫眾一舉將牠擒殺吧!」

「不!我定要親手替爹報仇!起!定海天錨!」天!這少女大聲一喝,

竟硬生生將一七尺巨錨連鍊從海中抽起呀!這少女看似弱質,竟有這可怕的

天生神力!同時少女勁貫腳下兩隻殺人鯨,兩隻殺人鯨便更加迅捷的乘風破

浪,鳩尼雖然擔心,然而腳下的殺人鯨不通人言,便也沒有辦法呀!

便在這時候,這巨獸騰身而起,天呀!這巨獸,便要比那泰坦尼號,都

還要大出十倍不止!龍頭鯊尾,牙齒更有如兇惡的冰山,彷彿要將所有的船

都給毀滅吞噬一樣!這巨獸到底是何來利?也許牠便是遠古遺留下來的神獸

,也許牠便是上天為制裁人類而創造的兇獸,我們只知道,今天,便要有強

者要來挑戰這超越人類想像的巨獸呀!

「你這惡獸,再怎麼逞兇也只能到今日啦!天錨烈轉!」啊!這少女,

冬梅,竟以那肉眼難見的速度,如同風扇般的轉動飛翔了起來!她那可怕的

裂勁與旋勁,相信便能撕裂任何血肉之軀呀!然而,今天,她的對手,是一

隻巨獸,這巨獸,便是將人類性命當玩具一樣的魔鬼呀,她這一招竟連巨獸

一個血痕都沒有刮傷!

「口胡你這畜生,早知你皮堅肉厚,食我的七海獨霸拳第一式,『山田

巨鯨勢』!」只見冬梅勁貫雙拳,配合著天錨狠狠的連攻向巨獸的頭頂呀!

這每一拳,便都蘊含著滔天的拳勢,便彷彿一頭巨大的鯨魚,在翻雲覆雨一

樣!到底這『山田巨鯨勢』,有何含意呢?

然而這巨獸依然只痛不傷!竟用牠那巨大的身軀開始旋轉起來,很快的

,竟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呀!附近的巨鯨幫船隻走避不及,又被擊沈了好

幾艘,而站在巨獸背上的冬梅處境更惡!這巨獸彷彿天生便會分泌一種油滑

的液體在身體表面,本來冬梅已很難在這巨獸的背上拿樁站定,現在這巨獸

瘋狂的旋轉著,冬梅真的大嚄了呀!

「畜生!七海獨霸拳最後一式,『鯨霸天下』!」天哪,冬梅竟放棄她

的天錨,她要以她血肉之軀硬拼這驚天巨獸嗎?只見她的拳勁一放,竟形成

了一隻碩大無朋的鯨魚般的氣勢,這氣勢,竟在漩渦之中都硬生生的撼出一

條水路呀!到底,這巨鯨的氣勢,與這少女之間,有什麼關係?

原來,冬梅的父親便是巨鯨幫的前任幫主,而山田,便是這老幫主坐騎

巨鯨的名字,老幫主為了收服這巨獸,便帶著山田前去決鬥,然而,卻命喪

在這怪物的血盆大口中!巨鯨幫的第一大船,便是為了要紀念這山田巨鯨的

忠義,才取名為山田號的。而七海獨霸拳便是老幫主的獨門武學!這最後一

式『鯨霸天下』,更是冬梅憑著她的武學天分,還有對奪走父親以及眾多好

友的巨獸的恨意,所新創出的一式!只要使出了這招,便彷彿那巨鯨幫第一

猛鯨山田的威力一樣,保證要讓敵人檔無可檔!逃無可逃!

這猛惡巨獸,好像終於真正受到傷害了,因為,牠噴出血來了!而且是

堅皮整塊整塊的裂開,血拼了命的流!然而,逼急了的動物,會展現出牠的

求生意志的!只見巨獸瘋狂的上下搖動著,冬梅一個站不穩,竟已被甩了下

海!

作為一個巨鯨幫的強者,冬梅當然也熟識水性,便是落了海,也無甚可

謂,然而,現在她的面前,便撲天蓋地的出現了一張血盆大口!冬梅身不由

己,到底如何能躲?

「鳩尼,雖然你總是不顧念我,到處去識女仔,然而,我始終還是對你

..」這句話還未說完,便已再也聽不到她的聲音了!

「亞梅呀~~~~~~!」遠處的鳩尼無法可想,只能仰天長嚎,難道冬梅,

真的要命喪魚肚了嗎?



