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用成語來形容的話,我現在的處境,就是所謂的插翅難飛、四面楚歌了吧。
這也不是第一次我陷入這種絕望的處境了,就像水手要面對大海的無常與無情,商人要面對行商路途的艱險困難一樣,像這種被追殺的情況,大概就是我時常必須面對的「職業風險」吧。
我從事的是一個常常需要跑給人家追的工作。
我也不喜歡被人家追在後面跑,可是情況常常自然而然的就演變成這樣。
我四周沙漠的包圍圈大概有數百名的敵人:強盜、戈布林,甚至還混雜了魔法師要抓我們,這個強盜團派出的陣仗也實在太大了點。
不過如果只是這樣,我也許還可以想個什麼辦法脫逃,畢竟我的職業要求就是逃跑得好逃跑得快;糟糕的是,我現在得保護一個昏倒在我背上,充滿異國風味的美少女。
更糟糕的是,我的眼前是一隻巨大的、大概有兩個成年人高的魔獸。如果書上關於這種魔獸的介紹都是真的,那牠身上披著的厚重甲殼,可以輕易彈開我手上的武器,而只要我動作慢上一些,牠那閃耀著兇惡光芒的尾端就會將劇毒注入我體內。
要是被牠捅了那麼一下之後,就真的一了百了也好,問題是牠的毒液在讓你身體酥麻劇痛之餘,居然不會奪走你的意識,甚至在數天內你也不會死,只是不能動而已。接下來你的意識所剩的任務只有兩件事,一個是用來感受牠怎麼樣把你肢解後吃掉,另一個是被牠抓回巢穴裡的食物儲藏處,然後用來擔心牠什麼時候來把你肢解吃掉。
通常在這種沙漠裡,這種魔獸是很難看見的,自從三千年前人類與魔界勢力的大戰,人類將魔界勢力徹底擊敗獲得最後勝利後,這類魔獸都躲藏在人類腳步難以接觸的地方,今天這隻魔獸卻跑來逛大街。而且周圍明明有這麼多活蹦亂跳的食物,這隻魔獸卻執拗的追殺我們,擺明了目標沒有別人只有我們。聽到這兩點你應該也明白了吧?絕對是有魔法師躲在後面用法力在控制牠的,不過以我現在的實力,恐怕很難殺出去找到這位操縱的老兄。
早知道進行這趟旅行前,就該多找點幫手的。
如果剛好附近有個很有閒情逸致的吟遊詩人路過,我可能會成為他詩篇中的主角,被歌頌為「單獨面對兇惡強盜團與危險魔獸,拯救異國美少女危機的神秘英雄」,不過我現在一點也都不想被這樣形容。
你可能會想知道,為什麼我會在沙漠中被人追殺?我做了什麼讓我非得面對這種處境不可?其實這一切並沒有多複雜,但我得從兩個月前說起……
2
我的名字叫做奎斯特。
很多人會把我當作盜賊、小偷一類的人物。
我的職業和他們那一行的確是有些共同點,託這些共同點的福,我有時會偽裝成盜賊,而從他們盜賊工會得到不少有用的情報;不過我的職業和他們那行,也有兩個很大的差別。第一點,我並不會去追求單純的財富,例如黃金、珠寶、金錢,這些東西都是盜賊追求的高價物品,但對我來說意義都是不大的。
但是當這些東西擁有一些特別的意義的時候,我就很有興趣了。被下過詛咒的黃金飾品,在我眼中比成堆的金塊有價值多了;有魔法師施法庇佑過的寶石戒指,在我眼中比成串的珠寶項鍊有價值多了。
我所追求的難見的珍貴寶藏,它們在拍賣場都不見得可以賣到非常令人滿意的高價,可是世界上總是會有些識貨的人,發現它們所擁有的無上價值。
