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最後勝利者



「哈力,就讓我們拼個痛快吧!『魔法擊力十萬』『十成憤怒』『腦欲開發百分之八

十』『破天境界』『最終黑魔戰徽』『完全決心』之『佛滅魔死』,殺!!!」佛地魔就

把他一生修為完全去盡的發揮出來!而他就相信,這就是史上最強的一擊,一種無法懷疑

無法相信的『強』!這種單純本能般的『強』,就絕對可以殺到哈力!

「佛地魔,你要去盡,我去的就只會比你更盡更極致呀!『魔法擊力十萬』『十成仇

恨』『腦欲開發百分之八十』『破天境界』『究極閃電戰紋』『最終黑魔戰徽』『古怪力

量』之『波德爆破拳』,給我出來去殺呀!」隨著哈力的最強一擊發出,他就選擇著家傳

的波德武學,因他就明白,在這硬拼的一刻,在這兩頭生物爭奪著大地最強地位的時刻,

只有這他最清楚著招意與變化的波德爆破拳,就能帶給他最大的勝利可能,使他有可能用

這極簡單的招式去殺敗佛地魔。



伴隨著極強大的力量暴風,四周的強者便全被這兩頭怪物所爆發出的力量給傷害著,

就連達不臣也不得不做出著一些躲避的行為。

而更當所有強者看清楚情況的同時,便是令人感到害怕的,一個全身血肉模糊的哈力!

而他身上所受到的傷害,便告訴著我們,他只是勉強的支撐著,維持著一個強人的樣子,

他才沒有倒下,難道,佛地魔便是最後的勝利者了嗎?



「呵呵呵呵,在那些蠢人眼中看來,你便樣衰到極呀哈力,而他們便沒有資格去知道,

你是因為去的比我更盡,寧願忍著身體受到極大的傷害,也要催動著魔法擊力十萬,使你

比我多了十分之一秒的魔法擊力十萬。試問,如此的決心、如此的拼盡,我又怎能贏的了

你了?」佛地魔,便用著『感覺』在哈力心中與他交談著,因為對他來說,他便認為沒這

必要讓世界上的愚人與麻瓜,去理解這強者間的最顛峰一戰,他們便沒那資格。亦只有此

刻被認為可與他平起平坐的哈力,這因為命運而無法成為他朋友的哈力,有資格聽著彼此

的說話,也許在佛地魔心裡,就將哈力認為是一個『朋友』,一個可滿足這孤獨強人唯一

要求的『朋友』,一個唯一有資格奪走他生命的『朋友』。

不過這一切都已不再重要,佛地魔的身體已經漸漸在隨風化為強者碎片了,縱使他就

擁有著『佛魔共生訣』,他也無法做到著將失去的生命力給完全恢復的可怕事情。

神不能,佛地魔也不能。

「......................」而哈力的心裡,就有一種奇怪的『感情』,一種他無法

理解著的『感情』,這就給了他一種感覺,眼前這人與自己的關係極之密切,極之....『

親近』!而縱使他已替許多的人報了仇,他亦感到著某種不妥。

「我兒,爹現在就感到很欣慰,爹多年的『計畫』,如今終於成功了,兒子,只差一

點了,去成為神吧....。」佛地魔就說著奇怪的說話,然而這種說話就偏偏能帶給哈力一

種極大的肉緊感覺,使他忍不住的想要去相信著這話,一種哈力所無法抵擋的熟悉感就在

他的腦中不受控制的出現!

「哈哈哈~佛地魔你又在搞著什麼笑來著?!我早知這幾年興認仔,但沒想到你竟在

這種時候都想『大』我呀,這只是更顯出你的可悲與不知所謂已!就差點被你給騙了的我

的確是愚蠢,但在這時都還想著騙我,實際上你的愚蠢就足以乘二呀!」而哈力就強催起

力量,將這種令他覺得十分之愚蠢無聊的想法壓下!

