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如果你父親連本王七招都接不到,那妳又有什麼資格?」

「我現在當然不如我父親,但我想和殺王你打個賭。」

眼前這個強者就是殺父姦母的仇人,然而她的說話裡,沒有恐懼的顫抖、也沒有憤怒的激動,即使在這種情況下,她也能冷靜的面對,劍皇的女兒在臨敵對陣上便沒給劍皇丟臉,甚至比她的父親表現的更好。

「好,妳說來聽聽。」

也許這番話便又引出了殺神的興趣,一個揮手示意,他的手下已暫停那即將開始的一場血腥殺宴。

「我出七十招,只要這七十招內能逼退殺神王你一步,你便要放過這稱皇堡上下大小。」

「嘿,妳這稱皇堡大小生命早已全部在我掌中,妳又有什麼賭注可以和我對賭了?」

「…我拿我自己和你賭!若輸了,我便一世為奴,絕不自殺!」

「小妞,妳很對我胃口,至少比妳那懦弱父親與婊子母親有趣。現在,劍皇之女,妳就來試試看,能否在七十招內將我逼退吧!」

已受到不公平的條件限制,卻仍故意出言侮辱劍皇與劍皇夫人,殺神就是個喜歡激怒自己對手的人,因為到達他這種層級的強者,勝利已屬必然,戰鬥已沒有驚喜,但憤怒的人有時卻能迫發出比自己本身極限更強的力量與招式,而擊敗這種狀態的對手,才有驚喜,才有意思,所以他便愛去激怒他的對手。

「接招~~~~」

劍皇女兒一聲清嘯,已經使出了七年超能力量與劍皇傳授的劍法。

2.

從原始時代開始,人們就必須面對大自然的各種挑戰。

這些挑戰包括凶猛的野獸、天災的肆虐、疾病的傳播、壽命的窮盡。

人們發明了科學,利用科學去改造外在環境,使生活過得更方便,使人類的生命更加長久。然而這始終都侷限在利用科技與機械的力量。

直到數千年前,有一個天才的人誕生了。

在大自然,他發現了人們一直未能有效利用的神秘超自然能量,利用這能量,人類就可以做到一些以前被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單手去開山裂石,甚至飛翔在空中,還有壽命的大幅增加,都可以做到。

他更發現,這力量在人類的體內,可以藉由某些修行,使得力量變得更加強大,他還發明了計算這力量的方法。

不過現在強者的計算方法與當年並不相同。

修習這超自然力量的素質,大約等於人類平均值的強者,修練這力量一年所能達到的力量數值,被稱為『一年超能力量』,而以此類推,所有的強者的力量都可以用這方法計算。

資質不同,這超能力量的成長便有快有慢,只有十八歲的年紀,卻已經修習到超能力量七年,這個劍皇女兒資質之高可見一斑。

然而,不論她用上何種劍法,從什麼方位角度斬向殺神,殺神就是能聞風不動。

「妳很厲害呀,不過不管妳劍法如何精妙,連本王十五年超能力量的護身氣勁也不能砍破,更何況要逼退本王呢?六十招已過,劍皇之女,還有什麼玩意兒就通通拿出來吧!」

「那殺王你注意了,我『緣夢』真正厲害的要來了!『天皇』,過來!」

劍皇之女,緣夢,她的手一翻一帶,父親自殺後留下的佩劍『天皇』,已經飛到她的手中,最厲害的十招劍招,已經伴隨著她爆發出的十年超能殺上!

3.

「很好呀,很好呀。」

殺神,竟露出了笑容。

然而,九招已過,他的笑,是勝利的笑。

「真的很好呀,緣夢,妳的變招雖然不及妳父親巧妙,但妳對劍的領悟,就絕對不在他之下,有這種奴隸,本王以後在北方王城也不會無聊了。來,最後一招就砍向本王喉嚨吧!」

「………」

緣夢面色鐵青,六十九招已過,已用上最強力量與所有招式,仍不能砍破殺神的護身氣勁,力量實在相差太多,這最後一招,是發還是不發?還是不管發不發,結果都已注定?

