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巫師手杖



在這塊大地上,人類這種生物,便被分為三個等級。這些人之中,佔著最

大多數的,便是一些軟弱沒有力量的『普通人』,他們便追求著金錢與權力,

使得自己快樂。而當他們得到了成功的時候,他們便會去一些『優皮』的地方,

去享受他們擁有的東西所帶給他們的快樂,比如去賭場一擲千金般的豪賭,比

如去妓院喝著『頭啖湯』,又或者去花上大錢買副極貴的名牌檔光與七彩迷幻

鬆糕鞋,這有著什麼意義來著?!沒有!這便他媽的毫無意義!只是在一個擁

有了一般人都也會羨慕的條件菁英成功者身上做著這些事,便是一種證明已!

做著這些一般人覺得沒意義的事,對他們來說,便是一種十分之『型』,十分

之『把炮』的行為。

而對些擁有魔法擊力的最強者,便總是叫著他們『麻瓜』。因為在他們看

來,這些人的舉動便屬無聊,便他媽的一點也不『型』!



而第二類人,便比這第一類人多了一些力量,他們體內的魔法擊力,便可

以讓他們在追求著金錢、權力、與名聲的慾望之外,還更可以把他們的意志與

智慧,發揮在強化他們自己身上。而對這些人來說最大的樂趣,便是打敗與他

們實力相近的對手,證明他們的強與實力,獲得別人的尊重。在些『麻瓜』的

眼中,這第二類人,便總時興做著一些已out的強者look,而他們便不

知道,這類人亦有他追求快樂的方法。

而第三類人,便是些擁有著極少極少的素質的強人,這些強者擁有的力量,

便使他們除了這些凡人追求著的快樂外更還有別種去證明自己,並且使自己感

到快樂的方法,而那就是掌權!他們的力量,便帶給了他們無上的權力,他們

之中最不濟的,就可以掌握著數千人而獨霸在一個小小的地方,而有著一定實

力以上的,就可以在大地上稱皇!這力量就使他們可以決定著其他人的生死,

使他們可以為所欲為,使他們可以隨便的FUCK任何想FUCK的女人,使

他們可以做著任何可使他們快樂的事,而擁有這種層級力量的人,便會被稱為

『巫師』。

而每個巫師也有只屬於他的武器,端看他能不能找到適合他個性與力量的

武器,而不管是怎樣奇形的東西也好,只要給一個巫師用著,那就能發揮出強

大的破壞力,這種只有『巫師』級強者才能推動的武器,就被稱為『巫師法杖』。

而每件『巫師法杖』,都也隱藏著鑄造者的心思,以及一個巫師的力量。當一

個巫師揮出他的巫師法杖之時,他便能發揮出兩倍以上的殺傷力!