「我兒,你一時之間無法接受這種想法,我十分之能體諒,可惜爹已經沒有時間了慢

慢與你相處了,當你吸收了爹之後,便用你那時已經無敵的力量與無上的至高智慧,去體

會著爹所做過的一切吧吧!而現在,就給我像個男人一樣的去幹著正事吧,你就來面對你

即將接受的『最後考驗』吧......」



佛地魔的話就無法再繼續下去!因為他原已在分解粉碎的身體,就在哈力的面前被某

雙強橫的雙手給撕成兩件!一雙擁有著僅次於佛地魔哈力這兩頭怪物的魔法擊力九萬九千

九百九十九的強人之強橫雙臂。

達不臣的雙臂,就將佛地魔的身體給徹底撕開,接著更將他的身體用力量給完全化為

強者碎片!



在場所有的強人都無法相信達不臣竟會做出如此兇狠的事,縱使佛地魔是最強的魔頭,

是這世上所有光明巫師欲屠之而後快的對象,但就沒人相信達不臣會在佛地魔已經徹底失

敗的情況下,要去用著如此狠毒陰險的方法加多記的將佛地魔給執拾手尾,作著這多餘的

事的達不臣,就不再像個光明巫師,而像極了一個黑暗巫師的邪惡陰狠作風!而更恐怖的

是,如今我們終於明白到深不可測的達不臣的力量,竟是高到這種程度,此刻才剛大戰一

場的哈力,只怕要真發爛起來,就也勝不過達不臣這怪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隨之,就是達不臣一種極度陰險極度黑暗的笑聲,使得在場

的所有強人,都不自禁的標汗著。一種達不臣從未給過人的『邪惡』感覺,就在他身上出

現著。而跟著,達不臣的背後,就隱然有那『黑魔導』的形象出現,一個擁有著極度黑暗

極度邪惡感覺的黑暗巫師,才能製造出這『黑魔導』的氣勁形象,而達不臣,就要以這個

形象來表達,他的真實身份與真實力量。。

「哈力,我就不得不對你做出著感謝,本來,我便是黑暗巫師中擁有著最強力量與智

慧的強人,而我的力量與智慧就使我不能滿足於只作著黑暗巫師的領導,我便混入了光明

巫師之中,我要成為統領光明黑暗巫師的唯一領導,而憑著我的智慧與力量,我就做出了

一種我的『分身』,一個當我老之後可容納著我靈魂的『容器』,『暫時』的替我去統治

著黑暗巫師,然而這分身就偏偏出了一種『錯誤』,一種使他擁有著極大野心而反抗我的

錯誤,他就成為了大地上的第一巫師佛地魔,使我只能一直偽裝成光明巫師,故此,我便

一直培養著哈力,而我的預計便沒有錯,他果然『幫助』著我屠掉了佛地魔,使我收回了

這個『容器』,而現在,我就要取回這原本該屬於我的『東西』呀~!而我的力量,就能

變的比佛地魔還強還惡,就使我能把在場所有人都給屠掉呀!」

「口希,波士你別說笑啦!」對些在旁圍觀的巫師來說,他們便不能相信這大件事,

他們便不能相信,一向維護著正義的達不臣,竟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變成如此的邪惡暗黑!

「口習口習,這老頭在說著什麼蠢話呀?」而更有些藉著儀器觀看這大戰的人,就因

為不是在現場,他們便以為達不臣無法感到心中的想法,他們便極無禮的吃著東西,對著

這原本該成為大地第一巫師的達不臣提出不該提出的質疑。

這世界上的蠢人就是如此,在他們的領導面前,就因為他們畏懼著領導的無上威嚴與

無敵力量,他們就像隻綿羊一般的溫順,而當他們覺得自己離領導很遠,遠到一種他們可

以『放肆』的時候,他們就喜歡做出一些愚蠢沒有意義的懷疑,去辱罵他們的領導,去發

洩他們愚蠢的慾望,而這就是一種屬於弱者的行為,一些類似著打飛機的行為。

但他們就選擇了一個錯誤的時機,一個在他們應該付出尊重的時候,他們就作著一些

很『不識時務』的事情,一些在達不臣要展示力量與權威的時候不但不尊重他更還觸怒著

他的事情。

「嘿,你們這群愚蠢的傢伙,我原本便不打算讓今天的巫師走脫任何一個,而你們這

些蠢人既要來觸怒到我,我就先屠掉你們吧!」跟著達不臣便用手指「射』出了一股力量,

這力量便射進了正轉播著戰況的最新儀器,而跟著,剛剛在銀幕面前講著些極『無禮』的

話的一些衰仔,此刻就被這力量波給紛紛的引爆,炸成癲屎般的倒下!魔法擊力九萬九千

九百九十九,就可以做到這種事情!看來只要達不臣願意,他就可以像剛剛一樣的去透過

儀器,毀滅任何一個他看不順眼的黑仔!

