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武田家橫掃關東平原,並且更進一步的將勢力往東北擴大時

長尾景虎改名為上杉謙信並取得關東管領的消息卻傳遍了各地

然而這件事情也激怒了信玄,間接成為上衫家滅亡的導火線……

武田信玄:「混帳,現在關東明明就是我們武田家的領地,」

     「上杉家從頭到尾根本沒有任何一名士兵進入關東過,」

     「他們憑什麼取得關東管領的役職?」

武田義信:「父親大人,我認為現在正是絕佳時機,滅掉困守山形城的上杉家,」

     「讓全天下明白誰才是真正掌控關東的人。本家的地盤也會更加穩固。」

     「更何況上杉家已經取得鎖子甲,若再給他們時間換到汗血馬,」

     「只怕夜長夢多,到時本家要付出非常大的代價才能消滅上杉家…」

武田信玄:「好,你這個建議很好,山形城只剩兩萬左右的兵力,」

     「派出三萬五千大軍正面進攻,應該足以消滅對方才對。」

武田義信:「是,兒臣立刻去辦。」

信玄認為憑經驗(?),三萬五千的兵力足可攻下這座山形城才對

他並未輕視強敵上杉謙信的驚人實力,然而他卻忽略了

武田家騎兵與上杉家騎兵之間的致命性差距……

武田義信:「父、父親大人,信虎大人率領的大軍敗退了……」

武田信玄:「怎麼可能!?父親大人實力雖不及上杉謙信,」

     「但以這個兵力差距也足以淹掉上杉家才對呀……」

武田義信:「原因在於上杉家的騎兵既有蹄鐵又有馬上槍,」

     「配合上謙謙信的帶兵能力,本家的騎兵實在難以匹敵,」

     「之前雖然屢次趁著長尾家出兵時圍下他們的城池,」

     「但現在正面對決,本家實在很難佔到便宜。」

武田信玄:「唉,真不虧是越後之龍上杉謙信,我都已經練出同士討還有啄木鳥,」

     「照理來說是不用再親自上陣,只要在家等人來買東西就好了,」

     「不過看來要打敗謙信,還是一定要由我親自出馬才行!」

之後信玄打點好附近的諸勢力,並親自率領數名大將

帶領五萬以上的大軍進攻這座城防只有6000的小小山形城

終於成功破城,並順利派人勸降只剩一座港口的上杉家

在上杉家這個威脅發芽成長之前就先強行加以摘除

至此日本東部已經再無信玄的敵手,東部大名紛紛臣服於武田家

而且深黯孫子兵法攻心為上之道的信玄,並非一昧的派兵強攻

有時他寧可暫緩攻擊速度,只派人在一城大名附近蓋上支城駐紮重兵

當這些弱小大名受不了這強大壓力,深知自己已絕無勝算時

自然就可以輕鬆勸降這些一城大名而不用非得大動干戈損兵折將耗費糧食不可

終於,在數年之後,信玄已經一統日本整個東半部,勢力範圍直達蝦夷

然而信玄的第一軍師山本堪助卻也在此時不幸染病身亡

繼承他職位的真田幸隆,則在一繼任之後立刻前往信玄居城向他勸誡………

真田幸隆:「信玄大人呀,我國現在兵強馬壯,勢力可謂如日中天……」

武田信玄:「哈哈,這也都是大家群策群力的成果呀。」

真田幸隆:「但是主公,我卻看見了強盛表象後面的陰影呀。」

     「本家現在領土廣大,光是兵力運送就要耗費大量時間與兵糧,」

     「然後連『蹄鐵』都沒有,每次進軍所需糧食實在驚人,」

     「再加上沒有任何騎兵科技,每逢攻城便要派上大量軍隊,」

     「而無法以少數精銳戰鬥,更使兵糧問題雪上加霜,」

     「像其他大名還可以靠攜行食減輕兵糧的耗損,」

     「本家卻完全不與南蠻人做生意,雖然本家內政做得紮實,」

     「蓋了許多水田旱田漁場,但未來仍然可能會為糧食所苦呀。」

武田信玄:「幸隆你說得話我都明白,但我之前也已經解釋過了,」

     「我為什麼不這麼作的理由,請你能夠明白。」

真田幸隆:「那請主公至少發展個『蹄鐵』……」

武田信玄:「不行!那我們撐到現在還有什麼意義!」

真田幸隆:「…………謹遵主公命令。 orz」

在拒絕真田幸隆的提議之後,信玄開始揮軍西進

而在他西進的路途上,並沒有任何大名足以造成威脅

武田軍終於順利進駐二條御所,完成了信玄上洛的野望

真田昌幸:「臣昌信,前來恭賀主公。」

武田信玄:「喔喔,昌信呀,有什麼可喜的事情嗎?」

真田昌幸:「主公請聽我道來,現在本家已經佔有日本一半以上的城了,」

     「況且京城與天皇也都處於本家勢力範圍之下,」

     「現在號令天下,誰敢不從?!」

武田信玄:「但是就我所知,中國、四國與九州都各有強大勢力……」

真田昌幸:「這點請主公不必擔心,本家兵力已經超過兩百萬了,」

     「西邊諸大名就算都聯合起來,也絕對不是本家的對手了!」

     「相信不出幾年便可輕易打敗他們統一天下,」

     「而主公富國強兵的王道思想,也終於可以實現了啊!」

武田信玄:「兩百萬!?是我每城都十一兵舍爆兵爆過頭了嗎……」

真田昌幸:「主公?」