舉些例子來說吧,我有個好朋友是搞考古的,你只要能弄來一只第一帝國時代的花瓶給他,他大概就可以把他的家產全都給你吧;上次我才剛賣給魔法師工會一酒杯量的火龍遺,你猜我賣了多少價?我賣了一百個帝國金幣!夠我在帝國最高級的旅店住上一個月了!(我想你可能不知道什麼是火龍遺吧,他們魔法師總是喜歡耍神秘,用些平常人不大懂的詞兒,講白話點,火龍遺就是火龍的排泄物啦,其實火龍是種生活習慣很好的古代生物,牠們只在牠們的巢穴排泄,而且火龍很喜歡用噴火的方式清潔他們的巢穴,所以火龍遺是很難找到的。所謂物以稀為貴,也許你不相信,不過在所有火龍的周邊商品中,不管什麼火龍爪火龍牙火龍皮火龍肉火龍珠火龍眼,通通都比不上火龍遺的價值,這可是魔法師之間的共識。)
而且我收集、尋找這些珍寶,並不是希望能賺到大錢的,我只是相信這些珍寶對人類全體來說,都是非常珍貴的共有財產,應該有人彰顯珍寶的價值,保護珍寶的存在。
我跟他們盜賊的第二個差異,是手段的不同。
他們畢竟是盜賊,所以在工作的時候,常常得用上一些不遵守帝國法的手段,講白點,就是偷和搶。剛入行的小偷會闖空門,厲害點的盜賊就會想辦法潛伏進目標家去偷,高級的大盜則會通力合作去偷富有的貴族或商人;有時候偷的不得法被抓到了,不得以也會有戰鬥的時候,甚至有些傢伙就是喜歡戰鬥,所以乾脆不用偷的,就用搶的啦。(這已經變成所謂的強盜了)我還聽過有些人乾脆到人家家裡面,把人給整個「偷走」,再來要贖金的。(這已經變成所謂的擄人啦)
我當然不敢說我這個人是很守法的,偶爾我也會用上一些不合法的手段,例如開個貴族家的保險箱鎖,去向他借個藏寶圖之類的,不過我可是都有盡量減低他們所受到的損害喔;而且我最喜歡尋找的,不是已經在人類手上的珍寶,我最喜歡去各大遺跡、魔物巢穴、古代建築、地下洞穴,這種地方雖然風險高,可是找到難見的珍寶的機會,可比大商人家的保險箱高多了;盜賊有時也會接受冒險者的委託協助進行探索,不過和我這個常常在進行探索冒險的人相比,他們只是偶爾來打個工的而已。
總之,因為追求的價值不同,因為獲得獵物的手段不同,所以我的職業和盜賊是不同的。在現在的最新版帝國字典上,我的職業最接近珍寶獵人這個詞。
最新版帝國字典其實有個很饒舌的名字,《第五神聖帝國神聖大帝力傲二世以神之名敬纂:神聖帝國境內所有事物字詞大字典全版》,不過珍寶獵人這個詞兒就只有幾句話形容:遊走各地的旅人,人數極少,行為與小偷相似,尋找遺跡迷宮的高價寶物。
嗯,字數比書名還短的介紹,而且有些錯誤,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大家好像都會把珍寶獵人和盜賊視作一類的人物?明明就差很多呀…。也因此我吃了不少次苦頭,每當我說出我是珍寶獵人的時候,大概五成以上的保安軍都會毫不猶豫的把我當成盜賊來追捕,奇怪,連我犯的罪都不知道就來抓,真是太莫名其妙了。其實我也曾想過,在自我介紹時要不要找個別的職稱來用,免得每次都造成不必要的誤會,一進城就被人家誤會我是來搗亂秩序的,可惜除了珍寶獵人這名字外,好像也沒什麼更好的了。
聽了一些關於珍寶獵人的介紹,你可能會以為我很容易賺錢吧,隨便賣個路邊撿到的龍大便,就可以賺到一百帝國金幣。但是我必須告訴你,其實我的生活是很清苦的,因為我幾乎一天到晚都在世界各處旅行,我賺到的錢往往很快的就會變成旅費,或者變成探險的必要花費,很快的就被我花完,我還常常睡在曠野裡面,吃我自己採到的野菜野菇呢。
