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魔兵首



若說龍達‧貝傲是正義強者的組合,十大天神兵是正義強者中的強者,那麼十大魔神兵

,便是最強的邪惡強者的組合!曾讓龍達‧貝傲吃足苦頭的黑天使英古列猛、伊甸王等強者

,便都屬於這十大魔神兵的一員,而今天,更要出現那十大魔神兵之首,他到底會強橫到如

何地步?他的威能又是多麼的獨特?亞寶為戰馬殺已經分身乏術,龍達‧貝傲有任何強者能

戰的了他嗎?

沒有任何事物,能夠在黑洞裡生存,傳說這種自然現象,便是天為為要吞噬一切所製造

出來的,若真有強者,能夠以血肉之軀製造出黑洞?那他,便絕對是宇宙中最強的強者!而

今天,這個真正以黑洞為力量的強者,便將出現!



「口古月,這氣勁、這威勢....難道是他嗎?!」在戰場之上,一個強者『鄭樹』感到

了一股令到他十分討厭的味道,這味道的主人,正是殺害她兩位紅粉知己劉妮與溫蒂的兇手

呀!

話未完,所有在戰場上的強者便都感到一股前所未有,如同無上天神般的氣勢!所有的

宇宙時空,竟開始作不正常的收縮,這種前奏,所有的強者便都十分的清楚。那是個曾讓龍

達‧貝傲所有強者都嚐盡苦頭的惡夢!只一招!當初,他只發了一招,龍達‧貝傲的所有強

者便已死傷過半!

懼了!不只是龍達‧貝傲的強者,便連新自護軍的強者,所有的強者都忍不住的懼了!

有的強者像個滾地葫蘆般打滾害怕著,有的強者像那惡犬撲屎,只想逃離這塊地方!當然,

以十大天神兵的氣勢與力量,他們便是沒可能害怕的,然而,有個天神兵的眼中,卻露出了

害怕的表情!就因為他對這個強者絕對清楚,所以他非常明白這強者的力量到底有多恐怖

駭人!要與這強者戰,絕對是非常困難的!

終於,這讓整個宇宙為之震動的能量波停了下來,不知何時在這能量的中心,已豎立著

那如天神般的----新古藍索!



白河愁,是個謎一般的強者!他曾是龍達‧貝傲十大天神兵中的一員,就連亞寶、科華

特洛這種等級的強者,也未能看透他。他在某一天,突然就離開了龍達‧貝傲,成立了『十

大魔神兵』,他的座機『古藍索』也給他突破成『新古藍索』,他的突然突襲,更讓龍達‧

貝傲的強者死傷過半。他的目的到底為何?他的力量從何而來?都是個謎。雖然龍達‧貝傲

的強者都欲轟殺他而後快,但是他那如同死神般的力量,恐怖無比的氣勢,卻讓所有的強者

都望之卻步!

「咈咈,鄭樹,許久不見了呀。」白河愁,這個強者中的強者,難道他的出現竟真只是

為了要與相熟的強者鄭樹打個『招呼』嗎?

「你媽的叛徒狗賊,我恨不得食你的肉,將你生吞活剝呀!」鄭樹的眼中,雖有那掩蓋

不住的恐懼,但憤怒,卻能令他忘卻這些,在他眼前的,便是他一生最大的仇敵!

「叛徒?!收聲呀!你又知道了什麼?我只是為要讓這世界順著應該進行的方向而已!」

「放屁!那你現在出現在這,難道不是為了助馬殺一臂之力嗎!?你媽的說穿了,不過

是頭只知毀滅世界的魔鬼!若非你的陰濕,溫蒂怎會死呢!?」鄭樹越說越慷慨激昂,但他

雖怒,卻也不敢輕易出手,因他明白,還未到他出手的時候,他要等待新古藍索最弱的時候

,將其一舉轟殺!

「咈哈哈,我道你也是個正義之士,想不到你滿口仁義,說到底也是為了愛人的仇呀!



「為了愛人又如何?我們人,難道不能有情嗎!?你不也是為了劉妮,才要毀滅人類嗎

!?」

「口古月收聲收聲呀!你這狗嘴沒資格說她的名字呀!」一向有攸然氣度的白河愁臉上

,竟也罕有的露出了憤怒的神色!到底鄭樹、白河愁、劉妮、溫蒂這四人之間,曾經發生過

什麼樣的事情?他們之間的關係,又是怎樣?