武田信玄:「不,沒事,昌幸你解釋得很好,你先下去吧。」

真田昌幸:「是的,主公。」

而在確定真田昌幸離去之後,信玄才呼叫一個照顧了十幾年

卻從沒叫他做過任何一件事情出過一個主意的家臣

據說這個家臣出身中國東北之異族,所以名字相當的特別……

武田信玄:「邊吉契,你來了嗎?」

邊吉契 :「主公這十多年來從沒叫喚過屬下,如今卻讓屬下登堂入室,」

     「不知道主公是否是有什麼心煩之事揮之不去?」

武田信玄:「其實事情是這樣的,這事說來矛盾,明明快統一天下,」

     「我內心卻有一種無法言喻的空虛感,我當初(?)是期望,」

     「能夠在最後與科技精良的敵方大軍決一死戰,」

     「證明我放棄發展科技專注於富國強兵的政策也是可行的,」

     「但現在西方大名根本已經無力抵抗本家了……」

邊吉契 :「關於這件事情,在下倒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

     「主公空養在下這外人十幾年,也該是在下回報的時刻了。」

武田信玄:「喔喔,那真是太好了。」

邊吉契 :「是的,屬下這就去辦。」

果然過沒幾天,就傳出割據於四國、中國、九州各地的大名

都各自增加了數萬至十數萬不等兵力的消息

沒有人知道,這有如神蹟般的事業是如何達成的……

然而唯一可以確定的一件事,就是信玄爭雄路上又多了許多不確定要素

但是即使如此,信玄還是堅持他西進的路線

武田家騎馬隊接著就是面對一場又一場的苦戰

雖然科技上處於劣勢,但武田家畢竟還是有數量上的絕對優勢

所以漸漸的向西擴展勢力,而在這慘烈的戰況中,信玄並不知道

他即將面臨此生第二場最大的危機…………

傳令小兵:「報告主公,門外有光頭的直銷專員求見。」

武田信玄:「很好,我等三個月了,叫他快進來吧。」

直銷專員:「……信玄大人,您知道我國有一種叫做『金碎棒』的技術嗎?」

武田信玄:「靠邀咧,你這個死禿驢馬屁精,我在拼無技術你來教我幹嘛呀!」

     「按陰陽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和尚來教技術咧…(昏倒)」

     「來人呀!備馬!我又要再去一次季路神宮參拜了!」

好個毒取大神果然十分靈驗,信玄這次參拜完毒取大神

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又再度回到前一天了!這次他早有準備

一早立刻托詞至近處打獵,帶了點人馬出城避開直銷專員

成功擺脫了人生中的第二場絕大危機!

而在經歷多場苦戰之後,武田家也終於達成統一天下的目標

然而武田家的家臣們,也對最後的連場苦戰餘悸猶存…………

武田信繁:「我最無法忘懷的就是三好家的騎兵了,同樣都是戰馬,」

     「他們的馬據說是來自西邊明朝所產的汗血馬種,通體赤紅,」

     「實在遠非我們東北馬所能及,當時真是死傷慘重,」

     「我都在懷疑到底誰才是以騎兵立國了…………」

內藤昌豐:「我是無法忘懷征伐四國西部長宗我部家那時候的事情,」

     「對手明明只是些農民組成的足輕而已,戰力卻絲毫不輸本家騎兵,」

     「相同兵力之下甚至還佔有優勢,深深讓我體會農民的可怕。」

馬場信房:「進攻中國的毛利家時,我們也是吃足了毛利家長弓技術的苦頭,」

     「不知犧牲掉了多少士兵,才在櫓的瘋狂火網加織之下,」

     「成功翻山越嶺接近毛利家的城池展開攻勢啊。」

武田勝賴:「不過我認為最可怕的還是島津家呀,那威力驚人的鐵砲櫓,」

     「還有破壞力只能用恐怖兩字形容的鐵砲戰法,」

     「一發就足以奪走數千名將士的性命,」

     「讓本家在九州犧牲掉了無數的兵馬呀!」

武田信玄:「不管經過多少慘烈戰鬥,犧牲多大,總算托了各位的福,」

     「本家能統一天下,今後也請各位繼續盡心輔佐我吧。」

眾人諸將:「謹遵主公指示! orz」

 

後記:老實說以前玩後期掃討戰時我其實都覺得蠻無趣的

我方既有優勢兵力而且又有人才又有科技,所以這次才想玩玩看完全無科技

以沒有任何科技的兵海前仆後繼硬淹掉具有科技優勢的對手看看

不過這次因為是選了強勢騎兵國,所以在前期就靠快攻

早早奠定了發展基礎,中期就有一大堆超人武將在陣中效命

甚至還迫於無奈用上編輯器幫電腦加兵,但最後果然是打了不少場慘烈的會戰

這個玩法讓後期也能變得比較有意思,下次有空再選個較弱的大名

來享受看看這個無科技打法的樂趣吧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sbysbtw 的頭像
ysbysbtw

F12的戰天事務所支部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