去遺跡迷宮探險探險就能一獲千金?你搞錯了,那更不是人幹的!有名親切的迷宮遺跡,早就被前人探索的差不多了,沒什麼人去過的又是危險度非常高,很難找到一起去探險的伙伴,而且誰也不能保證一定可以找到有價值的珍寶,做白工也是常有的事情。
而且更糟的是,要探險常會有很多意料之外的風險。先從組隊開始講起吧,你是不是以為只要組隊合作的價錢談妥就一切OK可以出發了?不不不,你太小看人類的複雜度了,有時候呀,會有一些黑心的假冒險者把你騙到荒野去,再把你全身上下連錢帶裝備整個都剝掉,通常這類的騙徒會不斷的更換酒店作為根據地,他們的一貫手法就是假裝隊伍已經組好了,只要再等到一個冒險者就可以額滿出發,而且對於他們要探險的地區已經調查的相當清楚,保證收入不錯又沒什麼危險,他們會尋找落單而且又看起來不是很強的冒險者,主動問他要不要加入,如果這個冒險者著了他們的道加入了他們的隊伍,等到一到荒野,就會變成等著他們宰割的肥羊了。其他像是在迷宮裡面為了搶珍寶而大打出手,走到一半因為價錢談不攏拆夥之類的,都是家常便飯。還有像是遺跡裡面的陷阱魔物怪獸,那更是遺跡探險必然要面對的職業風險,我也不用再特別介紹了。
像這種居無定所、收入不穩固、隨時都有生命風險的職業,有時實在是不好幹呀,你可能會問我,既然知道不好幹,為什麼不去找個比較穩固的職業呢?其實,我是有我不得不幹下去的原因的,在人數極少的珍寶獵人中,我算是其中一個特例般的存在,你慢慢聽我把故事講下去,你就會明白了。
3
我正在一個沙漠中行走。
這個沙漠屬於一塊名為「永遠沈默之地」的一部份地方。永遠沈默之地是當地人的稱呼法,據說神造出這個世界的時候,這一塊地方就已經是這樣,對所有生命都絕不寬容、絕不接納,這裡不會聽到孩子的笑語、鳥獸的吼鳴,甚至連魔獸的嘶叫都難以聽到。而在沙漠區中央處,傳說有塊名為「死亡沙漠」的地方,據說連任何一點小生物或耐旱植物的跡象都沒有,完全的絕跡,完全的沈默,直到永遠,所以這塊土地就被稱為永遠沈默之地了。
我現在所行走的沙漠,是屬於比較外圍的部分,多少有點生命的跡象,偶爾可以看到小動物活動的跡象、留下的足痕,可是觸目所及,完全沒有牠們的影子,連土著與綠洲都沒碰著半個,眼中始終都是一望無際的沙丘、還有偶爾穿插點綴在其中的岩塊。這情況已經三天了,這幾天能聽到的聲音就是耳邊呼嘯的風聲,還有底下駝獸的呼吸聲。
沙漠是個很麻煩的地方,白天非常之熱,但你絕對不能脫掉你的斗蓬,因為只要一兩個小時,沙漠的陽光就可以奪取你體內的水分,曬傷你的皮膚,讓你變成還有意識的人乾,而且你還必須用斗蓬保護好你的口鼻,要不然不時吹來的風沙會讓你連呼吸都痛苦;可是偏偏到了晚上,沙漠又會變的非常寒冷,甚至讓你有一種錯覺,其實你白天經歷的乾熱都只是一個白日夢而已,現在所處的極寒才是事實,我通常在晚上都會找一個沙丘的背風面休息,因為如果不是如此的話,我恐怕會在早上醒來時會發現我已經連人帶行李的都被沙子給埋住了。
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在這麼樣生存艱困的地方,還是會有人類生存著,他們為什麼要堅持在這樣的地方生活?是什麼樣的堅強與智慧可以讓土著們在這裡一代又一代的生存下來?假如沙漠這種惡劣的環境是神給人類的考驗,那這些土著是為了表示對神的崇信而堅持嗎?還是只是單純的支撐下去而不願意輕易向大自然認輸而已?
