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 殺姬姿



一個巨大的廣場前,聚集著許多的強者。這個廣場方圓十里,曾是許多強者修練

之所。這個廣場,就是『聖騎士廣場』,而每一代的聖騎士團長,便就是這巨大廣場

的主人。廣場中央,豎立著巨大的兩座神像,她們,就是這『聖騎士廣場』的守護女

神,『東旋風』和『西旋風』。今天,竟有如許多的強者集中在這廣場上,點解?

「今日多謝各位武林同道,賞臉來到我們這『破天大會』,為了要打倒那天殺的

越前康介,我們必須集結同道,才有可能將他敗下。」說話的,是ky,然而,梭魯呢

?這梭魯竟不在這兒?那麼,他去了哪裡?他難道對聖騎士團團長的職位,真是完全

沒有戀棧嗎?

「火影村強者到!」在這『聖騎士廣場』外,有許多聖騎士團團員,在擔任著守

衛的工作,這報,就是他們傳來的。

「他們來了嗎?」ky喜形於色,可見,他非常重視火影村強者,在這次『破天大

會』的地位,為此,他甚至親自到廣場口迎接。

「ky兄你太客氣了,竟然親自出迎,實在折煞了小弟。」多年沒有行走江湖的霸

裔剛,只道自己是個無名小卒,原來想在這『破天大會』出出風頭,他萬萬也想不到

,這ky,這世間最強兩人之一的ky,竟然親自來迎接他!其實,ky作為一個真正的強

者,便有他身為一個強者所該有的感覺與能力,便在霸裔剛等火影村強者走近十里時

,他便已感到這些強者身上不平凡的力量啦,這便是ky,所該付出的一點尊重呀。

「世間,竟有如此俊美之人?」莉雅心道。原來,莉雅在火影村眾強者的幫助下

,也已經恢復了功力了,她這次前來,便是為了報她米家村之仇,將那一切的主腦『

越前康介』給徹底轟殺呀!

「快請快請,『破天大會』,馬上就要開始了。」ky安排一番,終於讓所有強者

都勉強坐定位置。只見他足不點地,一個身形已經飄飛至巨大的『東旋風』神像上,

ky人俊,輕功更俊!只見他一露這手,已令整個廣場鴉雀無聲,練家子都在心中暗暗

喝采,整個會場的強者,便全都被ky這招給『攝』住了。

「好靚呀!」莉雅俏臉飛紅,再怎麼說,這都是她第一次體會的滋味呀,從前在

基牙組織,她只是一個沒有自我的『女殺手』,石狼的愛,雖然令到她非常感動,然

而,她終究是無福消受。這便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的『戀愛』。莉雅只覺渾身蘇麻,

彷彿要靈魂出竅,一種極舒服、卻又極難耐的感覺,正傳遍她的全身。她不知道,這

感覺到底是什麼,她又怎會知道,這就是一次過半突破禁咒力量,所要付出的代價呢



「今日邀集各位同道,便是希望各位都能加入我們聖騎士團,共同打倒那萬惡的

強者,『越前康介』。我們不勉強各位,不想加入的人,現在就可以走,想加入的人

,請到『西旋風』神像前,我們的團員會在那裡『測試』一下各位,是否真有資格加

入我聖騎士團。」

一瞬間,便只有那一瞬間,所有的強者紛紛站起,然而,他們沒有一個離去,他

們全都朝那『西旋風』神像走去。原來,這聖騎士團,早把『羅漫力量』的真相,告

知給全世界的人知道了,是以,這『破天大會』才能引來那麼多強者呀。

「ky哥!」亞ky瀟灑的飄然落地,紗夢立刻迎了上去,畢竟是自己的心肝寶貝呀

。這麼體面的未婚夫,真是令到紗夢十分的窩心呀。

「那個丫頭是誰呀?」莉雅,連自己都無法控制住這令到她十分難堪、痛苦的心

情,她感覺到,有一種憤怒的聲音,在對她耳語。

「姑娘妳說話怎麼這樣?紗夢大人她可是未來的團長夫人呀!」

「口下?!他已經有婚約了?!」莉雅,她的心中,漸漸升起了一種新的力量,

一種新的『意』,然而,這『意』,到底是好?是壞?



