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警告:以下會有大量系列作劇透!不喜者請立刻左轉!

 

這次文章想先釐清兩個比較容易被玩家誤會的事情。

 

首先是克勞德形成另一個人格的時間點,先前我看過不少討論,

 

都認為是在札克斯死亡那刻,克勞德製造出了新的人格。

 

但看過一些官方素材情報後,我認為已經可以確定,

 

克勞德是在米德加爾與蒂法重逢時,面對難以承擔的現實,

 

自己當初誇下海口,最後卻沒能成為SOLDIER

 

再加上體內潔諾芭細胞作祟影響之下,

 

所以才將札克斯的經歷與記憶重疊在自己身上,

 

製造出了一個曾經當過SOLDIER的克勞德(也就是另一個人格),

 

這麼做的動機,我想只是出自想在心上人面前逞強的心情……

 

第二個則是關於蒂法五年前的回憶,

 

看官方情報與Last Order的動畫演出,已經可以確定,

 

蒂法15歲尼布爾悲劇時,的確親眼看到克勞德實現承諾來救她了

 

但是她馬上因為重傷而昏迷過去,後來暫時忘卻了這件事,

 

因此當兩人五年後於米德加爾再會時,

 

對當時的蒂法來說,她會認為兩人已經七年不見了,

 

而對克勞德來說,兩人五年前曾經在故見過,

 

Remake中克勞德送花時說「五年不見」,蒂法才會「咦!?」一聲,

 

直到很後面的生命之流中,這個伏筆才會解開。

 

 

 

 

 

接下來我想將焦點集中在克勞德與蒂法這一對的感情線,

 

我非常喜歡他們即使歷經波折,無從得知對方想法,卻仍如此在乎對方的關係。

 

如果按照時間順序來回顧相關系列作中他們的故事,

 

就會覺得更加動人揪心,耐人尋味。

 

 

 

 

 

克勞德是從小時候開始就暗戀蒂法,想要離開村子成為SOLDIER

 

一方面是小時候無法保護蒂法的愧疚,另一方面也是想獲得蒂法的認同,

 

那夜星空下的約定,更成為日後驅策他行動的重要承諾,

 

在他心中占據重要地位(Remake中的克勞德特別明顯);

 

尼布爾村悲劇時還是一介神羅小兵的克勞德能反殺賽菲羅斯,

 

那拼了命也要保護蒂法的想法絕對有影響。

 

當他五年後渾渾噩噩來到米德加爾時,

 

也是因為湊巧與蒂法久別重逢,才被她的聲音喚醒。

 

克勞德認為自己沒有當上SOLDIER,一事無成自慚形穢,

 

才在蒂法面前創造了另一個人格,

 

將自己的角色與札克斯的故事重疊。

 

不過想到克勞德在魔晄爐被泡了四年、又接受潔諾芭細胞改造、

 

好不容易脫逃又神志不清快一年、還目睹好友札克斯在自己眼前嚥氣,

 

遭遇連串打擊與非人待遇,卻又偏巧在此時與一直愛慕的蒂法重逢,

 

他還能怎麼辦?所以對於創造出新人格的克勞德,

 

我實在是不忍苛責……

 

總之被意中人蒂法的聲音喚醒,

 

又為了在她面前逞強耍帥而創造出新人格後,

 

克勞德就留在米德加爾協助雪崩的反神羅工作,

 

此時他又再度回想起那星空下的約定,所以對保護蒂法這件事格外執著,

 

Remake中可以看見多次他最關心蒂法人身安全的反應,

 

甚至已經有點過保護的傾向;

 

當蒂法情緒失控崩潰倒在他懷中失聲痛哭時,

 

也許伸手緊緊擁抱蒂法,已經是克勞德鼓起最大勇氣的溫柔了。

 

 

 

 

 

離開米德加爾後,賽菲羅斯三番兩次的明示暗示,

 

也讓克勞德發現自己似乎有些不對勁,但對他來說,

 

其他人的想法都不重要,他只在乎蒂法的想法,

 

只要蒂法相信他就足夠了,只是最後他仍失常崩潰;

 

後來在生命之流中,他又再次被蒂法所喚醒;

 

最後決戰前夕,他想的是只要蒂法在身邊

 

縱然其他夥伴都沒回來,他也有勇氣與賽菲羅斯一決生死,

 

可以說克勞德對蒂法幾乎是死心塌地始終如一,

 

從小愛慕的女孩,是蒂法。

 

奮鬥的動力來源,也是蒂法。

 

想被認同的對象,還是蒂法。

 

拚死保護的目標,依然是蒂法。

 

兩次喚醒他的人,仍舊是蒂法。

 

這一路上他最關心介意的,全都是蒂法。

 

 

 

 

 

至於蒂法,最慢在星空下的約定時,他就已經在意起克勞德,

 

甚至日漸生出戀慕之情愫,才不斷關注是否有克勞德消息;

 

尼布爾村悲劇時,克勞德原本不敢與她相認,

 

到最後趕去魔晄爐救援時,才總算脫下頭盔與她相認,

 

她發現克勞德實現了當時的承諾,真的來救她後,

 

欣喜之餘馬上就因為傷勢過重昏迷不醒人事,

 

之後也暫時忘卻這件事,直到生命之流中才與克勞德想起這段回憶。

 

而在米德加爾,蒂法對克勞德的情意還是沒變,

 

要不然一向個性比較內斂拘謹的蒂法,

 

怎麼可能會做出那些拐彎抹角的示好行為?

 

例如請克勞德喝調酒、問克勞德想看自己穿什麼風格的衣服等等。

 

否則遇見艾莉絲時,蒂法又為什麼會有些不自然的扭反應?

 

1997年版還有更加明顯的吃醋。)

 

離開米德加爾,當克勞德崩潰後,

 

她終於承認克勞德現在就是她最重要的人,

 

對她來說其他一切都沒有克勞德重要

 

所以她願意在療養院付出一切不離不棄的照顧克勞德。

 

 

 

 

 

其實克勞德與蒂法兩人在愛情方面都屬於比較慢熟壓抑的類型,

 

所以兩人明明兩情相悅,但雙方卻都不知道對方內心的情愫,

 

都以為自己是單方面在暗戀對方,就像蒂法在生命之流的回憶前,

 

都完全不知道克勞德對她的愛意那樣;

 

一直到最後決戰前,失去同樣故的兩人、

 

同樣無家可歸的兩人、同樣除了彼此已經一無所有的兩人,

 

總算坦承彼此的情意,有情人終成眷屬。

 

也許面對在情感方面比較被動笨拙的克勞德與蒂法兩人,

 

最適合用來形容他們關係的典故,

 

就是「今晚月色真美」、「此生死而無憾」吧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