每一個強者,當他怒了的時候,便能夠讓他發揮他所沒有的力量,但也有強者怒了的時

候,會因而疏忽的,而白河愁,便因他的怒而露出了罕有的破綻!這對鄭樹來說,正是他等

待已久的機會!他有絕對自信,憑他十大天神兵快絕第一的身法,絕對有機會利用這一瞬間

的破綻,將白河愁給轟殺的!

「『風神七訣』第一訣之『風捲殘雲』!」

快!快!快!

這世上,恐怕已無東西能比鄭樹更快啦!在便連一個強者都沒有辦法反應的十萬分之一

秒裡,正樹的『風神薩巴蘇達』已經出現在新古藍索之前!這『風捲殘雲』雖然只是『風神

七訣』的第一式,但卻是宇宙間最上乘高深的輕功身法!而這『風神七訣』入門第一式就是

輕功身法,由此就可明白,這『風神七訣』就是為要配合發揮『風神薩巴蘇達』的強橫武學

,以快制慢,先發制人!不讓對手有任何逃離的機會呀!只要覷到破綻,便要以最快的速度

連續狂轟敵人!

「口下..?!」饒管你白河愁是再強的強者,在這一瞬間的時間內,你又如何能反應過

來呢?你不動,鄭樹可不會不動呀!白河愁未及反應,只得眼睜睜硬食鄭樹殺招呀!

「『熱血』推動之『風神七訣』第五訣『鳳舞九天』!」鄭樹老實不客氣,閃到新古藍索

身後,就狠狠轟出了第五訣!這第五訣是先將自身氣勁完全打入敵人體內,再任其爆放狂射

出來,不但會造成敵人五臟六腑的傷害,更會燒灼敵人使其痛苦不堪!兼且鄭樹更加上了『

熱血』心法的效果,白河愁這次大嚄啦!

「咕啊~~」白河愁只覺腦後生風,中呀!這『鳳舞九天』的火勁沿他筋脈衝撞亂竄,只

痛的他是苦不堪言呀!更慘的是鳳武九天從他各方穴道一次過半震放出來,白河愁慘矣!

「桀桀桀桀,給我敗吧!你這魔頭!」托大的鄭樹只道白河愁被燒的呱呱怪叫,已經離

死不遠了,他卻不知道,他早已落在白河愁的『羊圈』裡了!

「鄭樹,我不得不承認,你竟能讓我『失態』成這樣,雖是靠著陰濕的偷襲,也已不俗

,不過你已讓我徹底的怒了,我原想保你一命,看你看到伙伴悽慘死狀時的表情,現在,我

便要將你徹底轟殺!」白河愁嘴上說話,他絕強無比的『新古藍索』機體表面,竟開始進行

起自我修復!這正是他『新古藍索』強絕天下的原因,只要未能徹底轟殺他與新古藍索,新

古藍索便會成長的更加強橫更加完美,而且更會找出敵方弱點將其轟殺!

「你少發夢了呀!裝神弄鬼!你若能抓的到我,便來抓呀!『加速』給我來呀!」鄭樹

雖然口硬,但心下也不敢殆慢,馬上使出他『風神薩巴蘇達』傲人的身法,更加上『加速』

的心法,原來這加速的心法將使強者的輕功身法變的非常之快,現在鄭樹的身法之快,絕對

是宇宙第一呀!但任鄭樹機關算盡,他還是逃不出白河愁新古藍索的手掌心呀!

「口下!?」鄭樹不敢相信他眼前所看到的事實,眼前的新古藍索明明是重鈍的魔神兵

,但卻跟的上他刁鑽輕巧的天神兵的速度!這應該是沒可能的呀!

「咈咈,鄭樹,我便告訴你吧,你剛剛便早已踏入我的『黑洞重力圈』啦!在這『黑洞

重力圈』裡面,你的力量只會剩那百分之一呀!現在你的命,便如在我羊圈中的一隻可憐小

羊呀,桀桀桀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來,這『黑洞重力圈』雖然同樣是借用黑洞力量

,但與剛巴斯達的黑洞不滅體卻是完全不同,黑洞不滅體是強者由黑洞鍛鍊突破成的氣勁所

完成的護身氣勁,雖可抵抗黑洞的力量,但這『黑洞重力圈』竟是由強者直接製造出能毀天

滅地的黑洞的力量!這比之剛巴斯達的黑洞不滅體,又不知高了幾班呀,光憑這一手,白河

愁他就絕對有資格坐穩十魔兵兵首的位子呀!