「力,隨我來。」在十天前,達不臣便領著哈力進入霍格華司一個極隱密

的地方。

「校長,這便是你所說的,一個足以大幅強化我的地方?」哈力看著眼前

這道獨特的魔法門,這便是一個世界上極端先進的科技與魔法力量展現。而哈

力便可清楚『感覺』到,這道門後便隱藏著一股難以駕馭的力量。

「哈力,我便該先告訴你,這門後所隱藏著的『巫師法杖』的故事。我們

霍格華司,便曾出現過無數的強者巫師,而他們,便往往都有著他們獨特的力

量與個性,其中有些人,便喜歡去打造巫師法杖,以展現他們的智慧與才華。

而三百年前便有位前輩,藍恆,打造出一把史上最強的法杖,憑著這把法杖,

相信藍恆便有資格去得到校長這職位。但是他的哥哥,藍永,便把他陷害,奪

走了這把法杖,並且叫它為『現在』。而靠著『現在』,藍永就得到了校長的

位子。然而藍恆其實未死,他便潛進了這個地方,偷鑄出了一把更邪更惡更兇

更強的法杖,而那便是被稱為『未來』的法杖。當他死後,藍永才發現了這塊

地方,為了彌補心中對弟弟的歉疚,藍永便將『現在』與『未來』一併封在這

塊『埋杖室』,並且下了禁令,不準任何後人打開這地方,直到二十年前,當年

還是霍格華司學生的佛地魔便來到這裡把某個東西偷走。」

「而佛地魔,必定經已偷走了那最強的『未來』是吧。」

「是的,當年我們便未能發現他那邪惡的感覺,才使他有機會偷走了這史

上最強的巫師法杖:『未來』。我亦必須在此對你作出道歉,若當年....。」

「算吧校長,我相信以佛地魔的實力,他必定有許多其他的方法可以做到

他想作的事,而那情況將更沒人可對他做出抵擋。而現在我只想知道,我是否

有辦法有希望對抗手拿『未來』的佛地魔來著?」

「唯一能及上『未來』的,便是這門內所剩下的『現在』已。雖然『現在』

便要比『未來』還弱上一些,但你若要對抗『未來』,那你唯一的選擇便是『

現在』已!所以,我便希望你一人入內,去理解『現在』的感覺,去真正的『

擁有』這將屬於你的『現在』。」

「若這什麼『現在』真是如此巴閉,那我便他媽的去將這個『現在』給拿

到手吧!」哈力便毫不猶豫的推開這門,他便要取得這絕對稱的上世上最強之

一的巫師法杖,『現在』。

「好的很,哈力。我便知道你會作出這樣的選擇,而我更該告訴你關於這

兩把巫師法杖的傳說。藍恆當年死前,便在壁上刻下了一句話:『先擁有現在,

再掌握未來,接著就能獲得永遠。』佛地魔便也沒悟出這句話的意思,就將『

未來』偷走,但我相信,以你的智慧,便可能使你解開這句話的含意,而也許

到最後,這就是你打敗佛地魔的希望。」



然而,三天後,哈力便人間蒸發,失蹤了。便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有沒有

成功的掌握住『現在』的『感覺』。







而此刻,我們便明白了這問題的答案。

在佛地魔轟出的巨大煙塵中,便出現了哈力的身形。而跟著,一種令人感

覺到恐怖的『肉緊』感覺,便在他身上出現著。

「『現在』,也該是你給我出來的時候了。」隨著哈力這句說話,『現在』

竟在哈力的手上漸漸『成形』般的『長』出來!伴隨著強大的力量與極亮的金

屬光澤,『現在』便出現在哈力的手上!而也只有這樣,才能顯示哈力已經真

正的與『現在』合為一體。

當一個巫師真正的能操控屬於他特有的『巫師法杖』的時候,他便能將這

巫師法杖,完全的化入他的體內,並且在必要時再逼出來以之殺敵,而現在,

哈力便要真正發揮他的威力了!

「佛地魔,現在你便看我加上『現在』有否資格去毀滅你的生命吧!」而

隨著哈力的說話,便是魔法擊力九萬九千帶動『現在』的全力一擊!



佛地魔的心,便產生了一種變化。

這種感覺?!這難道就是久未感到的恐懼嗎?我,大地第一巫師佛地魔,

為什麼要害怕了?難道這古惑小子的一擊,便可以帶給我威脅嗎?!若是我的

直覺告訴我這把『現在』便有著極大的危險,那我便不該將他輕視,就讓我也

用我的全力,去將他殺敗吧!

「......『未來』,給我出來吧!」便是與哈力相似的動作,佛地魔也將

在他體內的『未來』也給催逼了出來。這就是世界上最強的兩把『巫師法杖』,

這一對兄弟杖,第一次真正的對決,便是隨著大地上最強兩頭生物的互拼,只

需要一瞬間,便可以決定誰才是大地最強的主宰者。



隨著兩人巨大力量的衝擊,我們便看到了,被『震退』了好幾公尺的哈力。

不論力量還是巫師法杖,哈力便都不如佛地魔,而哈力原本,便希望藉著『苦

肉計』,製造出一些『死肉』,製造出一個『屍體』,讓佛地魔有種錯覺,他

才可以利用『現在』作出致命的一擊,對佛地魔的『生命力』狠狠的進行打擊,

但佛地魔便連智慧都不輸給他,逼的哈力只能正面的以全力作出攻擊,而跟著

佛地魔就也沒有把這一擊的實力低估,佛地魔便選擇了放出『未來』,以絕對

的擋住哈力這全力一擊。



當兩頭野獸作對戰時,是什麼決定了他們的勝利?!說穿了,就只是這兩

頭生物的力量已!誰的數字大,誰便是勝利者。而人類便顛覆了這個道理,許

多強絕的巫師,一生中碰到的敵人,便絕對不只下於他們的,更有些,甚至要

面對強出於自己甚多的強人,然而這些巫師,就憑著他們的智慧與堅定意志,

將戰局一一扭轉。然而,今天,哈力所面對的敵人,便不只在力量在他之上,

就連智慧也絕無可能在哈力之下。面對著眼前擁有絕對優勢的一頭野獸,哈力

又有什麼選擇來著?