我們在聖騎士廣場,沒看到梭魯,那,他又在哪兒了?他,此時此刻,竟在一個

神秘的山谷裡,這山谷裡,有些什麼東西,竟能讓這絕世強者,在此駐足停留?

「『天姬』..已經二十五年了,我想妳想的十分苦呀!妳放心吧,就快開始了,

那奪去妳們母子的,天殺的那『越前康介』,我會親手將他轟殺的呀!」梭魯虎目含

淚,他,竟在對一個墓碑說話?!這墓碑裡的人,到底是誰?

「吼~~~~!」梭魯自覺他現在這種衰樣,實在有違一個強者的風格,所以他大喝

一聲,將那鬱悶的情緒給驅出體外,一個強者,自強不息,是絕不會沈溺於過去的痛

苦的!

「老鬼!接招!」快!突然一道極快的鎖鍊襲來!這鎖鍊上端,竟還帶著一個堅

硬凶猛的圓齒鍊!

「小子,你這『圓月邪鍊』的確是很快,但再快,也沒有我快呀!」梭魯是何等

強者?怎可能被這種下流賤格偷襲!只見梭魯身形一轉,一招『假龜真猛踢』已經狠

踢向鎖鍊來處!

「早料到你耍這招!給我仆街吧!『斗轉星移』!」只見偷襲者擺出一個架勢,

他竟不閃不避梭魯的『假龜真猛踢』!他難道想硬食這記嗎?

不妙呀!梭魯只覺他『假龜真猛踢』如入虛空!他的勁力宛如泥牛入海,被吸的

是涓滴不剩呀!這『斗轉星移』果然精妙無比,竟將梭魯的『假龜真猛踢』給化解吸

納的一乾二淨!而梭魯,他竟真的『仆街』了呀!他竟被這招給玩弄!這對他來說,

真是莫大的恥辱呀!

「媽的!我偏不信我梭魯敗不下你這小子呀!『『劫火縱橫』!」梭魯已經很怒

了!只見他一出手,已是不俗的極火第四絕!被這『劫火縱橫』的火給燒到的話,將

被不斷的糾纏燒熔,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能任由梭魯擺佈呀!

「哇呀!救人命哪!老豆打死仔啦!不知羞呀!」這偷襲者,竟然完全不谷運氣

勁?他中門大開,防守全無,他難道不怕這恐怖的劫火縱橫嗎?!

「臭小子!我係跟你鬧著玩的呀!給我收呀!」梭魯他喝了一聲,這劫火,就又

乖乖回到屬於它們的地方去了!而梭魯,他面上笑了!他竟然笑了?

「真唔假唔?你咁無生氣了?」一道人影從暗處走出,竟是鍊哥比利!鍊哥比利

不是已經死了嗎?沒道理他還活著呀!?點解?

「唔說那麼多了!還不來你娘墓前磕頭上香!」

「係!」鍊哥比利,竟真的乖乖在這墓前磕了七七四十九個響頭!看來,這墓裡

的人,『天姬』,就該是他的母親了吧。

梭魯看著他的兒子,眼前這健壯的身軀,竟是那天殺的『幻體』!是個不知能支

撐多久的『幻體』!到時候,鍊哥比利的元神,將隨著這『幻體』一起完全的毀滅消

失分散!梭魯的心又是一緊,像這樣子父子切磋武功的機會,還能再有幾回呢?作為

一個連生死的障礙都超越的強者,仍有些事,是永遠也無法做到的呀。

「老鬼你少在那胡亂操心啦,好不容易靠著女怪醫『方寧』給我這『幻體』,我

才轉活的,沒可能那麼容易就又死的呀!至少,我要親手手刃那天殺的殺母仇人呀!

