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各位有沒有遇過這種狀況?行走在車站或其他類似場合,突然一個陌生人迎面而來,擺出無助而又尷尬的表情向你攀談,他說自己忘了帶錢包與手機,身上只剩幾百塊,可不可以先借他兩百塊買車票回家?他一定會把錢寄還給你……如果是十五或者二十年前那個相對民風比較純樸的年代,我相信大部分熱情好客的NICE台灣人,都十分樂意慷慨解囊,舉手之勞助人為樂。然而到了今天,你我都知道眼前的陌生人極有可能是騙子,我們也許仍會好心指點他最近的派出所在哪裡,但我們卻再也無法相信眼前的陌生人了。是一群利用人們善意、不懷好意的騙徒,扭曲了社會的和諧與良善。

 

 

  其實我覺得網路轉文也是類似的情況。網路是一個非常好用的平台,幾乎毫無門檻而又無遠弗屆,在主流媒體上難以佔到一席之地的弱勢團體,於網路上卻可以為自己提出主張,受到國家機器強權欺壓的個人,也可以透過網路訴諸全民公評,面對僵固行政體系或豪強霸凌的受害者,甚至可以透過網路尋找串連聲援,我很認同網路的這些好處。但壞就壞在也有一些人,利用網路的這種便利性,拋出似是而非的訊息魚目混珠。有人或許出於氣憤,發起文來理直氣壯咄咄逼人,但文章中卻充滿過剩情緒,扼殺多方對談的空間;有人或許出於想紅想爆心理,力求語不驚人死不休,但卻誇大實情徒增紛擾;有人或許內心早有成見,所以無論採用何種邏輯論述,總是殊途同歸抵達某個特定結論,然後這其實是自廢功力,枉費民主社會多重觀點解讀的特權;有人則是並未收集完整資訊,單憑片面之詞與隻字片語就先行臧否,事後才發現自己是在錯誤前提之下導出了錯誤的結論。還有更可惡的一種人,以中立客觀的角度自居,但卻別有用心,故意隱去重要資訊,以加強煽動力的文字做偏頗的敘述,意圖操弄群眾輿論,或是以簡化議題的粗暴操作方式,破壞對人對事的討論空間與轉寰餘地,甚至替一些無涉政治的事務硬染上藍綠政治色彩,置意識型態於公道公益之前。就像騙子的出現,讓大部分台灣人都無法再相信車站的陌生人一樣,這類文章與撰述者的興起,也降低了網路文章的整體可信度。

 

 

  我深深認為,現代人面對傳播速度如此迅捷飛快的網路、消息來源未必篇篇正確的網路文章,更應該要慎思明辨、深思熟慮。所謂三人成虎、眾口鑠金,我們簡單的一下操作,一次讚、一個分享,卻都可能更加助長一個不合公義的潮流而我們卻不自知。我們或許曾經嘲笑過,台灣大部分的媒體都不可信,在網路上隨便找篇文章囫圇吞棗一番就可以做新聞,但我們是不是也都曾在不知不覺中,犯下了類似不加求證的錯誤?

 

 

  正因為網路文章的良莠不齊,我現在大概都只會轉搞笑類、商品新資訊之類就算也錯也無傷大雅的東西,還有因為工作關係而有不少實際體會的教育問題相關網路文章。我或許也沒辦法理清每篇網路文章的脈絡,知道這些文章究竟是在替弱勢發聲替人民喉舌,抑或是有心人士別有所圖的偏頗操作,但我至少可以要求自己,在面對這樣的文章時,再多想想。

 

 

 

    全站熱搜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