不過無論如何,我已經有點後悔選擇了這條近路。
之前我也說過,事情得從兩個月前開始講起。
那天,我收到了一封信。
寄信人是馬薩老爺爺,他是以前我因為某個事件認識的。
「吾已久病未癒,料想吾之生命,將奉還於天。奈何尚有一事,無法放下。願吾友速來。」這就是那封信的重點。
我隱約可以猜到馬薩老爺爺找我要做什麼,那的確是我特別的才能,只有我才可以做到的事情,所以在接到這封信的委託之後,我就立刻往西方大陸出發。
當時我在帝國境內旅行中,第五神聖帝國的領土幾乎包括整個遠西大陸,所以我得先去米那魅城搭船,之後再轉坐駝獸往南方穿越大約一百五十帝國里的沙漠,才能到達馬薩老爺爺現在住的村落。
我想你也可以猜到我為什麼要選擇近路,那封信交到我手上,已經是兩個月以前的事了,那馬薩老爺爺寫那封信給我的時間,可能已經是半年前了,如果他病情真的這麼嚴重,撐上半年已經很了不起了,我只有以最快的速度趕過去。所以,我才會捨棄一般沙漠隊商經常在走的路線,而選擇最沒有人煙但是也最短的一條路線。
酒店的老闆跟我說,我有可能在路上看到這沙漠中的土著,我可以拿東西去跟他們交換點水或食物,不過看來我運氣並不好,我的水袋已經見底了,卻還沒有在路上碰到半個人。
我不會真的在這個沙漠中迷路了吧?我對自己的方向感還有點自信呢。(方向感不好的很難來從事我這一行的)
4
現在我確定是這個方向沒錯了。因為我遠遠的看到一道飄起的濃煙。
這就代表附近是有人煙的,那裡應該就是我這趟旅程的終點——武器村。
不過越靠近,我越覺得不對勁。
這濃煙未免太粗太黑了,不像是升火煮飯的炊煙、也不像是用來傳遞訊息的狼煙、更不像是火化屍體的灰煙,倒比較像是火災之後的濃煙。我實在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所以雖然我的駝獸已經辛苦了十幾天了,我還是毫不猶豫的催促牠加快前進的速度。
隨著距離濃煙升起的地點越近,我的不好預感就彷彿越來越真實。村落的輪廓由模糊而清楚,遠遠看來像是一塊麵包,上面插著幾根細小的竹籤,近看才發覺,那幾根竹籤其實是煙囪。這裡會被稱為武器村,就是因為這裡是西方大陸有名的武器出產地,有許多有名的武器工匠都集中在這裡。你可能會問,為什麼他們都要選擇在這種沙漠邊緣鳥不生蛋的地方開店呢?我聽說,這附近有巨大的金屬礦脈正在開採,可以供給大量的鋼鐵做材料,而且可以找到品質非常好的特殊金屬,所以可以煉製出非常強力的武器,所以西方大陸的武器工匠們紛紛聚集到這個地方了,久而久之,人們乾脆就把這裡叫做武器村了。
「大叔,怎麼回事?」我現在已經確定了,我剛剛所看到的煙柱,應該是什麼地方發生了火災,被撲滅之後餘燼所產生的黑煙。
「喔,可憐的老馬撒喔,強盜團衝了進來,把老馬薩給抓走了…」
「大叔謝謝你!」不得了,這次的委託人居然被抓走了!無論什麼也好,我總是需要一些線索吧,所以我立刻騎著駝獸衝向煙柱的底部。
「爺爺!」我的眼前是已經燃燒的差不多,只剩下黑色樑柱的房屋殘骸,以及正在哭叫的少女。
我可是好不容易來了,你可別死呀!老爺爺。
5
「妳沒事了吧?」
我和少女正坐在村中的酒店裡。
剛剛費了我一番唇舌,再加上老爺爺先前寫給我的信,我終於說服了她:我也是來找馬薩老爺爺的,我願意幫助她,我們先找個地方弄清楚整件事情吧。
這裡的話我講的很彆腳,幸好這個少女也會講些帝國語,雖然我們都有些口音,但是至少彼此都還能溝通意思。
少女的名字叫做卡潔,她有一頭烏黑的長髮,閃亮烏溜的細眼,還有健康充滿彈性的淺褐色肌膚,再加上她穿著沙漠民族常穿的針織袍,使她看起來像極了一個土生土長沙漠民族的人。不過她的五官小巧而精緻,和一般沙漠民族的深刻輪廓不同,這使我相信她應該是馬薩老爺爺的孫女,因為馬薩老爺爺也是來自東方民族。