」鍊哥比利看出了梭魯的難過呀,畢竟父子情深呀!但是他明白,現在絕不是難過的

時候呀!他要用他由死轉活得到的藍色殺界力量,去替這世上作最後一件有意義的事

情!

「梭魯呀梭魯!枉你一代強者,竟還要一個後生來教訓你呀!比利你說的對呀!

現在,我們也該出發回去了,亞ky那裡也該差不多啦。」

「走吧臭老鬼!」鍊哥比利,竟稱呼他的父親梭魯為『老鬼』呀!由此可見,他

們父子的感情,一定是非常融洽的呀!然而,這樣子的一對父子,為何要遭到這麼悽

慘的處境?為何會受到上天這麼不公平的對待?天道何在!?



戰!整個聖騎士廣場,便是數不清的強者在戰!雖然,戰是每一個強者不可避免

的宿命,然而,這麼多的強者同時在戰,卻是前所未有的!原來,這就是ky所謂的『

入團測驗』嗎?而ky,更是成為眾矢之的呀!因為,他是名震天下的ky呀!他是最傲

的ky呀!說到底,只要今天能轟下他,那絕對是體面威風之至呀!

正因為如此,ky,被數千個強者包圍著啊!然而,這些雜魚,對ky來說,也不過

是群廢柴同盟而已!他們,又能挨的了ky幾多招式呢?

「手下留情呀!」快!突然,在那『西旋風』女神下,莉雅,她終於『發現』了

紗夢!她殺氣騰騰,彷彿眼前這個人,是她全米家村的仇人一樣!一出手,她已是毫

不留情的『制裁之月』!便讓紗夢連答禮的時間都沒有,戰,已經開始了!

戰況很快已經呈現一面倒的局面,說到底,紗夢畢竟以為這只是一場『練習』,

但是對莉雅來說,這卻是生死之決!幾個交手下來,紗夢已是險象環生!她,才終於

明白,自己絕不能再留手了。而對方的苦苦相逼,也讓她怒了,現在,她便要讓對方

知道,她不是病貓呀!

「請指教!」紗夢抖擻精神,一股難以想像的力量,竟從她的體內透發出來!啊

!竟是藍色殺界力量!這麼短短的時間之內,她竟也能到達這個層次!看來,ky該是

有好好的『指點』過她呀!

「『龍鳳三訣』之『龍騰虎躍』!」原來,這『龍鳳三訣』乃是紗家的家傳武學

!龍是這個世上最純正的勁力,鳳是這個世界最機巧的勁力!當這兩種勁力同時出現

在同一個人身上,那這麼人,絕對是非常非常強的呀!便是在這個時候,一股龍的氣

勢出現在紗夢身上呀!看來,她要硬搏莉雅的招式了!

只見紗夢遍體自生一股金色內勁,硬生生將莉雅給震了開去!她竟能利用龍的氣

勢,將自己給暫時催升至『黃金殺界力量』!莉雅猝不及防,中!這招『龍騰虎躍』

的氣浪源源不絕,只轟的莉雅是叫苦連天!幸而紗夢所迫生出的黃金殺界力量只得一

秒,只轟了莉雅十數下重擊,否則,莉雅只怕已經當場敗下陣來!然而,紗夢的攻擊

卻是一招接一招的!

「『有鳳來儀』!」這紗夢,已經毫不猶豫的打出了龍鳳三訣第二招!她不但能

絕招駁絕招,竟還能『大絕招』駁『大絕招』呀!莉雅只覺腦後生風,刮體生痛,又

中!雖然紗夢的力量已經恢復成藍色殺界力量,然而,這並不代表,這對莉雅沒用呀

,莉雅只覺喉頭一甜,已經吐血內傷啦!然而這紗夢在這招打完之前,她還未肯休息

,只見她一聲清嘯,一個旱地拔蔥,人如一隻火鳳凰一般,直衝天際!莉雅只覺的許

多道刁鑽的內勁,由她四肢百骸入體,只痛的她呱呱怪叫!