「佛地魔,無疑的,你無論力量、智慧、戰意甚至兵器,都在我之上,然

而,我亦擁有一個『秘密武器』。」哈力,便在說著一些神秘的說話,也許,

他只是為了在佛地魔手下爭取些時間回復他的力量,也許,他就在組織著下一

波的進攻。

「哈力,你又再講著些無聊的話嗎?!你有些什麼只能讓我感到無釐頭的

『秘密兵器』,便不要婆媽囉唆的給我拿出來呀!」

「好,若你要看,我就給你好好看看你的屎眼和春袋吧!」而哈力,就『

消失』了!連點感覺與碎片都不留的消失!更在一秒後,哈力便出現在佛地魔

的背後,斬出『現在』夾帶著魔法擊力九萬九千的一擊!



「好的很呀哈力,這該是『現在』的『異能』了吧?!」在一旁觀戰的達

不臣不禁脫口而出。原來,『現在』之強,不只是因為可以把主人的魔法擊力

作出增幅與發揮,更可以做到一些『特異功能』。而『現在』便能夠使它的主

人,掌握住『空間』,任意的做著一些看來類似瞬間移動的事情,而不會被任

何強者所感覺到。



就在這絕對能一擊打爆佛地魔的頭即將接觸之時,哈力便感覺到一股奇怪

的『感覺』。一種令到他的『現在』無法痛快揮下去的『感覺』。

「哈力,你若以為憑你的『現在』便可對我做出傷害,就實在十分之『幼

稚』,十分之『小孩』!我的『未來』便也有『異能』呀!而只要我願意,我

有那『意識』,便可以讓你周圍的『時間』減慢,使你無法爽快的轟爆我。而

現在,你便給我試試看,『未來』是否比『現在』強吧!」佛地魔便在此刻快

速的回身揮杖,他相信,這杖便可以讓哈力斷成兩件!因為此刻哈力的動作在

『未來』之影響下,便是如此的X慢!

面對著這爆體之危,哈力又有什麼辦法來著?!只見這法杖一吋吋接近哈

力,而哈力偏也不做出任何反擊!因為,他就在等待著一個『機會』,一個『

未來』異能減弱的機會。

在『領悟』現在的同時,哈力亦對『未來』有了一些理解,因為這便是一

對兄弟般的杖。哈利他便明白,亦只有在『未來』即將接觸他身體的那一剎那,

『未來』的異能將會有所減低,哈力也才有著機會利用他『正常的』速度與反

應做出反擊。而『現在』,更被哈力給吸回體內,而直到『未來』與哈力的身

體,只有一公分的距離時,哈力便才做出『反應』,以極快的速度將『現在』

重新給『生』出來,擋住這破腹的致命一擊!

「哈力,你的意志與智慧便可以使你一再避過你爆體的命運,然而,這次

我便要將你給徹底『解決』!魔法擊力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十成霸氣『佛魔戰

紋』之『佛魔逆轉』~!他媽的給我出來去殺呀!」



碎!哈力便抵受不住這絕對要叫他山家剷的一擊!『現在』更被轟成碎片!

魔法擊力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的『佛魔逆轉』,便足夠將哈力擊倒,更可以讓

他敗得極難看極仆街。縱使這招『佛魔逆轉』只是佛魔共生訣中級的招式,只

是運用著佛地魔的怒氣來增幅出招的力量與速度,但這亦已是極惡非常,足夠

帶給哈力極大的傷害!

「哈力,我便不得不承認你是個極有天分的小子,只可惜你現在亦『型』

不起來,只能如此羞家如此仆街,而現在,便讓我執拾首尾的,把你『快樂』

的給我消失吧!」佛地魔便相信他已勝利了,在場所有的強人,便不相信哈力

可以再做出反擊。而所有支持信任著哈力的強人,便打算再第一時間去『打擾』

這戰,因為他們便知道,哈力一死,他們便是毫無勝算可言,而這其中,亦只

有達不臣一人看出哈力眼中,仍有著某種『感覺』,一種『我他媽的定會勝』

的『感覺』!

