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弒父

弒父,這麼重的罪,到底有誰能夠承受呢?到底,他是為了什麼而弒父?

難道,這真是強者不可避免的宿命嗎?



隨著梭魯的說話,走出了一個高瘦精幹、戴著面罩的男人,看來,他便是

梭魯口中所說的『無敵怪醫』了吧?

「原來是你?『無敵怪醫』浮士德?快幫團長治傷呀!」原來,紗夢竟認

識這個人,看來,這個無敵怪醫,也該是聖騎士團的強者才對。

「桀桀,要治傷是可以啦,不過,得要有點代價呀。」

「代價?大膽!你敢跟團長談條件呀?」紗夢已經有點惱火了呀。

「我是在跟你談條件呀,紗夢小姐,你那白嫩嫩滑不留手的肌膚,給我摸

個幾下,我便替那個小子看看吧。」

「下流!」紗夢怒了!紗夢真的怒了!只見她踢出一招一點六層羅漫力量

的『龍刃』,直取怪醫頭顱!這龍刃不但速度極快無比,而且還可以硬駁紗夢

另外兩招殺招,劍樓閣、逆麟,看來,紗夢這手,出的很重呀!

「桀桀,空有威勢,沒有用處呀!給我,破!」無敵怪醫浮士得不知何時

,手中竟已拿著一根巨大的棒子!而這棒子在他手中揮動起來,竟輕如無物!

紗夢根本沒想到這無敵怪醫竟有這種程度的力量,中!

「哇呀!」紗夢雖中,但是她畢竟也是個能加入聖騎士團的強者,處變不

驚,在空中便想回氣,然而,她卻像提不起勁一樣,只能落地,重重的『仆街

』了呀!

「怎麼回事?你到底作了什麼?」

「嘿嘿嘿嘿,剛剛打下妳的時候,我便已經點了妳的穴道啦,小美人,現

在,咱們便來好好享樂吧,桀桀桀桀。」浮士德,竟已露出一副『猴急』模樣

,還不住的伸出他那三尺長舌,舔那漏下來的口水呀!天哪,這陰濕鬼!紗夢

只覺的噁心呀!

「你,你別過來呀!呀啊!」浮士德竟然已經把紗夢穿的長袍給剝掉了,

難道,紗夢便要這麼失去她的貞操嗎?而且,還是給這種『怪物』呀!紗夢急

的連淚也要流出來了,奈何全身無力,便連咬舌自盡都做不到呀!

「嘿嘿,連女朋友要給人家上了,這小子還是不為所動..嘿嘿,小姐,妳

運氣好呀,我對那邊那個金髮帥哥更有『興趣』呀,桀桀。」天哪,這無敵怪

醫浮士德不是開玩笑的吧?他竟然男女通吃?不!不是說笑的呀!這無敵怪醫

,竟已伸手,要去剝ky的褲子呀!

「他媽的鬧夠了吧!給我滾呀!」ky,便如一頭清醒的睡師,將他的雷勁

一口氣爆發了出來!浮士德瘁不及防,立刻被震退到十丈之外!

「給我滾!我現在心情不好,煩我的人,便別怪我下手不知輕重呀!」

「好無情呀,亞ky團長,小弟只是想幫您『檢查』一番哪,嘻嘻。」浮士

德竟還露出那『淫笑』,這無異是『火上加油』呀!而ky的怒火,便也正式爆

發啦!

「你找死,今天,我便要替聖騎士團清理門戶呀!」

「聖騎士團?嘻嘻,你還沒聽懂呀?這聖騎士團,不過是『那個強者』的

玩具呀!」

「沒可能的!這聖騎士團,便是我的『道』呀!接招!」ky一躍,人已在

半空,更恐怖的是,他竟這樣子緩緩飄浮在空中?看來,他已經使出更強力的

招數,為什麼?難道這無敵怪醫,便真有那麼強的力量?還是ky已經身受重傷

,非得用出更精妙的招式,速戰速決?

「桀桀,我好怕呀,團長大人您可得手下留情呀。」浮士德,竟還這樣蠻

不在乎的『挑釁』?他沒這麼笨吧?他難道不知道,惹火了ky,便只是讓他的

下場更悽慘而已呀!自信心爆棚的他,為何這麼的篤定?

