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這塊地方有個名字,叫做稱皇堡。

歷代的城堡主人,都會被稱做劍皇。

這塊地方曾經是人間界上一個很有名的地方,歷代祖先中曾經出現過無數的強
者,歷代劍皇更絕對能稱上是當代前百大強者之一,附近的人們來這地方,搶
著做劍皇的徒弟、搶著做劍皇的人民、搶著做劍皇的奴隸。

只因為在這個紛亂了數千個年頭的世界,劍皇可以保護著他們的生命安全。

也有很多強者來到這個地方。

他們雖然理由都不大相同,但最後的目的都也一樣:向劍皇挑戰!

而他們大部分的命運,都是當場被殺死,只有少數敗者能逃脫。

久而久之,大地上的強者也給了這地方一些應有之尊重,絕不隨便侵入這地方。

然而今天,這個地方卻有一種不大一樣的氣氛,我們聽不到人民喧鬧的聲音,
我們只能感到一片死寂,就好像所有人都閉住了氣息一樣。

但在這片死寂中,我們隱隱約約可以聽到一個痛苦的叫聲。

一個女人的痛苦叫聲。

這個女人是現在的劍皇夫人,雖然已經年近四十,但在對超能力量的掌握之
下,看來大約才三十上下,風姿綽約。她全身赤裸,正躺在劍皇壇上。

這個劍皇壇建在土丘上,長寬皆有三丈,是歷代劍皇祭祀祖先的地方;壇前
是一個巨石鋪成的廣場,是歷代劍皇與強者交手之地。

劍皇壇曾經是稱皇堡最神聖的地方。

但今天卻不是了。

有個男人,正壓在劍皇夫人的身上,並且將他最原始的慾望,發洩在劍皇夫
人的身上,讓這個稱皇堡所有人民最敬重的女人,不斷的發出痛苦的聲音。

而被他的部下強押到壇前廣場的稱皇堡上下大下所有人民,就被逼的觀賞眼
前這場活春宮。

其中甚至也包括了剛被他殺敗的現任劍皇。

這個強者當然就是帶給稱皇堡這片死寂的人。

2.

他不是個特別喜歡造愛的人,在他的宮殿裡,女人是很少出現的;而他更絕
對不會是個喜歡在眾人面前與女人歡好的變態。

但他是個喜歡強姦的人,特別是在丈夫面前強姦他的妻子。

現在,他要在現任劍皇的面前,污辱他的妻子,而且他要他所有的人民都看
到這一幕,他要他所有人民的耳朵都能聽到他妻子痛苦的哭喊聲。

因為他知道,對一個男人來說,姦殺他妻子要比殺死他妻子還更難以忍耐,
但是在他的人民部下面前強姦他妻子,將比姦殺他妻子更難以忍耐。

而跟著,他要在劍皇妻子的體內盡情發洩出精華,並且帶領所有的部下揚長
而去。

他就是要劍皇憤怒,並且憎恨他。

這種憎恨他也曾嘗過,他知道這種憎恨將使人很快的變強,而縱使這種變強
是有極限的也好;他知道,這憎恨絕對能帶給人一種殺意,一種無法抵擋的
殺意,一種人生最顛峰的殺意。

當劍皇下次再度出現在他面前時,就會帶著那種可怕的滔天殺意來挑戰他,
而在那個時候,劍皇才真正有被他擊殺的價值。

現在的劍皇只是個一般的強者,但當有天劍皇成為誓言要殺死他,眼中只存
有殺意的復仇者時,劍皇的血肉與生命將擁有那資格。

足以替他的愛刀開鋒的資格。

3.

「哈哈哈哈哈哈~」他大笑了起來。

在劍皇夫人身上搞的事情已完事了,此處已沒有值得停留的事物,現在勝利
者該離開了。

「劍皇,我『殺神』等你來找我報仇,可別讓本王失望了,哈哈哈哈哈哈
哈~」

殺神,是人間界三個最有權勢的霸王之一,據說他年輕時獲得一把兇邪狠利
的瘋狂之刀:七殺;靠著七殺,他親手殺死自己的父親、師父、與最好朋友,
成就自己的霸業。然而成霸之後,他卻沒有再使用過他的愛刀七殺,只以他
的絕學:斷魂七殺,就將所有與他作對的強者殺死。

他行事作風神秘,一向不主動去侵略其他強者的地盤,只待在自己的北方王
城,今天卻為了一個很少人知道的原因,帶領部下前來攻擊稱皇堡。將歷代
劍皇墳墓燒毀後,他還覺得意猶未盡的強姦了劍皇夫人。

「他媽的你給我站住呀~」

劍皇發自內心的喊叫出來!雙腳被殺神重創,劍皇現在就只能跪坐在地上,
但他就感覺到憤怒,十分之憤怒,這憤怒叫他一定要瘋狂的嚎叫出來才行!