「得罪!」紗夢漂亮的打完這一套連續技,當然是『收工』啦!畢竟連使兩招『

龍鳳三訣』,她也耗力甚巨,需要回氣調息一番。

「你道,我當真敗給妳這份廢了嗎?!發夢呀!」莉雅,她竟站了起來!她竟回

氣的比紗夢還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見她全身皮膚、衣物竟變的奇黑無比,難道

,她也覺醒了什麼意了嗎?她的背後,竟也隱隱浮現出了一個血字,『妒』!



原來如此!這就是他的意,『妒』意!你道『妒』意無甚所謂?蠢才!這『妒』

意世間難見,又有幾個強者能夠將『它』化為自己的力量,使自己永不言退?這世上

多的是英雄難過美人關!說到底,這『妒』意也許是世界上最強的意呀!因為它不但

能推動一個全無武功的人,使他在一瞬間超越極限,更會使得一個強者見神殺神、見

佛殺佛,阻我者死!這『妒』意,真的很可怕呀!

「『大羅飛仙』!」莉雅竟將她的力量推動到六層半『禁咒力量』!在這種力量

之下,便是一拳,紗夢也得敗!更何況,是這莉雅最具攻擊性的殺招,『大羅飛仙』



「夢!退下!讓我來!」忽然,有一物破空而至,覷真切一點,是亞ky呀!原來

,那些『廢柴同盟』早已敗在他手上了!他一看紗夢有難,怎可能眼睜睜的『看戲』

呢?

「龍鳳三訣『龍飛鳳舞』!」ky有意要幫『紗夢』出頭,所以故意不用自己本身

的武學天雷七擊,而用紗夢的家傳武學!然而,ky為何會用『龍鳳三訣』呢?而且這

招可不是徒具樣子或花巧,他的龍鳳氣勢,竟比紗夢的還要巨大閃耀!點解?原來,

自從ky領悟了『傲』意之後,在他的『傲』意面前,任你是多狂、多霸的招式,也都

只能『臣服』於他,只能任他『駕馭』而已,更何況這『龍鳳三訣』的『意』,早承

認他是『少主』,所以那招意與招式便都像百川歸海一樣,自己進入ky的體內呀!而

ky便連學都不用學,已經使出了這第三招!

在這龍鳳氣勢的面前,莉雅的『大羅飛仙』又算的了什麼?敗,是唯一的結果!

這令莉雅,感覺到非常非常痛苦呀!自己很鐘意的ky,竟幫別的女人出頭,把自己給

轟下!這令莉雅為之氣苦!這時,便有一股莉雅難以駕馭的力量,出現在她的體內!

是『禁咒力量』第七重天!怎可能?莉雅竟已血肉之軀到達了這個地步!然而,第七

重天的代價又是什麼了?!難道,莉雅就要這樣爆體而亡嗎?

「比武切磋,點到為止,怎麼可以痛下殺手..口下?!」ky,他便也感覺到了,

這莉雅的身體,已經發生了一些不知道什麼的變化了!他有一股很不好的感覺,如果

再這樣下去,莉雅將會爆體而亡!看著一個沒有犯大錯的人死去,是正義的ky絕不允

許的呀!

「快!快請女怪醫『方寧』!」原來,這方寧就是無敵怪醫浮士德的嫡傳弟子,

不但盡得其醫術真傳,也獲得傳授武功,究竟她現在功力到達什麼地步,便連團長ky

也都不得而知呀!而她,便是造出『幻體』讓鍊哥比利由死轉生的人呀。

只見一個女子,散發著一股強大的氣勢,飄飛至莉雅邊,她以精熟無比的手法,

將那莉雅周身一百零八個大穴,都給插上了銀針,痛的翻來覆去的莉雅,表情也總算

緩和過來!這女怪醫果然名不虛傳!接著她便替莉雅把脈一番。

「妙呀!竟是那米家的禁咒力量!糟啦!她已經魔氣入體啦!」方寧一下笑一下

又眉頭深鎖,這只弄得旁人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呀!