「口胡,你媽的接招吧,天雷七擊第五擊 『天地驚雷』!」只見無敵怪

醫的身邊,便突然浮現了許多電勁,這些電勁,便如同鎖一樣,緊緊的扣鎖著

他全身,便如同『包肉粽』一般。而這『天地驚雷』,總也該有第二層變化吧

?要是第二層變化來了,浮士德該怎麼辦呢?看來,他這次真的大嚄啦!

果然,來了!ky在天空揮動風雷劍,便有一道雷勁直襲向浮士德!一陣大

爆炸,浮士德原本被困鎖的位置,竟已化為烏有!只剩一個極局大極巨大的坑

洞呀!可怕,ky的這招『天地驚雷』,就是這麼的可怕,霸道呀!

「桀桀,我在這兒呢!」什麼?!浮士德竟已出現在ky的上空?怎可能?

!他到底是如何辦到的?

「沒可能的..沒可能是『疾電雷身』的呀..」ky他竟在這身法中,感覺到

了一點,那種力量,那力量,曾是他非常熟悉的呀!

「那便換我啦!『怪醫把脈』!」浮士德巨掌一推,已將ky打了下去啦!

「嗚!」ky落地了,無敵怪醫還不肯讓他輕鬆,迎頭又是一棍!更『賤格

』的是,他機簧一按,那棍頭便冒出一根尖刃!真是陰毒狠辣呀,但是,他卻

估錯了一件事,這,只會讓ky更怒而已呀!

「『怪醫放血』嗎?你想的也太美啦!」ky一個旱地拔蔥,徑使出一招天

雷斬空,便已經這招給輕描淡寫的破了!原來,ky做為團長,便已幾乎把每個

團員的招式與變化,都給摸熟了,他的武學天分,真的是很高呀!

「口胡。『怪醫擣藥』!」無敵怪醫一看奸計失敗,竟又拿出暗器施襲!

只見他丟出一個寒鐵鑄成的玄黑鐵鎚,而這鐵鎚,便有吸收強者力量的奇效,

另一方面,他自己竟也跟著往前跑!他『葫蘆裡在賣什麼藥呢』?

「他一定想先利用『怪醫擣藥』來吸引我的注意,再來一個『怪醫推拿』

!我便來個『將計就計』吧。」ky,竟早已識破無敵怪醫的招式啦,看來,浮

士德今次慘矣呀!

ky,便故意挨了一下那寒鐵鐵鎚,他等待的,便是浮士德靠近的那一刻呀



「來,給我好好檢查一下呀,『怪醫推拿』!桀桀桀桀。」浮士德還不知

道,『大嚄臨頭』啦,竟還在那嘻皮笑臉!

「蠢才,我便是在等待這一刻呀!」無敵怪醫的勁,還來不及出手,便已

被ky給阻止下來了!現在,ky那強橫的左手,已經緊緊的扣住浮士德的咽喉了

!下一刻,便是用他的風雷劍,將無敵怪醫給『就地正法』啦!

「饒命呀,團長!」浮士德,他知道這次真的大嚄了,趕緊求情起來了,

然而,還來得及嗎?他已經做出這麼多敗壞聖騎士團名節的事情了,『鐵面無

私』的ky,真能饒過他嗎?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我已留你不得!」說罷,ky的風雷劍,便毫不猶

豫的砍了下去!

忽然一道古怪的旋風烈勁,竟硬生生的將ky的手與劍,都給震了開去,而

這,還不是令ky最震驚的事情啊!更令他驚訝的是,那旋風烈勁散去之時,他

竟看到了一個頭戴球帽正奮力揮棒擊球的少年呀!這是ky一生都也無法忘記的

情景呀!這叫他怎能忘記呢?那天,他便是穿著這套衣服,從他父親的手上,

擊出了他一生中第一支全壘打!

接著,那小時候的景象,便又一幕幕湧向他的腦海!