「我絕不會敗呀!『第六訣』....你竟陰我?」鄭樹雖然是想抖擻精神,使出更強橫的

招式,但是他已是再也沒有機會了!被這『黑洞重力圈』的氣勁侵入體內的強者,不但力量

暴減,體內氣勁更會不斷流失,未戰已敗,白河愁便連出手都不用,就已將鄭樹徹底轟敗呀

!白河愁與新古藍索便就是這麼的可怕,這麼的強橫,這麼的完美!

「桀桀桀桀,你在我的眼中,不過是條小毛蟲而已!你忘了嗎?若非我離開十大天神兵

,你又怎能從地神兵遞補為天神兵呀!你竟想殺你的『恩人』呀!」

「你媽的『恩人』!若非你,劉妮和溫蒂怎會死呢!?你想叫我求饒嗎?發夢!」鄭樹

雖是已經全身乏力,仍鼓足餘勁轟出一拳!

「哈哈哈哈哈哈,鄭樹你認真可憐的讓我想笑呀!這不知所謂的一拳對我新古藍索來說,

不過是隔靴搔癢呀!現在該到我了吧!你要為你的無禮付出代價呀!」新古藍索強橫的雙臂

隨意一揮,鄭樹的拳已斷!鄭樹只覺痛徹心肺,但這還未完,新古藍索扣住薩巴蘇達的咽喉

,手上催勁,似乎要將薩巴蘇達的脖子給活生生握斷毀滅!

「鄭樹你不會是如此的不濟吧?你不是要將我轟殺嗎?你不是要找我報劉妮和溫蒂之仇

嗎?你這程度莫說要與我戰,連替我擦靴都未夠呀!我現在不殺你,讓你再回去好好提升提

升好了。啐!」而新古藍索,竟真放開了薩巴蘇達!說到底,這一切對白河愁來說,也不過

是場遊戲而已呀!

屈辱!

這對鄭樹來說真是無以復加的屈辱呀!對手不但饒過他一命,還當著他的面啐痰!這令

他感到很怒很怒呀!一種從未曾有過的恥辱感,使他從未如此的想要力量過,就算要以命來

換他也願意,只要這賊老天能讓他轟殺面前的白河愁與新古藍索!

便在這時候,突然颳起了一陣風。

風!?為何這宇宙空間,竟會刮起風來呢?難道這便是薩巴蘇達要完全覺醒突破風神的

力量的前奏嗎?這一股不尋常的氣息集聚往風神薩巴蘇答,不就正是亞寶突破力量時的前兆

呀!到底,鄭樹將會突破出什麼樣的新力量?而他又到底能否對抗級數比他高出好幾十班的

新古藍索?白河愁此時出現到底用意何在?



「桀桀,帝王葛,我們三人不想占你便宜,便先告訴你吧,我們這『完美一招』結合了

我的戰意,隼人的招式,姆沙希的力量,當這三者完美融合,便會有你接也接不住的招式向

你轟去呀!」縱然恐龍殺人拳的氣勁已是近在咫尺,真三一萬能俠仍是不閃不避!這三人真

有如此信心嗎?

眼看這恐龍型氣勁已經要將真三一萬能俠吞噬時,他們終於出手了!真三一萬能俠強橫

身軀,正聚積著一巨大無比的圓形氣勁,散發七彩璀璨的靈光,看來神妙瑰麗,這恐龍型氣

勁未能近身,便如泥牛入海,被真三一萬能俠給吸納化解的涓滴不剩!

「桀桀,接招吧,『閃陽烈鑽破!』」龍得勢不饒人,以真三一萬能俠全身推動這球型

氣勁與吸納的恐龍殺人氣勁,殺向帝王葛!帝王葛發夢也估不到真三一萬能俠竟快到如斯地

步,便連反擊都不行,只能乖乖就死嗎?

「吼呀~~~~」奇事陡生!八德將軍竟以血肉之軀硬檔在真三一萬能俠面前!但這『閃陽

列鑽破』何其強橫?連帝王葛都未有信心挨下,更何況八德將軍呢?而八德將軍竟也不想卸

掉這力量,他竟讓這『閃陽列鑽破』在身上盡情絞磨鑽轟!

「大..人..為恐龍帝國....趁病要命呀....」這便是八德將軍在這世上最後所說的幾句

話,因為,他已被完全分解成原子,完全----灰飛湮滅了!