「神醫,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雖然江湖上給方寧的封號,是『女怪醫』,不過

,有禮的ky,總是叫她神醫。

「她近日之內,一口氣覺醒了太多太大的力量,這力量她畢竟還未經的起久,所

以力量反噬、走火入魔,讓她失心瘋了,我是可以救回她,不過救了回來,也不過是

成了一個只會瘋狂殺人的魔鬼!」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這....有是有,不過,需得一個強者和她做『那檔子事』,將她體內的陰邪暴

戾之氣,給軀出體外才行!」

「唔......在場有人認識這位姑娘的嗎?」ky沈吟一番,還是決定用這方法,他

想這姑娘看來弱質纖纖,總不可能孤身前來吧?

「那可不成!」

「口下?!你怎麼一下說行一下又變不行?」紗夢也有點惱火了,這女怪醫到底

是要怎麼樣?

「這凡俗強者呀,別說是驅散了,便只要一接觸她,便得給那陰邪之氣給完完全

全化的一乾二淨呀!若非是像團長大人您這樣功力深厚純正的強者,便沒可能救她的

呀!」

「呀?!」ky呆了,他驚的呆了,他覺醒『傲』意之後,從未有那任何事能讓他

驚訝到這種地步!他到底該怎麼辦?眼前這個人,是只有他能救的呀!然而,他若真

來『救』他就是當場變『契兄』呀!不但壞了人家的名節,而他又要如何面對紗夢呢

?這實在是情何以堪呀!為何天總要讓ky面對這種種矛盾?ky,他到底救是不救?



在一座巨大的城堡前,站立著一群強者,他們,便是陳先生一行人。這不輸給殺

界之城的雄壯堡壘,就是『天神皇國』的首都,『天皇神堡』!原來,巨鯨幫眾已經

進入天神皇國了。

「你們兩個留在這,由我陪姬姿大人進去。」陳先生的話,自有一股無上的威嚴

,令巨鯨幫眾死心塌地的遵從他,到底陳先生的主人是什麼人,竟能讓這種強者臣服

於他?而陳先生身上,又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呀!那是..『域嫩』!是那天殺的叛徒『域嫩』!」冬梅,她忽然,彷彿看見

了她一生最大的仇人一樣!她咬牙切齒,很不得將眼前的人生吞活剝!這關係著冬梅

她的真正身世,也關係著一件關於巨鯨幫的大秘密呀!而那『域嫩』,又是什麼人?



回看梭魯父子,他兩父子,正以極快的身法在移動著,其實,以梭魯的速度,他

便早已可以出現在聖騎士廣場,然而,他畢竟不忍丟下自己的兒子,所以才慢到這種

地步,饒是如此,這已經很快很快了,一般人若看到了他們,也只道吹過一陣風而已



「老鬼,我們要如何進那『天神皇國』呀?」

「桀桀,我早已有所準備,在他們的『天皇』的心腹部下中,我早已佈下了一個

棋子,相信,他必會幫助我們,『入神國殺天皇』呀!」到底,這梭魯佈下了什麼樣

的步數呢?



陳先生領著姬姿,走入了天皇神堡的大廳,這大廳奇大無比,足足可容納數萬人

!這座城堡的主人,想必擁有非常大的權勢與力量呀!

「參見天皇大人!」陳先生突然跪了下去,原來,在那不知不覺間,竟忽然有一

個人影出現在他兩人面前!

「免禮!」這天皇,竟是個女流之輩!她穿一件淺藍色寬袍,腳踏繡花凌波鞋,

年齡不過二十開外!看來,也不比姬姿大上多少!『天皇』,竟是這樣的一個人。

「陳先生你遠道勞累,一定辛苦了,快下去休息。」

「多謝天皇大人開恩!」其實,陳先生,他已經完全不累了,他已經看到了,他

一生最愛的人對他說著謝禮,這已經很足夠了呀。不過陳先生壓根也想不到,他將與

這對母女,糾葛出怎麼樣的關係呀。

「妳便是我的女兒嗎?」『天皇』,緩緩的看向姬姿,姬姿驚住了,因為,這天

皇的面容,竟然幾乎與她完全一樣!這是比任何東西,都要來的確正的證據呀!這就

是我的娘嗎?