「亞ky,接好呀!不然就不給你吃巧克力了喔!」

「不要!人家要吃甜甜圈呀!」

「好好好,呵呵,都給你好不好?」



「啊~~~~不管,你說要帶我去看流星的!」

「對不起對不起,爸爸很忙呀,爸爸要『加班』嘛!」

「那個什麼聖騎士團長?有什麼好呀?!」

「呵呵,那可是保護世界的喔,老毛很偉大吧?」

「哇~~~~那亞ky長大以要當團長!」

「好好,亞ky一定會成功的呀!」



「你看,那個戴著面具的娃娃好棒喔,還會爬,我要我要啦!」

「好好好,老毛買給你呀!」



這些景象,便都是ky心中,最珍貴、最甜蜜的回憶呀,到底是誰讓他看到

的?難道是無敵怪醫在『整蠱』嗎?不論如何,我們唯一知道的是,現在是兩

個強者的對戰!ky,他在作『白日夢』,怪醫可沒有呀!現實中的ky,已經不

由自主的隨這龍捲烈勁被捲上天啦!

「『怪醫烈轉』!」無敵怪醫再無保留,轟出他最強的一招!然而,這招

裡面卻一點殺氣也沒有呀!

「這..這是..『基佬烈轉』?」便是這招,證明了ky他心中一直不太敢相

信的想法!他很痛很痛呀,然而,這痛苦,這一切,他便都那麼的熟悉,小時

候,自己『偷食』被教訓的時候,便是這種痛苦,打在自己的身上呀!雖然他

的身體很痛苦,但是,他的心卻是喜悅的呀,這種痛苦,他便有許久沒有感覺

到啦。而在這『怪醫烈轉』中,竟隱含著『基佬烈轉』的招意與變化!而這,

便是他一直未能領悟的部份呀!難道,這個『怪醫』竟在傳授他武學的奧義嗎



「父親呀!」ky再也忍耐不住,英雄淚也不禁奪眶而出,畢竟,在他眼前

的,便是他以為早已死去的爹呀!

「亞ky..你可知,為父的很想你呀!」無敵怪醫浮士德緩緩掀起他的面罩

,沒錯!這容貌!這ky熟的不能再熟的容貌,便是他的父親,克理夫!

「爹!您明明還活著,為什麼不願意來見我?」

「兒呀,你就跟那兩百年前的強者,草薙京一樣,一直沒有找到讓你燃起

鬥志的事,所以,我當年戰『正義』的時候,才會故意詐死,就是為了要讓你

提升你的力量呀!」

「那爹,剛剛也是你故意的?」

「傻小子,還真的那麼生氣,跟以前一樣一點也沒變呀。ky呀,你的力量

,已經超越為父的了,現在,便是為父替你做那做後一件事的時候了。」聽著

這句說話,ky隱隱覺得不妥,但是他卻又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竟使得他

心直加跳。

「ky呀,用你的風雷劍,殺了為父吧!」

ky簡直如五雷轟頂呀,他萬萬想不到,會在今天,看到懷念的父親,他更

想不到,他的父親竟要他殺了自己!失去一件重要的事物,是非常痛苦的一件

事,失而復得,是非常快樂的一件事,而又再度失去,便是他媽的極大的痛苦

呀!便要比第一次失去還要再痛苦千倍萬倍!

「爹,您在說笑吧?」

「我是說真的,ky,你手中的風雷劍,便是八『神器』其中之一,而要替

神器解封,便只有至親之血呀!而且,我們『雷』氏家族,便有一個世代相傳

的『意』,我不死,你便無法獲得這『意』呀。」

「不!我做不到!爹你要殺便殺我好了!」

「好,我便給你個機會吧,『絕命賭局』!」在ky的面前,竟緩緩出現了

四個用氣勁形成的箱子。

「這每一個箱子裡,便都有一個『結果』,分別是『子死』、『子亡』、

『父死』、『負亡』,給我選吧!我們父子的生命,便都由這個『絕命賭局』

來決定吧!」

天哪!這真是太殘酷了吧?這對父子才剛相見,卻又要面臨死別?ky他將

要如何決定?他能下的了手嗎?



霸裔剛的這一刀,砍到中途竟已停了下來!原來,那薩度首領,竟已利用

他的氣勁擋住了這一擊!霸裔剛手中的刀,縱使有『恨霸刃』在推動著,畢竟

還是一把凡鐵,哪裡抵受的住這兩個強者驚世力量的擠壓呢?這把刀,竟就這

樣爆碎,化為片片的廢鐵呀!

「他媽的,躲在別人的影子裡,這便能叫做強者嗎?」

「桀桀桀桀。」啊!烏毒那烈成兩半的影子裡,竟緩緩的浮起了一個身形

!原來,這薩度首領,竟有能力躲在別人的影子裡?天哪,他到底有多強的力

量呢?不過,看這薩度首領讓自己的手下先犧牲,自己再冷手執個熱煎堆的作

法,他的人格,便也和烏毒是同一個『層次』而已呀!