霸裔剛的四方殺陣已出!薩度首領便也不敢殆慢,只見他手一揚,啊?

他的『影子』,竟已牢牢的包在他的四周了?饒是霸裔剛那四方殺陣的四種

異獸氣勢再強,薩度的影子竟都是守的滴水不漏!

「這力量..好熟悉的力量..便是我曾經感覺過的力量..」莉雅,對這薩

度首領的力量,竟隱隱約約有一股感應?

「他媽的!縮頭龜!那便看我這十方殺陣吧!」天呀!霸裔剛大喝一聲

,那四隻異獸的氣勁,竟化為十隻,從四方八面襲來!這異獸的氣勢,便彷

彿要吞盡薩度一樣!

饒是薩度守的再穩,終究還是顧此失彼,被血鳳給狠狠的鋤中頭頂,『

仆街』了!身為『基牙組織』的首領,薩度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更何況,

還是在這麼多屬下的面前!薩度怒!他極怒呀!他恨不得將霸裔剛給撕成兩

半呀!然而他又能如何?他只能退呀!再不退,其它異獸的氣勁便要來了呀



薩度急退,霸裔剛哪肯放過這機會?立刻衝向前絲毫不給薩度喘息的機

會呀!然而,『老謀深算』的薩度真那麼容易打敗嗎?自信心爆棚的霸裔剛

絲毫也沒有想到,這是薩度安排好的陷阱呀!

「桀桀,還不中?起!『如影隨形』!」天呀!地上突然冒起一個巨大

的錐形氣勁!霸裔剛猝不及防,只能中呀!這錐形氣勁,原來便是薩度首領

剛剛被打倒時,偷偷打入地下的氣勁呀,而他便是要等待這一刻!這霸裔剛

十方殺陣的氣勁散去的一刻,給他的敵人最嚴重的打擊呀!

霸裔剛被錐形氣勁轟至空中,身不由己,薩度怎可能錯過這機會?他當

然要『落井下石』呀!只見他手又一揚,他的影子竟已變成了一個看來堅硬

強大的鋸子!這鋸子便在霸裔剛的身上來回攪動,只讓他覺得苦不堪言!而

陰狠的薩度還不肯就此罷休!他竟配合著羅漫力量,每一拳每一腳都狠狠打

向霸裔剛的穴道呀!霸裔剛避無可避,只能成為人肉沙包而已呀!

血、肉,不斷的飛濺出來,霸裔剛的命便如同砧板上的肉,薩度隨時都

可以拿走呀!然而,他卻不這麼做,他,便彷彿貓在玩弄他的獵物一樣,他

一定要將獵物折磨至筋疲力盡,才肯罷休呀!這魔鬼!他的臉上已經滿是血

肉了,他卻還不肯停止!對薩度來說,折磨眼前的強者使他露出痛苦的表情

,便是他一生最大的樂趣呀!

「弟呀~~~~!可惡,要是弟有絕扇在手的話....」霸裔剛的哥哥只能流

淚,只是正被十數個地級殺手所包圍,他也是『自身難保』啦。

「住手!你的目的只是我吧?放過他吧!」莉雅,她終於看不下去了,

她知道,今天已經勢難逃離,只希望讓這些路過幫助她的強者,還有機會逃

出生天呀!

啊?薩度,這殺紅了眼的薩度,竟真的停了下來?看來,莉雅對他來說

實在是相當重要呀!

「喔,莉雅,我的小金絲貓,妳為何要離開我的身邊呢?便是我給你的

財富不夠多嗎?便是我安排給你的節目不夠精彩嗎?回來吧莉雅!現在我便

還能饒妳一命呀!」薩度一邊說話,竟已一邊向莉雅走去,置其它的強者於

不顧,因為他知道,現在所有的強者都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啦!這薩度雖然

可惡,然而他的強者風範相信是絕不輸給梭魯與ky的呀!

「那節目?那吃人肉喝人血的惡夢景象,便是我要逃的原因呀!一點九

層羅漫力量『禁髮百刺』!」莉雅竟還有一點九層羅漫力量?難道,這便是

她說的隱藏的力量?還是她另有什麼隱藏的力量?而她不使用那力量,是不

會用,還是不能用?

中了!莉雅以她的頭髮穿刺出的許多髮針,竟然都貫穿了薩度身上的重

要穴道!莉雅壓根也沒想到,她的『禁髮百刺』會中,她原本只是打算利用

這招,暫時阻住薩度而已,不料薩度竟不閃不避硬食了她所有的髮針!