一時之間,千頭萬緒,千言萬語,姬姿囁嚅著,她竟不知從何講起呀!

「乖女兒,什麼都別說了,來吧。」天皇舉臂相迎。姬姿,實在是很感動呀,她

終於能得到從未享受過的母愛了,她鼻頭一酸,就要投入『天皇』懷抱。

「當心!」忽然,天皇竟轉掌為指,直刺向姬姿心臟!她,難道竟想殺了姬姿嗎

?!而姬姿根本無法躲過這下,然而,便在這時候,陳先生以自己的身體護住了姬姿

!他竟硬食了這下!

「陳先生!?你可真敢!竟反我?」天皇很怒呀,從來沒有人,敢違背她的旨意

!因為,她只要一根手指,就可以將眾生玩弄於鼓掌之間!然而,今天,她最相信的

最器重的一個部下,竟反了她!怎可如此呀!

「口夏..口夏..天皇大人,請原諒小人!這件事情完結,小人定當以死謝罪!姬

姿大人,妳快逃呀!口夏..口夏..」陳先生竟然已經重傷了!這天皇的功力,真的是

很可怕呀!

「逃?!逃的了嗎!」只見天皇袍袖一振,一種極強大的力量四面八方,撲天蓋

地而來!而姬姿,不管陳先生的苦苦哀求,還是呆楞著。難道是因為,她無法相信,

這本應是世上最親的人,竟要殺她嗎?還是因為,她打娘胎出生以來,便從未看過擁

有比她更強力量的人嗎?不管如何,這姬姿,恐怕是在劫難逃了呀!

「糟!竟真的和梭魯說的一樣呀!無論如何,我定要阻止大人親手殺死她的女兒

,口古月,要想辦法通知巨鯨幫眾呀!」陳先升級的像熱鍋上的螞蟻,然而,這又能

如何?他硬食天皇一記重擊,沒有粉身碎骨,已是老天保佑呀!更何況,他的武功在

剛剛一擊中,便已幾乎要給廢了!他已經感到,生命正一點一滴的從他的身體裡流失

!他只希望,在油盡燈枯之前,能讓姬姿逃出生天呀。不過,他並沒有發現,正隱隱

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出現在他的體內....是因為被一生最愛的人重轟,所以他領

悟了新的力量嗎?還是因為他當梭魯的『棋子』,從梭魯那獲得了什麼樣的力量嗎?

他為什麼願意當梭魯的棋子?他們又擁有什麼協議?



天皇到底為何要殺姬姿?姬姿被自己的母親背叛,她內心會作何感想?難道,她便要

死在天皇魔爪之下嗎?而冬梅看到的『域嫩』,又到底是什麼人?ky無端惹來風流爛

債,他要如何決定?如何自處?下期,眾強者的大激戰即將展開!

下期:入神國,戰天皇



讀者回函:

1.

q.為何基普用的招式『意識轉移』,在毅氏老祖用時就變成『毅氏轉移』?

a.那是因為老祖創造那套『毅氏武學』的時候,是用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後人不敢妄

呼老祖名諱,所以都寫成『意識轉移』。至於還是保留『毅氏』兩字的招式,比如『

毅氏五星天絕陣』,是後人感念老祖恩德才保留的。

2.

q.為何我打街機時ky仔的招式就那麼幾招?都贏不了呀!

a.那是因為你沒有『傲』意!等你覺醒了之後,保證犀利無比,招式怎麼接怎麼中,

當個『龍虎小霸王』絕無問題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sbysbtw 的頭像
ysbysbtw

F12的戰天事務所支部

ysby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