「十護法,你們若要表現對我的忠誠,便給我去殺吧!」達不臣接著就看向了剛剛為

止一直不曾出手的佛地魔座下十大護法,而聰明的他們便知道,何時該向新的主人表現忠

誠!隨著,就是十護法的大屠殺,原來有達不臣在光明巫師一邊,雙方的勢力才平等,然

而隨著達不臣的發爛,光明巫師一邊便再沒有可與十護法對抗的強人,而只能任由其屠殺

著,當然這些強人是不會坐以待斃的,而原屬於佛地魔組織的人,便也有些起來反抗著,

只是他們的力量就遠不如人,也只能任由十護法屠殺毀滅!



而面對這突來的巨變,原該是唯一能制止住這屠殺的強人,哈力就沒有作出半點反應,

因為他的心中,便還存在著佛地魔的感覺,在與他話事著。而哈力更感到,佛地魔的強者碎

片,正因為某種血緣上的連接,被他給緩緩的吸入體內融貫合一,達不臣將佛地魔的強壯軀

體撕成數十件,就正為著幫助哈力吸收這些強者碎片!而達不臣自己,更絲毫沒有吸納的意

思!否則,他便可先用這魔法擊力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輕易的屠掉重傷的哈力,然後一舉

吸收這兩頭史上最強生物的強者碎片!

而跟著,哈力就能感覺到,他的力量又變的更加的強,一種隨意就可達到魔法擊力十

萬六十秒以上的強,而跟著他就感到他的腦域已經突破這個時代的強者的限制,而進入了

一個腦域開發百分之一百的境界,一種連帶使得哈力擁有至高無上的智慧的反應就在他身

上出現,哈力便明白,當他作完全部的吸收,他就會成為這個大地上有史以來最強的怪物,

一個無人能勝的怪物,一個一人隻手就可去掌握著世界的怪物,一個----『神』!

「很夠喉吧哈力?我相信這種至高無上的力量、無人匹敵的智慧,就帶給了你某一種

的快樂扯旗感覺,而你接著就該能用這種無上的反應與智慧,去理解我與你爺爺達不臣做

出的一切事情!」隨著佛地魔就說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說話,若達不臣是哈力的爺爺,那

這三人,到底是什麼關係來著?!