「妳..妳竟這麼不知好歹..莉雅..好!我便要將妳給姦殺!再將妳給吃

了!這樣,妳便會永遠和我在一起啦!桀桀..嘻嘻..哈哈哈哈哈哈!」便在

薩度狂笑聲中,他的影子已化成為一個巨大的黑球,將他和莉雅兩人給包了

起來,這便是薩度絕對自信的證明呀!而相信在現場的強者,也沒有任何人

有力量能打穿這黑色氣勁球的。

「你..你停手呀!」黑球之內,竟傳出了陣陣撕扯衣服的聲音!這薩度

,竟真的在眾人面前做出這禽獸般的行為?

「收聲呀!今天我便要好好享受妳那白嫩的皮膚呀!咈咈..哈哈哈哈!

」天!薩度這鹹濕鬼、這淫賊!難道,莉雅便要在這種情況下喪失她最寶貴

的貞操嗎?還是她能爆發出那未知的力量呢?而生死未卜的霸裔剛到底能否

再度站起來呢?



回頭看ky,那積聚在他四周圍的九天雷勁,如今已經漸漸散去了..在我

們面前的ky,便彷彿是一個新生的ky!剛剛不斷沐浴在雷勁中的ky,現在的

身軀更加的堅實,而他體內,便彷彿擁有永不消失的雷勁一樣!

而風雷劍呢?天哪,風雷劍的劍身,竟變成了血紅色!這到底是為什麼

?難道,是克理夫強者的熱血寄宿在劍上嗎?還是這才是風雷劍的『神器』

的真正模樣?但是我們只知道一點,四周的曠野都在不間斷的劈打著響雷!

便彷彿在告訴我們,連九天雷氣都在興奮!忽然,ky的四周劈打下無數的雷

電,便彷彿在祝賀,這『萬雷血劍』的誕生!又好像是這些雷電,在拜見主

人一樣,相信這『萬雷血劍』,比起梭魯那『極火神劍』,是更勝一班的呀



然而ky呢?不論如何,他已經犯下了弒父的大罪,正義感極強的他,能

夠克服這痛苦嗎?

不!看來是不能呀!ky痛苦的仰天長嚎了起來!他在嘶吼!他在哭叫!

這雷的主人一怒,滿天的雷勁便也彷彿憤怒哭泣了起來,四處亂殛,竟引發

了熊熊的森林大火!ky現在便訪彿是一個憤怒的暴君..不,是一頭發狂的魔

鬼呀!

「吼呀!」他便毫無理智的四處破壞著,見山,山爆!見谷,谷裂!見

林,林拔!天哪!這真是太可怕了!這頭魔鬼的誕生,對大地,到底是好?

是壞?

「口胡....」忽然,ky便彷彿看見了什麼一樣..他以極快的速度衝了過

去,在紗夢的眼裡,他便像是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一樣!

「ky哥..你..怎麼了?我知你很難過..可是..」紗夢根本就沒有發現,

現在在她面前的,不是人,而是魔鬼呀!

ky再不答話,竟已伸手去剝紗夢的衣服!紗夢的長袍剛剛已被怪醫脫掉

,身上已只剩一件短裙!現在ky這一剝,紗夢已經裸露出她的身體來了!雖

說她們兩人是未婚夫妻,但畢竟還是不曾有過肌膚之親。與ky袒裎相見,只

羞的紗夢飛紅了臉,然而,ky似乎還不能滿足呀,他那強橫的手臂一用力,

竟已將紗夢給推倒了!難道ky狂了,常性大失,竟想將紗夢給姦污?!

「ky哥,不要..停手呀!」縱是自己的未婚夫,紗夢仍是個未嫁的閨女

,她怎能讓ky就這樣『得逞』?

「吼呀!」然而,紗夢的抵抗,只是換來ky更大的力量而已!

「ky哥..看來是走火入魔了..我曾聽人說過,處女之血能解千毒....若

我真愛ky哥..那便為他付出這一點..便也不算什麼吧。」天真的紗夢,她竟

以為ky是走火入魔呀,癡情的紗夢,便要為ky付出她最寶貴的貞操嗎?而狂

了的ky,當真會做出這天地不容的惡行嗎?





今回稿擠,故來不及交代那禁咒力量,下期便一定會有所交代的,還請

讀者見諒。




下期:覺醒

覺醒?到底是那個強者覺醒了?到底是那個強者覺醒了什麼力量?下期開始

即將進入故事高潮,您絕對不能錯過呀!

    全站熱搜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