「裝神弄鬼,你便是那天殺的薩度首領吧!火影村當年百多條人命,現在

便要你血債血還呀!第四恨 『四方殺陣 走投無路』!」

只見霸裔剛全身冉冉湧出一股全黑的恨霸之氣,他碎掉的佩刀,竟又在他

的手上,隨著這恨霸之氣摶形成刀型!原來,這便是霸裔剛在這十年尋仇期間

,由無日無夜的恨所開啟的一招,這一招只要一出手,便會有血龍、異鳳、狂

麟、瘋龜四種魔獸氣勁出現,我們不知道,霸裔剛是從哪領悟這四種異獸的威

力與異能的,我們只知道,這『四方殺陣』一出,四魔獸的氣勁便會將敵人的

去路完全封鎖,只能被擠壓磨損至死!這招就絕對能讓敵人『走投無路』呀!

「桀桀桀桀。」薩度首領還是一副強者氣派,他到底有否辦法面對這第四

恨呢?



「我做不到呀..爹!」ky,他縱使是一個強絕天下的強者,面對血親,還

是沒有辦法下手呀。

「蠢才!你若不選,爹便死在你的面前!」克理夫竟拿起刀子就往他的脖

子抹下去!這樣,便造成了一道怵目驚心的血痕,看來,他是認真的呀。

「爹..好,我選這個。」在ky的心裡面,便希望死的是他,他是寧願犧牲

自己的生命,也希望這種弒父的悲劇能不要發生的呀,然而他又怎麼知道,一

切的一切,這所有的結果,便都早已決定了。

箱子一打開,大大的『父死』兩字,便映入ky的眼簾。

「沒可能的呀!這..這『絕命賭局』不算呀!我們重來一次呀!」

「ky,這便是不能逃避的呀,你可以說這是宿命,也可以說這是運命,但

是,你只有接受的命呀!」『絕命賭局』的其它三個箱子,這時候竟也緩緩打

開,每一個,都也是寫著『父死』!

「你作弊呀!這根本是不公平的!咱們再來!」

「ky呀,這便是我們『雷』氏家族的宿命呀,你以後,要好好對我的媳婦

紗夢呀!呵呵呵呵。」這時候,就彷彿有一股磁鐵的吸力,將這對父子,急速

拉近著,ky當然知道,將要發生什麼事情,他當然用盡他全身的力量,想要阻

止這件事的發生呀!然而,『絕命賭局』的結果,便是誰也不能違背的!

!!!!

太遲了!一切都已太遲了!ky的劍,已經刺穿克理夫的胸口,『前入後出

』了!克理夫的臉上,便彷彿帶著一點笑容,天!這個一生為了世界和平的強

者,勞苦奔波,如今又為了拯救世界、拯救兒子,付出他的生命了。壯烈犧牲

的結局,便是天安排給克理夫的嗎?像他這樣的強者,這樣的人,為什麼非死

不可?若說這世上一切,冥冥都有注定,那這老天的安排,便真的是公平的嗎

?還是這世上,本來就有太多無可奈何的事?而像ky、克理夫這樣超世的強者

,便不得不遭遇到呀!

「爹~~~~~~~~~~~~!」ky,他已經留不出淚來了,他的眼,緩緩滲出了兩

道血痕,這,便是『血淚』嗎?在他的腦海裡,他正在拼命的回憶,他與克理

夫相處的每一幕,他要將那些記憶,全都給想起來!就算他已七孔流血,他還

是要用他的生命,將那一切記住!

然而,真的可以嗎?他的身上,竟出現了一股雷勁,他的身上,即將要發

生什麼變化嗎?這變化,到底是好是壞?
ky終於沒避過,這弒父的命運呀,風雷劍即將解封,將會成為什麼樣的神器?而ky又將『領悟』什麼樣的『意』?當一個正義感最強的人,犯下世間最大的罪,他會怎麼反應?有人是怒,有人是狂,當ky這樣的強者狂了,會發生怎麼樣可怕的事呢?一山還有一山高!下期,我們將在薩度首領的身上,看到前所未有的力量,嶄新的領域!您絕對不能錯過!下期:禁咒力量

    全站熱搜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