「一個七招以內已被我敗下的人,有資格叫本王站住嗎?」

殺神依然頭也不回的離去,對他來說,現在的劍皇就沒有資格要他回頭。

「他媽的,我跟你拼了呀!」

縱使剛剛才被重創,劍皇仍可催起十年超能力量,雙手撐地,身體已騰空而
起,更可怕的是,他的雙手已帶動起無匹劍氣,純以劍氣的精純鋒銳來說,
比之先前佩劍在手時的劍皇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殺神終於回頭了。

而且他的臉上竟帶著笑意。

這就對了。劍皇的力量變得越強越好,劍皇的殺意變得越強越好,這也不枉
費他特別率領大軍來這稱皇堡一趟。不過現在的劍皇還不是一生中最強的時
刻,劍皇的殺意也還沒到達可令他滿意的程度,還不是劍皇死在他手下的時
刻。

殺神聚運起二十五年超能,打算狠狠殺敗劍皇。他有信心,這二十五年超能
力量配上他的斷魂七殺,就絕對可以壓過劍皇的搏命招式。

「什麼?!」

然而在下一刻,連殺神也感到驚訝了。

是什麼可以叫他驚訝?一個人間界最強三人之一的強者,竟然也要驚訝,劍皇
到底用上了什麼招式?

4.

「我劍皇可以敗,可以死,但我不能被侮辱呀!」

隨著這句說話,劍皇竟將雙手帶引的劍氣盡數插入自己的胸膛!劍氣前進後
出,將劍皇體內的內臟筋骨破壞殆盡,一瞬間,便爆體而死。

他的血肉噴灑在廣場上,成為歷代劍皇在這個廣場最後留下的一點痕跡。

冷風吹過,彷彿在哀嘆劍皇這名號,只能存續到今天為止了。

稱皇堡的所有人民,在此刻真正感覺到絕望。他們一直相信可以保護他們的
劍皇,在極短時間內被打敗,現在更被逼得自殺,連屍骨亦不完全,接下來,
還有誰可以保護他們了?他們的命運又會如何呢?

「他媽的!」

這刻,換殺神感覺到憤怒了。

『他媽的蠢才,這哪算什麼強者?這和路邊受辱便要拼命的小混混有什麼不
同?他媽的,既然是一個強者,要死便該轟烈戰死,或便該去苦練個十年,
然後帶著最強的決心、最後的領悟、最大的殺意,來試著將我殺死呀!』

『現在這是什麼來著?他媽的這一切只是一場鬧劇嗎?』

「過來,星象師。」

殺神話才出口,就有一種力量將他的一個部下帶引過來。

「大王饒命呀!」

「他媽的,你說這劍皇日後將成為足以替七殺開鋒的強者,現在他卻已經死
了。你說本王怎麼能不罰你了?但你若能挨的住這一掌,我便饒你不死。」

話罷,夾帶二十年超能力量的一掌已揮出,可憐的星象師,連五年功力都還
不到,殺神巨掌一出,自然只能爆為一團血肉了!

「他媽的無聊至極浪費時間,這些人再沒價值了,死前要怎麼玩隨便,反正
所有人都給本王殺了。」

在憤怒之後,殺神只感到極度的失望,七殺的七個血字,他只染紅了其中三
個,到底什麼時候才有夠格的強者要來給他殺的了?而這批人民如果不能帶
給他驚喜,就全部都死了吧。

隨著這句話,稱皇堡即將陷入一種恐怖的狀態,所有人只能瘋狂的逃命,但
他們終將逃不過殺神部下的追殺,女人將被撕破衣服強佔,之後被殺死,男
人在死前被逼迫幹著一些醜惡的事情,然後被各種新奇的方法殺死,而有些
不喜歡麻煩的部下,更已使用最簡單最直接的方法開始屠殺起最近的人民。

「等一等!」

這聲音是個女聲。

一個在女性嬌柔之中又帶著堅毅的聲音。

這個女性大約十八上下,有一張美麗的面孔、有一副窈窕的軀體,但是表情
柔中帶剛,更隱隱散發一種強者才有的豪傑之氣。

在眾多被強押跪著的人民中,這個女人一人站了起來,昂然挺立著。

這是多麼偉大的一種勇氣!

「那妳又有什麼資格叫住手了?」

「就憑我是劍皇的女兒!」



    全站熱搜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