「爹,我已經『明白』一切了,你可以出來了。」哈力的這說話,就自然有著某種的

威嚴,吸收了佛地魔的力量,哈力的命格與天生的皇霸氣勢,都已經進入一個令人無法相

信的階段。

「好的很,你果然就和我所想的一樣,快速的吸收了這種力量。」隨著,這原本只存

在於哈力心中的感覺,就形成了一個氣勁形象,一個比佛地魔年輕多的氣勁形象,而這就

是哈力所『製造』的。一件沒有強者做到過的瘋狂事情,一個純粹用著佛地魔殘留思想形

成的氣勁形象,就出現在哈力的面前,而亦只有哈力一人看的到他,而跟著,哈力就跟他

『對話』了起來。就在哈力剛吸收了佛地魔的一切記憶之後,他就製造出這個佛地魔以前

的形象來與自己對話,這種『自閉』的行為就令人懷疑他是否已經發瘋,然而,也許哈力

就需要有人能同他話事,大地上的蠢人不行,達不臣也不行,而他的最愛妙麗亦不行,也

便只有佛地魔,他的父親,一個算計一生只為自己兒子成皇的強人,一個唯一有資格作哈

力對手的強人,有資格與他說。

「爹,你為何為了我這個混漲東西,竟然做到這種地步?!」哈力,就這樣對著自己

製造出的氣勁形象,留下了他一生中最後的一滴淚,一個以後再也沒出現在這強人臉上的

討厭東西。他便只希望,只有這『爹』,能看到他最後的一絲軟弱。

「力,憑著你現在擁有的最高智慧,你就早已知道了一切的答案,又為何非從我這聽

到呢?當年,我與你的爺爺便有一個夢想,一個改變現狀的夢想。巫師與麻瓜之間,原本

就有著一種界線,一種令人難以越過的界線。然而隨著這兩種人的隔離,猜忌便越來越深,

我便相信有一天,就會為著一些愚蠢的小事,這兩種人將會犯下難以彌補的錯誤,污染這

塊大地,我明白,只有一個絕對的領導,能夠使這兩種人結合在一起,永遠的讓大地持續

下去。所以,我便與你爺爺決定,由他成為光明巫師的領導,由我成為黑暗巫師的領導,

而我的兒子,就要繼承著我們兩人的地位,去成為大地唯一的、永遠的領導!」

「而你,便和爺爺定下了這樣的『計畫』?」

「是的,力,你要明白,這世上便有些家族,就擁有著一種『優勢』,憑藉著他們的

家世與血統,他們就擁有這權勢與名聲,而我們家族,在祖先裡有的是強者,但最缺乏的

便是這血統的條件,所以我便殺了大地最有名最有身份最受尊重的家族----波德家的傳人,

『莊姆‧波德』。而在我成功將他殺掉之後,我便擁有了兩個身份,一個是以魔性狠心殺

人的佛地魔,一個是以佛性衛世救人的莊姆‧波德,甚至由此領悟出了『佛魔共生訣』。

隨後,當你在我的計算下,擁有著全天下最強的命格出生之後,我便狠心將包括我最心愛

的莉莉在內全部的波德堡人給全屠掉,因為我便明白,仇恨最能使一個人變強,可以使一

個強人由強變成絕對的強,所以我便處處的要害你,因我知道,在這種危險之下,你便可

以進步的最快!也許你就該恨我,縱使我給你我所能拿到的最好一切,我就還是個賤人!

一個不把自己兒子人生當回事的賤人!但為實現這理想,我就得拋棄自己無聊的道義與感

情。就是我兒,也得成為我的一顆棋子,一顆我無法愛錫你無法實現你願望的棋子。」

「而接著,當我擁有了名聲、家世、金錢、尊重的時候,你就藉著義父與義兄來使我

更快的變強,我說的對吧?」

「沒錯,而當我領悟到『現在』與『未來』的秘密時,我更選擇了將『現在』留給你,

使你將來有機會得到『永遠』。當你殺死我之後,你便會因為吸收我的力量與智慧,而成

為大地領導的當然人選,接著你更會成為屠掉第一巫師佛地魔而拯救了大地的英雄,再沒

任何巫師敢對你做出任何挑戰。而我擔心的唯一問題看來亦不會發生,因為當你知道這整

個『計畫』時,你就有一種討厭的感覺,但現在我就感到,你雖然不能接受,但你就能明

白這計畫的必要以及正確性,而你更會在我死後不讓我的死白費,繼續這『計畫』下去。」

「......而我就還有最後一點不懂,你所說的『最後考驗』是什麼來著?!」

「......嘿,哈力你就偏要顧及你那婆媽的道義與親情,你給我聽著,這『最後考驗』

就是要你把那無聊的感情與慈悲拋棄呀!來,別讓爹失望的笑你沒春袋,現在,便將你眼

前爹的形象,連同就要轟過來的爺爺和十祭司,全都幹他娘親的給我屠掉吧!因為你作為

一個領導,便不可以光靠著別人的感謝與崇拜去統治他們,你更要靠著別人對他的恐怖與

畏懼,才能絕對的去統治大地,你現在缺的便只有恐怖,給他們一個恐怖核突的死吧!將

你這『神』的恐怖讓那些愚蠢的世人記得,然後成為一個統一大地的領導吧,我兒,『翰

烈‧破斗』!」隨著佛地魔的說話,隨著這湯姆‧破斗氣勁形象的說話,達不臣與十祭司,

就一起從各個角度一起攻來!一個刁鑽的攻勢!



