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榮耀網遊忍者玩家的故事。

 

他天生拙於言詞不擅溝通,一句關心的話,他卻可以說到像挑釁,一句見面問候,他卻讓人覺得來意不善。

 

不斷的摩擦與衝突,回過神來,他發現只剩自己孤單一人,這終於讓他放棄了現實生活中與人的互動。

 

於是他進入網遊世界,他覺得在這個廣袤的新世界中,他可以找到朋友,他可以找到容身之處。

 

可是他卻大錯特錯。

 

放棄現實生活的互動,使他更不知道怎麼與人相處,這最終惡性循環,讓他連到網遊裡也都很難與人相處。

 

那些網遊中認識的號,原本還敬他是個高手,但是在幾次衝撞與誤會後,一個個都與他分道揚鑣形同陌路。

 

他的身邊,再度空無一人。

 

百無聊賴的他,卻也在這時候,找到一種新的樂趣。

 

原本只是在神之領域閒晃,並沒有打算幹些什麼。但是卻有人突然倒在他身旁,還掉出了一件很是陌生的裝備。

 

他下意識的拿了起來,想看看這都是件什麼裝備來著。

 

就在這一瞬間,突然四五個人吵吵嚷嚷著就朝他殺了過來。槍聲大作、魔法爆發、劍光閃現,他只能抱頭鼠竄。

 

在他勉強保住一條小命,還餘悸猶存的同時,卻也察覺到一種新的樂趣。

 

原本對他避之唯恐不及的其他人,現在卻發瘋似的追著他,這難道不是很有意思?

 

於是他開始了他的拾荒之旅,而且還拾得愈來愈高專精。

 

有時見著些快掉出來的裝備,他也不介意順便來個手起刀落殺人越貨。

 

他就像喜好收集閃亮飾品的烏鴉般,不斷搬送著林林總總的漂亮裝備回家,並且用這些裝備不斷裝飾著他的巢穴。

 

其實他很少將這些裝備拿去販賣,大部分的裝備也是他用不著的,但他就像著魔似的不斷擴大他的收藏。

 

每當他打開倉庫,被琳瑯滿目的裝備包圍時,他甚至會有一股子安全感油然而生。

 

他越來越沈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那些拾荒得來的裝備,宛如難攻不破的城牆,牢牢保護著他的小世界。

 

漸漸的,當他拾過越多裝備、逃過越多次追殺,他的名頭就越響,並且成了神之領域大陸最惡名昭彰的拾荒者。

 

這卻也換來了各大公會的招攬。

 

但是擁有了自己世界的他,對這些呼喚卻是不屑一顧。

 

是拾荒真的如此美妙?還是他怕踏出這個世界後,就會重蹈覆轍,再度不受人待見?

 

總之他還是繼續當他的榮耀大陸拾荒榜第一高手,甚至還曾經拾到70級野圖BOSS的材料,完成拾荒者震古鑠今前所未有的最高成就。

 

不過這一切終於隨著那個人的出現而結束。

 

原本只是因為一次拾荒而巧遇,共同戰鬥了幾回。

 

再度見面時,那個人開始見他一次爆一次。

 

打,他打不贏;逃,又逃不掉。

 

大號被爆,馬甲也被爆。

 

好不容易歸納出那個人的作息,他卻又找來一群人,繼續在其他時段執行爆人政策。

 

這是搞毛呢?

 

那個人就以這麼直白的粗暴方法,強硬打破他構築起來的城堡,將他拉出了拾荒的世界。

 

行,就去看看吧。

 

他一開始只是抱持著這樣的心態。但真到了一看,這都是些什麼人呢?

 

那個人只是煙不離手的老煙槍熬夜狂。

 

有個據說是職業選手的妹子一有時間就嗑瓜子看無聊連續劇。

 

還有個鬍渣男倒是很適合進榮耀網遊轉職當個流氓。

 

這裡幾乎沒人會主動找他談話,不過也並非對他視而不見,而是彷彿自然而然天生如此似的,就讓他待在這個地方了。

 

後來,那人開始替他安排一些訓練的方式,提升他本已相當有基礎的實力。

 

跟著,那人有時會招呼他一起去搶BOSS

 

這是他最喜歡的時刻,搶BOSS材料,這對之前勢單力孤的他來說,是個可望而不可及的高端活,但現在他卻成為其中一份子。而且混亂的戰場上還不時有些裝備掉落,讓他可以重溫舊夢,在團隊的支援下,他簡直是如魚得水,直如趙子龍要來個戰場上七入七出。

 

再接著,他跟著這群人一起去新地圖開荒、一起打新副本、一起搶新BOSS,甚至一起刷在網遊中冒泡的職業選手。

 

他漸漸明白,那人乍看之下似乎對他從來沒有任何指示,但那人在戰鬥中營造出來的體系,卻是有留給他一個位子的。那人不是用話語,而是用行動在告訴他,這裡有你的位置。

 

終於,他看著這群人一路殺進挑戰賽的線下賽。

 

然而就在玄奇戰隊與操盤手戰隊對局結束的時刻,一路走來都還算順風順水的這群人,頭一次面對淘汰在即的危機。

 

這群人的臉上,出現了各式各樣的神情。緊張、失落、憂愁、憤怒。

 

只有那人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我們不會出局的」。

 

但他明白,此時是極其關鍵的一刻,一個危急存亡的關頭。

 

他不希望這群人只能走到這裡,他希望他們能懷著自信的神情,繼續這趟挑戰賽,而且其中還有他在……

 

他忽然明白,其實,他只是不想離開這群人,他想繼續待在這裡。

 

原來他早已將自己,視為這群人的一份子。這裡,就是他最終找著的容身之處。

 

而看到身陷困境的隊友,他幾乎有點熱血上湧,甚至連挺身而出的心都有了……

 

「……一定要拿到八分,狠狠的把玄奇幹掉。」忽然來的一段話,將我正在回憶的思緒拉回現實。

 

「八分可幹不掉玄奇。」我實話實說。

 

「……想不到你還挺關心?」那人看了我一眼。

 

「……」

 

「這一輪,你想出場嗎?」

 

「……可以。」

 

這次,就讓他爺們一把吧。

 

    全站熱搜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