但這一阻,竟讓『閃陽烈鑽破』的氣勁也已消磨大半,真三一萬能俠面對這突來巨變,

還無力回氣,便得硬食帝王葛的恐龍殺人拳!八德的命,替帝王葛製造了寶貴的機會!

「八德將軍,我不會讓你的忠義白白犧牲的!天殺的真三一萬能俠,莫怪我趁你病癆你

命,吃我一記恐龍殺人拳『忠孝為國』吧!」什麼!?帝王葛,竟臨陣創出這恐龍殺人拳第

五式!可見他真的很怒呀!原來,八德將軍乃是帝王葛親自賜姓的恐龍帝國兩大天王之一,

因他願為恐龍帝國盡忠、盡孝、盡仁、盡愛、盡信、盡義、盡和、盡平,所以才得到這『八

德』的賜名呀,今天,他更為保護恐龍帝國,付出他的生命!而他利用死前忠義之意所推動

出的力量,竟硬生生擋住真三一萬能俠完美無缺的殺招!帝王葛又悲又怒,淚恨交加,才給

他突破到這『忠孝為國』!

那這三一萬能俠呢?殺招出手氣勁離體,正是他們最弱的時刻,中這『忠孝為國』,可

將非常非常慘呀!但事已至此,任誰也無可回天啦!帝王葛已用無敵戰艦的雙龍頭代作雙臂

轟出這恐怖的『忠孝為國』!

「左手為忠,右手作孝,忠孝立國,恐龍無敵!」帝王葛絕對有信心,這一擊,絕對要

叫真三一萬能俠五癆七傷!

天!這強橫雙龍頭,竟已貫穿了真三一萬能俠,已經----前入後出了!不論多強橫的強

者,被貫穿了胸膛,都是活不成了的呀!難道,真三一萬能俠便得死在帝王爾拳下?『完美

一招』當真是如此的不濟事?還是,真三一萬能俠這完美一招裡難道還藏著什麼秘密?!



「柯國隆,你的力量委實令我非常驚訝呀,但你忘了嗎?便是你這惡魔般的力量,害死你

那峱義兄的呀!」地獄博士深知這魔神力量第十級絕非他的等級所能擋住,所以陰濕險詐的他

便以言語擾亂柯國隆,希望能覷得柯國隆的破綻!

「口古月......你出招吧......」沒人知道,柯國隆到底在想些什麼,但是那帝皇鐵甲萬

能俠身上浮現的暗紅色氣息,竟當真停止湧出了。他突然停止提升,難道是為了向義兄贖罪嗎

?他要將自己的命給地獄博士去祭旗嗎?他當真就此放棄了嗎?

「桀桀,你給我敗呀,去地獄見你的義兄,做你們的窩囊兄弟啊!」地獄博士便在此時體

型忽然變的夠為巨大強橫,全身肌肉暴張筋脈交錯,變的比先前恐怖、陰狠、兇邪十倍不止!

原來,地獄博士能利用他的氣勁,突破成更強的身體『地獄大元帥』,但這招他視為『最後手

段』,不到必要時刻,絕不輕易使用,他明白,若此刻不能將柯國隆轟殺,那他絕對便只有--

--死亡一條路可走!所以,他才突破成『地獄大元帥』戰體,這秘密也才在龍達‧貝傲面前揭

盅。

只見地獄大元帥以全身勁力推動一拳,彷彿夾帶著地獄的氣息,招式之中竟彷彿隱含著腥

風血雨、魑魅魍魎、鬼哭神號,這『地獄大元帥』戰體果然強橫無比!這拳直打向帝皇鐵甲萬

能俠的胸膛,彷彿要將其開膛破肚,柯國隆竟不閃不避,他當真求死嗎?

然而,當地獄大元帥的拳勁觸到帝皇鐵甲萬能俠的瞬間,便如泥牛入海,彷彿化作無形!

更可怕的是,帝皇鐵甲萬能俠就如同地獄的火焰,地獄大元帥拳頭輕觸,便被燒灼殛熱的直呱

呱怪叫!

「地獄大元帥..你以地獄為名,但你真到過地獄嗎?早年,我為突破到這地獄力量,害死

了我的義兄柯建國,那時,我已死了!我已真正到過地獄!」什麼!?柯國隆已經死了?

原來,柯國隆早年強自修練這魔神力量,結果岔氣走火入魔,而為阻止他瘋狂殺戮的暴行

,他的義兄柯建國更為他所誤殺!當柯國隆醒來,只覺萬念俱灰,竟犯下如此天地不容的大罪

!他為贖罪,竟毫不猶豫的----自殺!