「大小姐,這最後一招,讓我代妳發吧。」

這句話是從極遠處傳來的,然而聲音卻讓所有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說話的人是個年輕男子,年紀可能跟緣夢差不多,背後還背著一個小女孩。他的臉孔堅毅俊朗,器宇不凡,但現在他的雙眉之間卻隱隱透出一股殺氣。

「『天宇』,你別出來逞英雄!」

縱使這個天宇說要代為發招,緣夢卻只覺得大事不妙。

『天宇原本是個來路不明的孤兒,被父親所收養,後來變成了打理家裡事情的下人,他是個很溫柔的人,特別照顧我妹妹,兩個人感情很好;但從來沒學習過武術與超能力量的他,又有什麼能力代我發招了?』

然而這個天宇便沒管她說話,只一步步自顧自的往前走著,直走到緣夢面前,他已經因為憤怒與恐懼而失去理智了嗎?

「天宇哥,你別去呀,那人好壞的呀,他還殺了人了。」

說話的是天宇背著的小女孩,這女孩就是劍皇的次女,『真心』。今年只有六歲,為了某種原因,她穿著一件極大的長袍,將面孔都給遮住了。

「二小姐,我非去不可的…大小姐,請您照顧一下二小姐。」

天宇說罷,就將真心抱向緣夢,自己則走向了殺神。

「憑你?」

殺神腳下發力,一股十五年超能力量已向天宇衝去。

然而這力量並沒有如他想像般的造成效果,別說轟成碎片,天宇已經逕自走到他面前。

「好小子,本王竟然看漏了你了,你也絕對有那資格發那最後一招。現在,便來給我發招吧。」

雖然天宇身上沒有一絲強者的氣勢,但多年臨敵的經驗就叫殺神不可大意,順從直覺,他已經催運起四十年超能力量。

「前輩,你仔細看好,我那一拳要來了。」

天宇邊說話邊聚運起一股力量…而且竟是二十年超能力量!為什麼他竟然有這種程度的力量?他到底從哪邊學習來的?

4.

老先生,對不起,今天,我天宇沒有辦法遵守承諾了。

一直以來,我就按照著與您的約定,假裝著我不會武術,沒有任何力量。

就連剛剛劍皇大人被殺,夫人被侮辱,我也不敢使用這力量,因為您就說過,若我使用這力量,將造成我身邊的人的不幸。

但當這個殺神說出要殺死所有人時,我便再也不能忍耐了,若我不使用這力量,所有人也都要死,都要不幸,那我為何不使出來了?

若非緣夢小姐搶先說出口,我也是要向殺神挑戰的;不過現在,我即將要代緣夢小姐轟出這最後一拳。

只在晚上沒人注意時用您教我的法門修練這力量,說實在的,我現在也不知道我到底擁有多少力量了,我只知道和眼前的強者相比,我的力量絕對是遠遠不及的,但現在,已不是我思考的時候了,為了稱皇堡所有的活口,為了大小姐,為了主子的恩情,為了夫人,為了大小姐,我一定要轟出這一拳,不計較代價不考慮成敗的轟出這一拳

在招式上,您只教過我這一拳,在最後發招之前,讓我再回憶一下您當時的教導吧。

『小子,你是不是覺得出拳很簡單,我教這很無聊?』

是的,老先生,我當時的確這麼覺得。

『傻小子,這出拳,確實只是最簡單的招式罷了,然而所有武學的高深精微之處,都包含在這個動作裡了。不管是多麼厲害的強者,最後終究是講究這些基礎的。』

『你聽好,真正的出拳是一連串的動作:先觀察對方護身氣勁的弱點,再選定最適當最能發揮力量的角度,然後尋找對方最難以抵擋難以逃開的方位,接著凝聚全身的力量與殺意,最後以你最強最快的速度轟出!』

『這樣的發拳,才是真正的發拳。』

老先生,我沒有辦法一邊出拳一邊想著那麼多呀。

『你真是傻小子,沒人叫你想呀!你便不斷的每天給我去練習揮拳,有天當你需要時,感覺自然便會帶你領悟這道理的。』

『小子,我再教你一個訣竅。出拳時,想著你最喜歡的人、你最尊敬的人、你最憎恨的人,讓你的意志跟著他們一起發拳出來,這便成了。』

是的,老先生,我明白了,我現有的最強力量已在我身上出現,只等著我將它們發出,該是用意志與感覺去引領它們的時候了,緣夢小姐,請妳原諒我,我必須用想像妳這方法來加強我的力量。

5.

剩下的,便是出拳!

    全站熱搜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