「我沒問題了。」卡潔深吸一口氣後,給了我肯定的答案。不過她的眼角還可以看的到一點點流過眼淚的痕跡,她的說話語氣雖然已經很平穩了,可是還是有點故作堅強的逞能,配上她微皺的小嘴,晶亮的細眼,更惹人憐愛。
「那我們來整理一下情況吧,卡潔小姐。妳說妳出村莊去想選購礦石,後來沒買到想要的,回來時就看見家裡被燒了,而妳爺爺被他們綁架了是吧?」
「是呀,我還沒完全學到爺爺的鑄劍技術,所以常出村幫他跑腿選購礦石,沒想到居然會這樣…他們一定是故意選在這時間的!」卡潔說的這麼斬釘截鐵,看來是誰綁架了她爺爺,她應該是心裡有譜了。
「他們?妳知道是誰嗎?」
「當然是那群人了,鬣狗強盜團!」
「這強盜團是一群怎樣的傢伙?」
「他們是由一群逃兵、邪惡魔法師、哥布林組成的邪惡強盜們,這個沙漠行徑最囂張的強盜團就是他們,軍隊也曾經來這裡掃蕩過他們,可是每次要捕捉他們時,他們都躲到沙漠深處的巢穴去,等軍隊回去了他們又再出來作怪。」
「不幸中的大幸是,妳沒有跟著馬薩老爺爺一起被抓…」
「不!要是我在的話,他們才不敢來咧!」我沒想到她的反應居然是自責,看來她對自己的劍術蠻有信心的。
「卡潔小姐,那妳知道,他們抓走妳爺爺的目的是什麼嗎?」
「他們一定是為了我爺爺親手鑄造的最後一把武器…」
「最後一把武器?」
「……」卡潔突然不說話了。不過被她用這種懷疑的眼光一看,誰都知道她在想什麼的。為什麼大家總是誤會珍寶獵人是貪婪的哥布林、居心不良的犯罪者之流呢?我可是為了保護人類共同遺產而奮戰不懈耶。唉,也只有再解釋一次了。
「卡潔小姐,讓我解釋一下,我確實是個珍寶獵人沒錯,但是我這次來並不是為了妳爺爺鑄造的武器,我來是因為要替他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
「卡潔小姐,我很小的時候就認識馬薩老爺爺了。那時候,他才剛到達遠西大陸。他那時候就已經是個很有名的武器鑄造師了喔,他甚至放棄原本國家的豐厚收入,選擇長途跋涉去遠西大陸,妳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來這裡以前的事,爺爺都不太跟我說…」我感覺到她的眼睛散發出好奇的光芒了,我想如果我跟她講些以前的老爺爺的事,她大概對我比較不會那麼有戒心吧。
「為了尋找更好的武器鑄造材料呀。我想這裡應該也是有什麼特殊的材料,才吸引老爺爺搬家過來的吧?而且,大概也和這次的事有些什麼關連吧?」
「…你說對了…你坐駝獸進村的時候,應該有看到村前有一個很大的水池吧?」
「…對,沒錯。」我確實有在村前看到一個水池,這水池其實也算不小了,甚至比我途中經過的綠洲的水池都大上不少,不過那水池的形狀圓得太完美了…感覺像是人工挖掘出來的。感覺上像是特別挖掘出來用來在雨季時儲水的。
「聽說,那個池子在古代是沒有的。但是有天,天上掉下來了一塊神秘的石頭,才造成了一個大坑,之後一直不斷的積水,就形成了今天這個大池子…」
「天賜之鋼…」我不禁喃喃而出這幾個字。
伴隨著火焰與轟然巨響,由天上落下的神秘之石。神秘之石所落下之處,必定會產生強大的爆炸與坑洞。帝國的國教聖西理斯教,視為上天的譴責,發生了這種事情的村莊,附近一定有兇惡的犯罪者或者背棄宗教之人;異教徒則視為天啟,常會在附近建造祠堂;但是對於一個畢生追求鑄造之道極致所在的武器鑄造師,像馬薩老爺爺這樣的人來說,這種材料卻是畢生追求的夢想。