「嘿....我他媽真是一個宇宙大黑仔,我的爹、娘親、爺爺、義父、義兄,就都得為

我而死,若說這是他媽的宿命,這宿命就是他媽的可惡,但我亦只剩完成這『計畫』這條

路了,爹、爺爺,你們也出來助我一臂之力吧。既然我已雙手血腥,那就多屠一點又如何

呀!」隨著哈力的說話,他身邊便出現了九個守護神,其中更包括著佛地魔與達不臣的形

象!這就是腦欲開發百分之百的『效果』呀!

「『魔法擊力十萬』『十成仇恨』『腦欲開發百分之八十』『破天境界』『究極閃電

戰紋』『最終黑魔戰徽』『古怪力量』『完全皇霸氣勢』之『破斗爆破拳』!」隨著哈力

打出的巨大氣勢,在波德家絕技之上的『破斗』家絕技,『破斗爆破拳』,就跟著轟出!

原來破斗家與波德家本就是世交,而波德爆破拳,也是波德家祖先受過破斗家指點之後,

所領悟出來的東西,而現在哈力轟出的破斗爆破拳,就他媽的只有更強已!

只一拳,達不臣就被轟的開始分解為強者碎片!而他還有個『快速死亡』,他的『運

氣』,就已算的上是十分之好已,十祭司中這重拳,卻並未立即死去,他們的力量便被完

全的摧毀,而偏偏他們就是又還有著智慧,哈力注入他們體內的力量,就可以使他們維持

著生命很久,甚至持續數個月的不吃不喝,而他們就被放在哈力未來的『破斗城』裡跪拜

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十祭司,就是哈力展現他恐怖的一種方式,一種使哈力以後能更

輕易的統領大地的方式。而湯姆‧破斗的氣勁形象,自然也已慘被轟成碎片!



「孩子,作得很好,就讓你自己成為神吧。而爺爺亦只有最後一件事要告訴你,你那

閃電戰紋裡的古怪力量,是你爹無意間發現的一種『新力量』,他取了個名字,『電流推

動』,並且將這種新力量藏在你的閃電戰紋裡,而他就有一種感覺,以後『魔法擊力』將

會消失在人類身上,而電流推動就將是這大地上強人以後用來作戰的力量,你以後就要好

好的研究這『電流推動』,也許,這就是以後一個雄霸大地的領導所該具備的關鍵甚至基

本力量。」隨著達不臣這爺爺最後的說話,他亦化為強者碎片粉身碎骨。將所有的一切都

留給了自己的孩子,甚至用自己的生命去成全,這對史上難見的強人父子,湯姆‧破斗以

及達不臣,就這樣消失在世上。



「吼~~我就是最後的勝利者,再有任何人有意見,便不要怕死的來對我做出挑戰呀!

而若沒有『意見』,從今天起,你們的領導,你們的主人,便只有一個,那就是我,哈力

波德已~~~~!」







你們不需要對我所發出的任何命令再做出任何懷疑,因為我就擁有著最強的力量與絕

對的智慧,愚蠢的你們是無法理解我的,而你們亦不需要理解,你們只需明白,我的命令

就是絕對正確,我就是絕對權威,任何人再對我做出質疑,就是把我激怒,就是要害死自

己!而我就會建立一個最完美的國家,一個所有巫師與麻瓜全受我統治的國家。這就是我

哈力波德的一個宿命。

一個殺神的宿命。







全文完







作者手記:近來世界盃足球賽開打之後,我能專心寫書的時間就越來越少,若我沒看比賽

的時候,亦有助手要用工作室的TV來看比賽,可以說不論何時工作室的TV上總是足球,更

有些助手為了支持球隊,幾乎要吵了起來,不過在這種情況下,我還是盡力的把書寫了出

來,希望各位讀者多多支持。至於我自然支持巴西隊,即使今年他們的陣容不能與一些賭

盤高的強隊相比,我亦要替他們加油,希望羅那多、李域多等球員能帶著巴西一路踢入冠

軍賽。

    全站熱搜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