而便在所有的強者做出動作之前,哈力便緩緩的站起,他,更呼叫出了

他所有的『守護神』!

「爹、義父、媽、義兄、海叔、西椎兄、姬霓妹,我便要打擾你們的『

睡眠』了,現在,便請你們來幫我這個沒用可惡的賤人,把眼前這混漲傢伙

給毀滅吧!」隨著哈力的說話,他的身後便浮現了腦欲開發百分之八十的七

個守護神!這些人在身前,便比誰都要愛錫著哈力,所以,哈力『製造』出

的守護神,便採取著這些強人的形象,他便是要提醒著自己,有如此多的人

為他付出了生命,他媽的我哈力這條賤命怎能輕易把他給放棄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有趣的玩意兒呀亞爺,我便該感動的流淚嗎?!

哈哈哈哈~你他媽的叫出的這些守護神,便都是死在我手下的膿包,而你便

覺得,他們有機會勝過我佛地魔的七個守護神?!」隨著佛地魔的說話,他

的背後便浮現了七個強橫無匹的守護神----!而看來,腦欲開發百分之八十,

便該是這個時代強者的極限了吧。

「嘿,你佛地魔很巴閉嗎?!若你真他媽的很強,便好好靠近我來舔舔

我的春袋吧!」

「你他媽的還不明白嗎?!惹怒我,不過是死的更慘更難看已!我便給

你說更多又如何呀!」隨著佛地魔的說話,所有的守護神,便以跟主人完全

一樣的力量與速度做出攻擊!試問,這個世界上,有任何能阻止住魔法擊力

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X8的力量嗎?!

「是時候了,不想死的,便給我出來吧。」而哈力便說著奇怪的說話。

隨著這奇怪的說話,哈力前額的『閃電戰紋』,便彷彿被某種力量給『衝破』

了!就在這極短的一瞬間,哈力的氣勢便彷彿變的更加巨大,而哈力的身體,

更立刻被他以一種一般強者難及的速度,給完全的『治療痊癒』!

「好古惑的小子!」一股隱藏不住阻止不了的驚訝感覺便出現在佛地魔

心中,因為,他已明白哈力的『用意』,哈力便是要將自己逼入極端危險極

接近死亡的局面,使他的身體處在這種極限狀態下。而跟著,當哈力所有的

守護神接著對佛地魔這身前屠掉他們的做出一種『仇恨』的反應時,便使他

體內可以產生一股極大的抗拒力,將當年佛地魔下在他身上的『魔法天鎖』

給徹底清除!釋放那古怪的力量!這古怪力量雖然以我們現有的科技,還不

能夠解釋與分析,但我們能明白,這古怪力量多年來已隨著哈力不斷的變強,

甚至可能使他到達能與佛地魔匹敵的強!

就算是以佛地魔的智慧,他亦沒有感應到這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想法!



「嘿,佛地魔,你要我繼續說,那便讓我繼續同你說吧!I am 

breaking your fucking face!(我要打爆你

的xx面呀!)」而跟著,哈力便轟出了那『古怪力量』推動魔法擊力九萬

九千九百九十九X8十成仇恨閃電戰紋的『殺龍有悔』!

他便相信,縱使『現在』已碎,他仍可以憑著這世上最兇邪殺狠的狂招,

與佛地魔拼個夠本呀!







請看下期:永遠現‧破天界







作者手記:一個助手近日將要結婚,我亦準備好了一份禮金,準備向他討個

喜。而在典禮上,拍檔便同人話了一個令我感覺十分『不好笑』的『JOKE』,

他說:「亞斌佢既係愛搞機口既人,唔好識女仔呀。」在他看來這是一個無

傷大雅的笑話,但在我看來他便有意的去以狗仔踢爆事的語氣去說著這無根

據的話,我便很想當場的告訴他,我並不是不好去識女仔,但近來市場景氣

低落,讀者之口味十分難討好,我必須加意落力在每期的殺神篇上,否則跌

書的情況早叫拍檔破產!想不到拍檔不但不能體諒我的辛勞,更還說著這令

我感到十分心寒的話,也許我便該去識我的女仔,留下殺神篇給他去寫,讓

他嚐嚐跌書的滋味也好呀。不過殺神篇究竟是我愛錫的靚仔,我這老豆若讓

別人接手,便實在無法接受,唉,只得認真出書呀。

    全站熱搜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