神秘之石落下後,還會保持非常高的溫度,所以很自然的造成鎔鑄現象,當溫度降低後,就會形成鑄造師們口耳相傳的所謂天賜之鋼。有時連鑄造師自己也分不清楚到底包含了哪幾種金屬的成分,以多少比例混合而成,所以每塊天賜之鋼都是獨一無二的。不論如何,鑄造師幾乎都一致認為,不管是哪塊天賜之鋼,都包含了人間所沒有的,原本屬於神界的金屬,它們落到下界,對神聖的金屬來說可以說是一種蒙塵墜凡的悲慘境遇,可是如果人類以誠摯的心意將它們鑄造成武器,讓它們重現光芒,它們就會發揮出神秘的力量,賜給使用者凡俗武器所難以達到的境界。許多神話傳說中的英雄的武器,據說都是由天賜之鋼所打造成的。
「沒錯,我爺爺到這裡時,這附近還只有幾戶人家,他偷偷雇人潛進池子裡挖出了那塊天賜之鋼,並且試著打造武器…」
「接下來的我大概猜的出來,因為他用天賜之鋼打造出的武器威力非常的強大,所以這裡突然變的非常有名,而且這裡鑄鍊武器的條件不錯,所以很多武器工匠都聞風而來,也有人來這這裡想學習老爺爺的鑄造技術…」
「是的,那把刀現在已經獻給了大帝了,不過爺爺他總是說,那把刀會強,只是因為天賜之鋼的神秘力量而已,與他的鑄造技術無關,他要將畢生所有的技術,全部發揮在第二把武器上。」
「也就是說,這第二把用天賜之鋼打造的武器,也就是妳爺爺最後的作品,鬣狗那群混蛋傢伙覬覦的東西了?」
「是的,爺爺最後的作品,天星劍。」
65
我又在沙漠中了。
幹我們這行的,有時候是很難休息的,就是不斷的在旅行、旅行、旅行。
不過這次我多了個旅伴,卡潔小姐。
我正在追蹤鬣狗強盜團的駝獸足跡。
老實說,我並不認為我們兩個人殺進鬣狗騎士團然後把老爺爺救出來是個好主意,這太個人英雄主義了。珍寶獵人的個人戰鬥力其實比盜賊也好不了多少,而你有在哪章詩篇裡面聽過,哪個大盜單槍匹馬殺進壞蛋巢穴拯救他的伙伴的呢?我想沒有吧?如果有的話,他一定不是個單純的盜賊,可能是偷練了了不少劍法的盜賊劍士,甚至是偷學了魔法的盜賊法師。
當然我也不是很弱,我在珍寶獵人中算是身手相當不錯的了,只是我動作快歸快,揮砍犀利歸犀利,在戰鬥中,我終究是以速度、身法與暗器去擾亂敵方,或者潛入攻擊危險而脆弱的敵人。(例如魔法師)我沒有戰士那種可以保護伙伴的力量,也沒有魔法師對戰局的掌控能力,充其量我就只是打游擊或執行暗殺的特別支隊,而永遠不是對戰的主力。這樣的我如果是要潛入鬣狗強盜團巢穴偷個什麼東西,我還有點自信心,可是我可是要把馬薩老爺爺給運出來耶,而且現在支援我的這個伙伴——卡潔,她還是十幾歲的少女,她雖然很有自信心,可是我沒見識過她的戰鬥,實在覺得有點不安。
可是,卡潔的想法和我不太一樣,她在酒店時是這麼跟我說的。
「我要去把爺爺要回來。」
「要回來?我們兩個?」
「我一個人也行。」我覺得她的眼神簡直就是在說『反正你不去也沒關係』,看來她對自己的戰鬥力真的很有自信。
「不必這麼急吧?如果那群混蛋的目的是綁架老爺爺做人質,要妳交出天星劍,那他們短期間內老爺爺是不會對怎麼樣的…還是妳擔心老爺爺的身體?」
「…爺爺他已經生病半年多了,我怕他這麼一折騰…」
你想想看,聽到她用那張可愛小嘴講出這句話,我還能再說什麼?反正我原本就是受了馬薩老爺爺的請託而來,他要是有個什麼萬一那確實不妙。
「我陪妳去吧,我可是個珍寶獵人,對於追蹤與潛入,我可是很有一套的,不過如果講到戰鬥的話我比較…」
「沒關係,戰鬥交給我來就好了,要保護你也沒問題。」要保護我嗎?我也沒弱到這種程度吧…。
「不過,要是能再等一段時間就好了,我有個好朋友剛好在這附近工作,我也已經寄信通知他了,要是他也來的話,我們的戰力就絕對沒問題了。」
「不行,我等不下去了,我真的很擔心爺爺。」
「…好吧,走吧。」
之後,我們就搭上駝獸出門了。我騎來的駝獸因為已經連續跑了很多天,所以我讓牠留在酒店休息,改騎卡潔向村裡的人借的駝獸,就往沙漠出發了。