「義..義兄?這裡是地獄吧?我..我....」

「收聲呀你這衰仔!」柯建國怒容滿面,撲面就是一拳,柯建國猝不及防,他,只覺得這

拳很痛很痛呀!不只是身體的痛苦,他的心,更是痛的無以復加呀!

「你這蠢才!你若也來地獄,要由誰對抗地獄博士呢?現在,你就給我在這地獄好好修練

你那魔神力量,幹快突破這地獄吧!」柯建國的表情,便彷彿再說無怨無悔,他現在雖然已死

,但這時候,他卻仍然關心著地球的和平!這就是強者的命運,也是強者的驕傲!

「我明白了義兄!我定會在這地獄突破力量的,然後打破這地獄,重回人間保護地球和平

的呀!」

前事完

「我從地獄得來的劫火力量,現在便讓你好好『品嚐』一下呀!」到底柯國隆在地獄得到

了怎樣的力量?魔神力量與這來自地獄的力量,到底有何關係?地獄大元帥與柯國隆之戰,到

底誰勝誰負?



在戰場的中央,亞寶正散發著無可直視的皇者氣勢,因為,他已經完成突破了!他現在的

力量,已經遠超過新人類力量所能描述的境界,這是一個全新的力量層次,我們只能勉強用『

新新人類力量』來形容,這是人類的一個新境界,一個人類所不該達到的境界,一個連天,都

會怒的境界!

只見HIν高達的機體變的更加強橫,全身散發著高貴的銀色皇者之光,彷彿擁有在這宇宙

中,只有他一人能與新古藍索對抗的氣勢,相比之下,馬殺的霸念與殺意便彷彿被壓了下去!

「馬殺,真是『感謝』你呀,若非你的狂轟,我也得不到這『新新人類力量』,真是舒服

的很呀!」

「你他媽的亞寶少說廢話,我還未敗!我們再來戰過!」

「你不用再白費力氣了,在我『新新人類力量』的面前,你就如同我眼中的小螞蟻而已!

現在與你戰,便連點『樂趣』也沒有,就讓我,助你突破到那新力量吧!『新新人類力量』5%

推動『翼式感應炮』!」

「大言不慚!我倒要看你能去到什麼地步!『感應炮』!」馬殺不甘示弱,轟出了他目前

為止最顛峰、殺性最瘋狂的感應炮!


『翼式感應炮』火拼『感應炮』!!!!


但是,馬殺的感應炮,卻並未往亞寶殺去,因為,這些感應炮已經臣服於亞寶充滿著皇者

氣勢的翼式感應炮!只見亞寶的翼式感應炮,竟比前此的數量多了百倍不止,而且個個散放著

強橫的氣勢,完全封鎖了馬殺週身的一百零八個大穴,而在俗人眼裡所無法發現的萬分之一秒

裡,這些感應炮已開始無情的狂轟著馬殺!

在這恐怖的狂轟中,馬殺卻只痛不傷,因為亞寶此招只為助馬殺突破,而非為了轟殺他,

原來,亞寶竟是在刺激著馬殺的穴道!

「你給我滾呀!給我滾呀!我不要受你幫助!我不需你同情呀!」

「馬殺你真不知所謂呀,以你現在的力量,是萬萬沒可能讓我停下來的,你就去給我突破

到『新新人類力量』來阻止我吧!」說到底,馬殺現在的力量,是只能任亞寶『魚肉』的呀!

「天殺的亞寶,你現在讓我突破,我便會叫你付出代價的~~~~我保證你將會死的很慘很慘

!」話畢,馬殺的身體竟也開始冒放出氣勢攝人的赤紅氣勁!難道,馬殺也將突破到這新新人

類力量了嗎?天,當真允許人類擁有這強過人類極限的力量嗎?



天劫之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隱藏了什麼秘密?下期我們將為您揭曉這秘密。而鐵甲霸皇與

英古列猛之戰,又將是誰勝誰負?亞寶與馬殺之戰,又將去到什麼境地?鄭樹有否機會在新古

藍索魔爪之下殘存?還是他將憑那新突破的力量與新古藍索一決勝負?



請看下期:天劫之戰



讀者回函:

1.請問為何這幾期內容都沒有讀者回函?

a.你傻了的嗎?沒有讀者來信自然就不會有讀者回函呀!

(感謝讀者masayo來信)

2.請問科華特落是誰?

a.墨鏡版馬殺克瓦多羅。

    全站熱搜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