看來鬣狗強盜團在這一帶的確是惡名昭彰隻手遮天,村民沒有人肯跟我們一起去,就證明了他們有多畏懼這個強盜團的勢力,不過還是有人很慷慨的借我駝獸騎去沙漠,還是有人很慷慨的給我們帶去沙漠的水與食物,可見應該村民私底下一定怨恨這群強盜無法無天的作法。
7
「不過,他們的腳印也未免太單純了…」對自己勢力的自信心嗎?看不起我們,認為我們絕對沒膽追過來嗎?一般的強盜為了防止追捕,在得手了一票大的以後,返回老巢時,總是會對腳印動些手腳,或者挑選不會留下痕跡的路,來防止人家追蹤的…
「這樣正好,我們趕快追上去吧。」
「…等等,腳印有點不對勁。」
「怎麼回事?」
「腳印突然變淺了。」我將深淺兩種腳印的分界處指給她看。
「有嗎?」看不出來嗎?也是啦,畢竟她在追蹤上不可能有我這個珍寶獵人這麼專業的,這可是我生活中的重要技能呢。
「等我一下。」我跳下駝獸,想要更仔細的去檢查腳印。
腳印突然變淺了,我想他們應該是留下幾個人趕這一大群的駝獸繞遠路去了,如果追蹤者繼續沿著這些駝獸的腳印追下去,就會在繞一大圈之後,發現自己被騙了。至於駝獸則會先在一個比較遠的地方藏著,之後要作案時再趕回來,這通常是比較慎重、比較大規模的強盜團用的作法。
通常繞遠路做誘餌的人數會比較少,而直接回老巢的人數會比較多,所以馬薩老爺爺應該也是被直接帶回他們的老巢去了,現在的問題就是,下駝獸直接回老巢的那一群人,他們到底是往那個方向走的?
我開始回想以前跟老爹學的在沙漠的追蹤方法。的確…我記得是這樣的,縱使留下腳印的人,不斷的將沙子打亂消去腳印,但是在沙子的略深處,還是會留下痕跡的,不論是沙子的鬆緊度還是溫度,都會有些微的不同。於是,我開始蹲在地上,用力將手插入沙漠,直到整隻手掌都沒入沙中為止。雖然卡潔可能會覺得這樣很奇怪,不過這就是沙漠的追蹤方法。
8
「他們往這個方向去了。」費了一番工夫,我終於找到他們前進的方向了。
「你怎麼判斷的?」她看起來有點吃驚。
「這個是商業機密,無可奉告。不過他們在這邊開始步行了,而且還一邊清除腳印一邊往前走,因為他們有可能在途中突然變更方向,所以我每走一段距離都必須重新確認一下他們的足跡,從現在開始我們最好也下駝獸用牽的。」
「你是專家,你說的算。」
我們就這樣牽著駝獸,繼續走走停停的追蹤了一陣子,大概追蹤了三到四帝國里後…。
「不對勁,他們的蹤跡完全消失了。」
「什麼?」我看到卡潔流露出焦急的神情了,我們從開始追蹤到現在已經過了不少時間了,再過不久可能就要天黑了,要是天黑前沒有找到他們的蹤跡,我們隔天要再追蹤到他們就很難了。
不會錯的,他們一定是用了什麼方法擺脫了我的追蹤,快想呀,他們有什麼方法可以使用?他們是怎麼甩掉我的?…不,不對,他們是用了什麼特殊的方法離開這兒的嗎?那他們是怎麼做的?什麼方法能夠這樣子在沙漠中間憑空消失,連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留下來?
「…卡潔小姐…妳有沒有感覺到什麼震動?」我的思緒被腳下傳來的微微震動所打斷,這是什麼?地震嗎?而且這震動越來越大,我甚至覺得耳邊可以聽到轟隆的聲音…
「…好像不太對勁耶,我們快走吧。」卡潔好像也終於察覺到這個詭異的狀況,一個跳步翻上駝獸,開始往前騎去。
而震動與轟隆的地鳴聲也隨著她這個動作突然快速加劇,好像由遠至近的傳過來似的。不妙,這該不會是老爹說的那個吧…如果是那個的話,我們現在可是處在一個非常危險的情況,這群狗混蛋竟然做得這麼絕…
「別再動了!」現在可不是騎駝獸的時候了!

    全站熱搜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